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章 试解心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紫姗的心思还在沈志和杨国英的(身shēn)上,听到江涛的话随口道:“有什么办法?除非老天不下雪下钱。*.**/*【 ]”她感觉近来好像在走霉运似的:“如果再这样下去,说不定我也会去拜拜了;生意不好,父亲还来找我生气,现如今连那个生母睁开眼睛就想起我来——怎么我没有发现我是如此重要呢?我刚出院就被大家这么惦记、那么挂念的?”

    倒霉也说不上来,只是她心(情qíng)很不好;生意的事(情qíng)总是要解决的,那属于是正常范围内,可是李耀旭和杨国英这么“关注”她,却让她真得有种无福消享的感觉;杨国英的关(爱ài)她真得不想要,很简单啊,早干嘛去了?现在来关心人不是猫哭耗子是什么;而李耀旭再一次向她证实,这个父亲并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就算早已经知道但再证实一次还是很伤人。

    她知道她的父母不同于其它人的父母,但能不能不要总出现在她的面前来秀出他们的下限?她只是想要个平淡是福的生活,就连她的亲生父母都不肯配合,怎么说都有点让人沮丧。

    所以她的话说出来纯粹只是赌气,并不是真得心灰到要放弃了。话说完,她有些不好意思,看江涛一眼想说点什么补救,可是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话;好像,她和江涛还没有熟到可以随便向对方发脾气的地步,今天晚上真得算是失态了。

    江涛完全没有感觉的对紫姗一笑:“让老天下钱的事(情qíng)我是做不到的,但是真得有个办法可以让你出口中气,并且能解决生意上的麻烦;只是也要你能看得开、放得下才可以,这办法有点那个什么。”他嘿嘿笑了两声,又拍打了两下方向盘好像有点小得意的样子。

    紫姗正视他:“你真得有办法?什么办法?”

    “嗯。杨国英不是要帮你嘛,而柳云手里的钱还是沈依依的,相信沈家的人并不知道;”江涛看紫姗一眼:“这个要探探沈杨的口风确定一下,如果真得如我猜想的那样,嘿,我认为这个办法还是很可行的。”

    紫姗听完略一想就明白过来,两手一击:“好办法!江涛,你果然是个坏人。”她眯起眼睛来“嘿嘿”笑:“不过,我们不用着急的;首先。...【 ]干嘛要让沈家和杨国英松掉这口气去过年呢,是不是?再有,柳云手上的钱现在可是她自己的,怎么也要等到有人为沈依依出头才动手为好;钱如果真得变成柳云的,那也就没有多少意思了,对不对?”

    江涛笑起来:“说我不是好人,我看某人的心肠才真得不太好呢。”和紫姗玩笑两句,看她的精神真得恢复过来了:“柳云手上的钱肯定不会变成她的,沈依依背后一直有人出谋划策,此事就算沈家人不知道。那个背后的人是知道的,岂会让柳云染指沈依依的钱?嘿,我都怀疑那个背后的人也会趁着这个机会把钱弄到自己的腰包里。”

    紫姗听完转了转眼珠:“我饿了,你不饿吗?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沈家的饭其实我们应该吃了再走的——我们虽然吃不穷他们的,但是让他们破费些也没有坏处;唉,今天有些失算了。”

    江涛歪了歪嘴:“那由我来请客吧,免得某人没有吃到免费的饭而疼的心流血;就前面吧,那里的包子和小菜都不错,有你(爱ài)吃的金针茹。味道真得很正。”

    紫姗闻言看了他一眼。到嘴边的话最终还是咽了下去,继续说起了沈依依的钱:“行,吃包子就吃包子吧;那个背后的人如果来抢柳云的钱,那我们不就能知道是谁了吗?这样的事(情qíng),他就是再小心遇上柳云也不可能不露马脚的。”

    江涛把车停下来:“也不一定,那是个很聪明的人;不过这也是个机会,如果他真得不能压住自己的贪念——我相信他让沈依依拿出这么多的钱来就没有安好心,也绝不是要让沈依依做什么生意。除了对付你们的(爱ài)之滋味之外,肯定也是想混水摸鱼的;那么。我们说不定真能知道那是谁。”

    “吃韭菜(肉ròu)丁的是不是,如果没有(肉ròu)丁的。那就来韭菜鸡蛋或是茴香鸡蛋的,可以吗?”江涛把店门推开,让紫姗先走他再跟上;又帮紫姗接过她的外(套tào)拉开椅子把她的外(套tào)挂在椅子上:“喝小米粥吧,对胃好;你现在还要养(身shēn)体,多喝小米粥比较好。”

    看到紫姗皱眉头他笑起来:“我知道你不喜欢,可是他们这里的小火米粥里加了料哦,是地瓜;要不要来一大碗?想一想有金针菇和瓜条下饭,你真得不想喝粥,确定吗?”

    紫姗忍不住笑起来:“要,当然要了,要来一大碗才成。”她原本就不太喜欢喝小米粥,但是如果加了地瓜一起煮的话却是她的最(爱ài)。

    江涛笑着走向点餐台:“你坐,我去点餐很快就回来。”

    紫姗现在的心(情qíng)好多了,打量起这家店来;虽然这不是什么豪华的酒店、酒楼,但是收拾的很干净,人来人往的也没有太大的嘈杂声,播放的音乐都是柔和的,听着很能让人放松;她,真得慢慢放松下来,不止是因为音乐。

    在豪华的酒楼里用餐,她要时刻注意着自己的仪表、举止,生怕被人看到不妥而取笑她:她倒底只是个平常人,并不是沈依依那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大小姐,原来一年也难得去豪华的酒楼几次——凤大勇是个吝啬的人,怎么肯带着紫姗去高档消费场所呢。

    林浩却时常带着紫姗去那些地方,先开始当然是新鲜的,紫姗也有着小小虚荣心的满足;可是时间长了,紫姗就感觉那个地方是种负担,很不喜欢那里的氛围,但是她说了林浩也没有当回事,对他来说那是对紫姗的尊重,表示了他足够的尊重。

    反倒是今天这种小店,让紫姗有种温暖的感觉,尤其在江涛捧着笼包子过来的时候,看着(热rè)气腾腾的包子,更是让她生出几分家的错觉来:“你怎么自己动手了?”她连忙站起来去接。

    江涛笑着避开紫姗的手:“烫。很忙啊,举手之劳我就自己拿过来了;快吃吧,趁(热rè)吃才真得好吃。这个是韭菜(肉ròu)丁的,这个是茴香鸡蛋的——你要来点醋呢,还是来得酱油?”

    紫姗叹气:“我们两个能吃得完吗?”

    “吃不了就兜着走呗,来,吃饭啦。”江涛接过服务生送上来的粥与小菜:“尝尝看和不和口吧。”

    紫姗这次没有说话,因为她有种直觉,就算是不尝也知道眼前的东西都合她口味;因为江涛知道她喜欢吃韭菜(肉ròu)丁馅的包子,也清楚知道她不喜欢那种打成(肉ròu)馅的(肉ròu)与韭菜的包子,同时还知道没有韭菜(肉ròu)丁的话,她的选择会是韭菜鸡蛋馅或是茴香鸡蛋馅的。

    她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来,可是现在她真得不想再有什么感(情qíng)方面的纠葛:以后会不会永远独(身shēn)她还不清楚,但眼下她需要时间来恢复;不过,她要如何向江涛说呢?江涛很在意他生母的事(情qíng),如果她开口想和江涛说清楚的话,会不会让江涛误会什么?

    一时间紫姗沉默下来,只管吃饭;不被人关(爱ài)让她伤心,可是真得让人关(爱ài)了她又烦恼:就连她自己也感觉自己实在是太难伺候了些。

    江涛给紫姗把包子放到碟子里:“紫姗,在以前我们打听过不少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之类的事(情qíng);自然就记住了不少,我记忆力还不错吧?不过,你千万不要以为这是我暗恋你、或是追求你的举动,你知道我这人眼光向来很高的。”

    紫姗听到后抬起头来,看到的是江涛坦坦((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一双眼睛,心下忽然就释然了;她笑起来:“拿我来开玩笑!”

    江涛喝了一口饭:“好甜。”他咧了咧嘴:“太甜了,真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喝这种饭;至于柳云那边的事(情qíng),我们就那么办了,怎么样?接下来就是看(情qíng)况了,不必我们去打探,柳云自会跳到你面前把进展汇报给你听得。”

    紫姗听得哈哈大笑:“你说得对,柳云那个人……”她摇摇头:“嗯,事(情qíng)还要细细的来想一想才成,还有很多的事(情qíng)要考虑,不只是银行那里,还有教育局什么的。”她一边吃一边就沉思起来。

    江涛敲了敲桌子:“吃饭的时候不要想事(情qíng),会消化不良的。倒是有件事(情qíng)你想过没有,李伯父在你生病的时候虽然没有去看你,但也打了电话的,为什么没有提及李荣轩一个字呢?”

    “你想为他说好话?”紫姗白他一眼:“我比你要了解他,应该说世上没有比我更了解他的人了;你想要让我减肥也不用这么败我的兴吧,提这个人是不是想我吃不下东西去?”她一面说着却还是一面大吃着,显然现在她已经想开了,不再为李耀旭的话而伤心。

    江涛指了指包子笼:“还有两个,大姐,你这也叫胃口不好?其实,李伯父是着急李荣轩,但是就算郝淑芬那么闹,李伯父也没有在你住院的时候开过口——我相信绝不是你那个后妈没有求过李伯父,而是李伯父为你的(身shēn)体着想。”(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