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章 魄力的问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楚香瞪着柳云几乎要把她吞下去,但同时她也极为担心的看看紫姗,就算是紫姗握住了她的手,也没有让她松口气下来;她没有想到该来的会来得这么快,让她根本没有一点的准备,原来她以为可以拖过(春chūn)节去的。

    “你闭上嘴巴,得意猖狂个什么劲儿?你就有钱过年了?我就不相信你能赚!”楚香气得眼珠子都要红了,盯着柳云的目光是从来没有过的恶与狠——这不像是楚香。就算楚香现在不再是那个受了气不太敢说话的人,可也不是这样恨不得咬人一块(肉ròu)下来的人啊;如果是乜静的话,这个样子还不会让紫姗吃惊。

    当然,不论是楚香还是乜静都对柳云没有好感,看到她都不会给她好脸色的,却也没有到了不共戴天的程度;可是现在,楚香的样子何止是和柳云不共戴天,几乎恨不得马上就把柳云掐死。

    紫姗想到自己前几天的担心,看看前面的江涛猜测可能是店里的生意出了什么问题:但这和柳云应该没有关系才对啊?

    江涛看着又要开口的柳云:“你倒真得很闲。

    不要以为你现在很得意、很了不起,她们拿你没有法子,不表示我也没有办法;你如果不想官司缠(身shēn)的话,就不要再拦路了。你应该知道吧,我现在很闲得,如果有个案子让我来做的话,我真得不介意和人纠缠上几年。”

    柳云看一眼江涛:“哼,不要以为我会怕·我现在也是有律师的人;还有,我也不是无知的家庭妇妇,我现在可是职业女(性xìng),嗯,商界的新星呢——你没有看我们蓝水周刊上关于我的访问吗?”她得意洋洋的抬起下巴来·在包里掏出了一张名片来:“紫姗姐,以后还要你多多的指教。”

    名片是极为流行且用料考究的烫金,样式虽然花俏了些,但看得出来也是请人专门设计的。紫姗接过了名片来,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柳云,轻轻的咳了两下:“职业女(性xìng)?”她如果不是看到那名片还真得不敢相信柳云会自称是职业女(性xìng),因为那(身shēn)装扮怎么也不像是什么职场中

    白色的洋裙紧紧的绑在柳云的(身shēn)上,勾勒出她(胸xiōng)前十分惊人的雄伟;一件毛茸茸的披肩披在她的(身shēn)上·显得她下(身shēn)也就瘦了不少·那双腿在短裙之下也就显得长了一些:只不过·她下(身shēn)穿得实在太少了些,那条裤袜真得能挡住寒风?

    这样的打扮妃如果说不贵气的话,嘿,那条披肩真不是一般人能消费得起,但就是给人一种不是良家妇女的感觉;纯粹就是一种感觉,你就是看一眼或看上几百眼,那种直觉都不会有所改变的。

    紫姗真得很难把柳云的装扮和职业女(性xìng)联系到一起,不过她并不在意柳云如何穿:那是凤大勇应该关心的事(情qíng),她可没有心(情qíng)替凤大勇教妻。把目光落在柳云递过来的小小名片上·那浅粉的颜色再次让紫姗恶寒了一下:说实话,柳云这个年纪怎么会选这么梦幻的颜色?她真得不能理解柳云脑子的构造。

    名片上写着:胜百味营养快餐公司总经理柳云;背面印得是广告词:我们有的不只是(爱ài)心,还有真正的美味与营养。

    紫姗终于明白了,回头看一眼楚香紧了紧自己的手后,她把名片丢给了柳云:“柳总经理是吧?我知道了。”她并不认为柳云能威胁自己的店,因为凤大勇手中的资金很有限,且她也不相信凤大勇会全力支持柳云做这个快餐。

    柳云盯着紫姗低声笑了起来:“你好像瞧不起我?”她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拉了拉肩膀上的披肩:“你最好是问问你的同伴。我们胜百味可不是你们那种小作坊,我一投资就过了百万哦。”

    紫姗抬头看她:“你有那么多钱?”

    “但是有人有啊·并且肯借给我来用。”柳云笑得很得意:“无论是资金、人脉你都不及我;广告你更是不如我,还想和我斗?等死吧。”她忽然挑了挑眼角,看着紫姗笑得别有深意:“想不想知道是谁支持我的?”

    紫姗看着她没有言语,而江涛和楚香都没有说话就表示他们也不知道谁在支持柳云;这天下间还有傻子肯把钱给柳云去做生意?那可真是有钱的主儿,不介意把钱扔水里啊:连个响声都听不到的。

    柳云也不用紫姗问,把玩着披肩的一角上前两步低声说:“是,沈依依。”她说完退后两步大笑起来:“而且没有人知道,除了她和我之外没有人知道;而现在,你们把她弄进去了,我打听了一下,好像沈家也不管她了。嘿嘿,紫姗姐你送这么大的礼给我,真得让我不知道怎么回报你呢。”

    “看你又是病又是灾的,(日rì)子过得这么辛苦不如就让我接收了(爱ài)的滋味,让你能过轻闲的(日rì)子好好的养养你的病怎么样?”她甩了甩披肩的一角换上了副震惊的样子:“啊,如果这样的话,你要拿什么来还银行的贷款呢?啧,啧,真是让人伤脑筋啊。”

    她说完转(身shēn)踩着轻盈的脚步,扭啊扭啊的走了;一路上看着她的(屁pì)股扭到左又扭到右,一直扭到电梯前还不忘回头向紫姗她们摆手,可见她有多么的开心了。

    紫姗看着她的(身shēn)影消失在电梯门里都没有说话,脸上平平静静的也看不出她倒底有没有生气来;楚香很担心想说点什么,可真得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江涛开口:“我刚刚真得很担心,她会扭到腰或者是把(屁pì)股甩出去;就凭这个本事,世界上真得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她有可以骄傲的本钱。”他说得一本正经,就仿佛在说一件很正经、很正经的事(情qíng)。

    听得紫姗笑了起来,想到刚刚柳云把(屁pì)股甩的那个样子笑着拉了一把楚香:“我就是好奇,她能不能把(屁pì)股扭到自己的前面去。”

    楚香苦笑了两声:“紫姗,我们……”

    “回去再说。世上就没有不能解决的问题,不过就是生意嘛,怎么可能只赚不赔呢?有竞争对手是很正常的,如果没有那才不正常呢。”紫姗打断了楚香的话,安慰她不要想得太多;怎么看也不是楚香和乜静的错,所有的一切都是柳云在针对她们而已。

    说起来,是她连累了楚香和乜静;如果这个店没有她的份子,那柳云不可能闲得吃饱没有事儿去找楚香和乜静的麻烦。

    但是,现在不是应该埋怨谁的时候,柳云既然摆明了车马杀过来,那她们应该想个对策解决。

    江涛看一眼胖子:“你是知道的?”他一直不清楚,问过几次楚香和乜静也没有对他说过实话。

    胖子苦笑了几次:“我是知道,也帮着想办法,一直努力的应对;可是……”他看一眼紫姗:“柳云太过份了,根本就不是竞争的问题。”他长长的一叹:“回去再说吧,再说现在紫姗也不应该为这些((操cāo)cāo)心的,出了院也应该好好的静养一段时间才好。”

    紫姗看胖子一眼:“柳云做了什么?按说她没有什么本事的,怎么可能((逼bī)bī)得你们没有还手之力呢?”不是她瞧不起柳云,实在是柳云不是那个创业吃苦的人;就算柳云的脑子好用,就凭她好吃懒做也不会经营好什么生意的。

    胖子有些犹豫,江涛叹气:“你们不说柳云也来了,再说紫姗回去也不可能不知道的,让她牵肠挂肚的瞎猜,不如给她说了吧。不然,她今天晚上更加睡不着了,有事我们这么多人呢,还会让个柳云一直得意不成?”

    楚香长长一叹:“好吧,反正纸里也包不住火了。柳云卑鄙的很,她不是要和我竞争——如果真是竞争的话,我们还真得没有什么好怕的;就算她的广告铺天盖地,可是我们(爱ài)的滋味已经深得人心,只要在的广告媒体上做个广告就可以抵消掉她不少的攻势。再说市场份额也不可能会全被我们占领,但我们第一的位子是不会动摇的。”

    “可是她根本是恶意,上来不只是广告的投入,她用得是价格战;永远比我们低一些,而且菜样差不多—完全的相同是不可能,但是内容差不多;我们有(肉ròu)她也有(肉ròu)、我们有鸡她也有鸡、我们有鱼她也有鱼,但就是比我们的价格少了好些——多的相差有十元,少得也相差有五元呢。”

    楚香皱起眉头来:“我们的利润空间还是有的,她这么做的开始,真得让我们流失了一些客户;嗯,不得不说,她的饭菜虽然和我们的口味不太一样,可是味道还真得不错,显然也是下了本钱的——所以,我们被((逼bī)bī)不得不搞活动降件来应对。”

    “可是我们降她们跟着降,还打出广告语来,说什么‘同样的内容上她们肯定会是最低的,,再加上她真得保证了味道,所以我们现在的价格已经低到不能再低了。”楚香低下了头:“再低就低过学生的营养餐和大单位的集体餐,那我们就真得要赔很多很多钱。”

    紫姗一愣:“这么狠?不只是百万元这么简单的投资吧,这个沈依依还真是有钱啊,看来也是出了血本—-—只是这两个女人都不是有脑子的,而且都很看重钱,怎么会使出这样的(阴yīn)招来?损人不利己啊,她们真有背水一战的魄力和手腕吗?”

    怎么看,沈依依和柳云都不像是能做出这种事(情qíng)来的人,可她们偏偏就做了。

    粉红票双倍就要结束了,有的就砸给女人吧!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