240章 下黑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紫姗终于忍无可忍的转过(身shēn)来,忍无可忍的奔到江涛(身shēn)边'推开了江涛,胳膊抬起手指就点到了林浩的鼻子上:“你,给我滚。**”

    她以为经过医院那一次后,林浩应该很清楚他们两个结束了;再说凭着以前对林浩的认识,也不可能会再来纠缠,就当作是一场梦好了,受伤后的疼痛交给时间总会治愈的。可是没有想到林浩过完年后就找上门来,开口就是他是自由(身shēn)了——你是不是自由(身shēn)关我什么事儿?就好像是紫姗((逼bī)bī)着他离婚似的,这让紫姗真得不能再装作没有看到这个讨厌的人。

    江涛被推到一旁撞在楼门上,疼倒是不算疼,只是被紫姗的样子吓了一跳;站好后也没有说话,只是站在原地看着紫姗和林浩两个人:也许,让紫姗把话再明明白白的说一次,林浩就能真正的清醒过来?

    林浩现在的(日rì)子并不好过,首先就是因为他妻子是个律师,在没有一点准备的(情qíng)况下他想要保住财产那是妄想;做为有过错的一方,在财产分配上他是极吃亏的,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qíng),因为就算他是大律师也不可能再让人相信他是无错的

    倒不是他没有本事把黑的说成白的,问题在于他丢不起那个人:让蓝水市的人都知道他林大律师现在和妻子闹离婚,还是因为他有错在先?不管最终他是不是能取信法官,但是那些街头巷尾的传闻,就足以毁掉他的名声,让他无法再抬起头来做人,更不要说保住他大律师的好名声了。

    他输不起名声,可是安平却完全不同。安平就在讨论财产分配时很明白的告诉他:“要么你净(身shēn)出户,要么我们就法庭上见;我不介意人们知道我因为离婚的事(情qíng)和你闹到法院,到时候不论结果是输是赢,对我来说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因为我原本就是接离婚案件的,还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女权律师。

    安平是寸步不让,就只给了他两条路走,绝对没有第三条路。他没有想到娶个女律师到最后会如此的麻烦更没有想到娶到手的女律师是个女权主义者的时候,这个麻烦会扩大百倍、千倍,能让他多年来的努力一朝成空。

    低头是不管用的,安平很清楚的告诉他:“对,我是有不舍,我恨你就是因为我(爱ài)着你,但是我相信自己会真正的放下就因为我看清楚了你。[].你要留下我凭什么呢?就凭你这个渣到不能再渣的人?我如果拿到全部的财产,以后就算不结婚找什么样的男友没有,过什么样开心的(日rì)子不成,非要和你个烂人绑在一起。”

    已经没有退路,又不想(身shēn)败名裂,林浩只有答应安平的条件,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安平;原本他还以安平说过财产一人一半,想让安平能良心发现给他留下点房产什么的可安平眼皮也没有抬:“那个时候我脑子不清楚,说得话不算数。”

    他根本没有一点办法,只能全依着安平签了字如今所余就是去民政局领离婚证了。房没有了、车没有了、存款什么的都没有了,他现在完完全全回到了和安平结婚之前的样子:不,远远不如。刚来蓝水市的时候,他还有家人的支持与(爱ài)护,而这次父母也气得对他不理不睬。

    好在,今时也不同往(日rì),虽然没有了父亲的人脉支持,可是他也算是功成名就;只要给他时间,他多接些案子有房有车的(日rì)子很快就会回来。

    一个(春chūn)节让他过得无比闹心、无比凄惨,所以他才会急急的赶回来所以才想见紫姗想挽回紫姗的心:他什么都没有了,不能再失去紫姗的;而且,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紫姗才没有的,如果不能挽回紫姗的话他感觉自己就如同是一个大笑话。

    尤其是在安平的面前,他怎么可能抬得起头来。只有紫姗和他在一起了,再见到安平的时候他才能趾高气扬:也算是狠狠的打了安平一记耳光。

    他来的时候也是有些忐忑不安的但是想到在医院里他还是有妇之夫,现在却已经是自由(身shēn),应该能让紫姗理解他的,也应该能让紫姗接受他的;怎么说,他可是为紫姗付出一切啊,他眼下所有的一切!

    看到紫姗的手点到鼻子上,林浩伸手去握紫姗的手:“紫姗,我真得(爱ài)你,十几年来我没有忘掉你,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更是第一时间就赶到你(身shēn)边;你还记得你离婚的时候······”晓之以理、动之以(情qíng),他知道只要紫姗听他说,就凭他的嘴巴定能让紫姗回心转意。

    紫姗手腕一转“啪”得甩在他的脸上:“在医院里我说得不够清楚吗,还是说你以为我那么好骗?”说完紫姗又要打人的时候,林浩捉住了紫姗的手,在江涛扑过来的时候,他拿着紫姗的手狠狠的抽在自己的脸上:“我该死,你生气是应该的,你打吧,你打吧,只要你能出气、能原谅我就成。

    江涛握住林浩的手:“放开。林浩,你不要太过份了;如果你真得懂什么是(爱ài),就不要一再用这个做借口来伤害紫姗;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他一再的容让林浩,就是生怕给紫姗太大的压力;但是林浩已经做得太过份,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林浩一掌打在江涛的脸上:“滚开。这是我和紫姗的······”

    紫姗用另外一只手打在林浩的脸上“你滚。不要把江涛牵扯进来。”

    江涛没有理会林浩打自己的一掌,自管用力去掰林浩的手,想让他松开紫姗;而林浩被紫姗再打了一次后,却和挨第一掌不同,他盯着紫姗满是不相信:“你为了他打我?你为了他打我?!”一声比一声高,就仿佛是中枪后还没有倒地的孤狼。

    紫姗盯着他:“放开我。林浩,我不会再和你在一起,你听清楚没有?至于江涛和我的事(情qíng),你管不着。”她不是激林浩的怒气,而是认为不必对他解释什么——凭什么要对他解释呢?

    江涛用力,林浩也用力,可是他的力气明显不如喜欢健(身shēn)的江涛大,手指被慢慢掰开他吼起来:“江涛你不是东西,朋友妻不可……”

    紫姗一脚踹了过去:“我说过了,我和你没有关系,你还大呼小叫的让人误会,真以为我是个女人就好欺负吗?”她在江涛的帮助下挣开了林浩,抬脚又想踹人时江涛拦住了她:“退后一点,免得再被狗咬。”

    江涛说完看向林浩:“走吧,不要再做伤害紫姗的事(情qíng)······”他还是念着从前的(情qíng)谊,不想对林浩下什么手,就算林浩打了他一掌。

    林浩站直了(身shēn)子,盯着紫姗和江涛炉火烧得他理智全无,眼珠子都是通红通红的:“哈,短短几天就勾搭成(奸jiān)了;李紫姗,你不跟我跟着江涛就以为是好的了,说倒底你不过是离不开男人,前面刚离婚就迫不及待的跑进我怀里,我刚离开就把江涛拉上了你的(床chuáng);江涛,你得意什么,再得意你也是喝了我的洗脚……”

    紫姗听了气得眼前发黑,而江涛却一脚踹了过去,正正伤到林浩的下(身shēn)要害,成功让他闭上了嘴巴;江涛却并没有就此就算完,过去揪起林浩来也不说话,正正反反两记大嘴巴。

    江涛不太介意林浩如何对他,反正他皮厚(肉ròu)糙自小挨人白眼挨得多,可是林浩骂紫姗骂到那种程度,就算他再好的脾气也怒了。这是,他第一次动手打人,因为向来他认为做了律师再打人实在是对不起律师两个字,如果图个眼前痛快他为什么要做律师呢,做个街头小混混多好?

    他一直都是用他的脑子、他的嘴巴来整治人,但是今天他真得没有想到那么多,只是感觉他要好好的教训林浩,让林浩永远记住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永远也不能说。

    紫姗本来就要冲过去撕了林浩的嘴,可是看到江涛打人她被吓了一跳,也就站住了;就在呆呆看着江涛下手的时候,江涛忽然放开林浩任由他躺在地上痛叫:“紫姗,你想过来教训他请便。”

    “还、还是不用了。”倒不是可怜林浩,只是紫姗感觉这个时候再去打人还有什么意思?而且她也不是个喜欢打人的,只不过是被林浩气急了才想去动手。

    江涛点点头:“其实打人并不怎么好,嘿嘿,我的手痛。”他甩了甩手踢一脚林浩:“起来吧,不要装死,我会报警的。你我都是律师,怎么能知法而违法呢,是不是?”他还真得拿出手机来报警,看得紫姗脑筋有些打结——江涛看起来不像是个死板的人啊,打完人没有人报警就走吧,还自己去找麻烦?

    林浩现在痛得只知道“哼哼”了,哪里有力气说话;一直以来都认为江涛是个不动手的君子,没有想到这小子不动手是不动手的,动起手来就下黑手:他,不会是废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