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章 狗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紫姗看着江涛无害的微笑很有些无语,发现眼前的男人做什么事总是不声不响、不显山不露水的;但只要他出手总会达到他想要的结果,相比而言林浩的聪明就太过明显——这两人同为律师林浩的名声一直大过江涛,但事实上两人真得是林浩比较强吗?她还是第一次想到这个问题,不过她并没有说出来。

    “沈依依为什么要对她妈这么狠呢?”她撇了撇嘴:“果然是钱多了事多啊,像我们这样的人家可真得难有这样的戏码上演。但是沈依依的胆子够大,可是脑子真得不算是好用呢;为了钱?这下子要得不到偿失了。”

    江涛摇摇头:“听沈杨说了些,应该是沈依依趁杨国英昏迷的时候得到了一些钱财,这些钱财现在当然已经不在沈依依的手上——至于让杨国英昏迷并不算脑子很差劲儿,她应该不应该的都做了,如果让杨国英清醒过来她岂不是倒大霉?现在就算是捉到了她,依然是一笔写不出两个沈字来,沈家能拿她如何?杨国英就算是醒过来,嘿。”

    他看了看紫姗没有说下去,因为他见过沈家的人,也看到了沈依依父亲的盛怒,猜想最终沈家不管是因为自己的面子、还是不舍得骨血亲都不会当真让沈依依去坐牢;就算是杨国英也是一样的,不过一句虎毒不食子他却不想在紫姗面前提,因为紫姗同样为杨国英的女儿,可是这待遇却是天差地别的。

    紫姗笑笑:“也和我们无关,沈依依不能再来捣乱倒底是好事儿;说起来住了二十几天院了,眼瞅着要出院能真正的清静一下,那还真是求之不得。相信现在李家因为李荣琪应该不会有人有那个空闲了。嗯。一个沈依依搞定,倒真是让人轻松不少。”

    江涛只管微笑:“也好的差不多了,这几天就是要做一下全面的检查,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就可以回家了。正好,也要过年了呢,宝宝天天都在扳着手指头数呢,就盼着你能回家,真是苦了孩子。”

    紫姗想到女儿心里有些酸。说了几句就把话带到了楚香和乜静上:“你知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两天楚香她们就没有一起来过,就连胖子也没有和乜静一起来,总是一个人过来;虽然说来的时候脸上笑得和朵花一样,但我总是感觉有事儿,她们却不肯对我说。”

    江涛抚了抚下巴:“能有什么事呢,不过就是生意上的事而已;你也知道,有什么好主意出现后,跟风总是免不了得,所以现在我们蓝水市做你们差不多生意的少说也有几十家了吧?生意压力一大。年节将至定菜的人又多一些,她们就会忙得分不开。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她们不说也是不想让你心。”

    紫姗听完放下心来,因为江涛所说的都是实。她入院之前类似的生意就如同是雨后笋一样,哪一天不冒出一两家来?而且年节到了,楚香和乜静推出的几样菜也很受欢迎,很多老顾下单就是要带回家给年夜饭添菜的,忙起来当然不可能一起过来。

    “也是我天天没有事儿,躺着胡思乱想;”她摇摇头看一眼外面:“在医院里还真得没有感觉年要到了呢。想必外面已经很闹了吧?”从前。在这个时候她总是忙得很开心,为了家、为了自己所的人忙碌,本就是一种幸福啊。

    今年,她认为虽然不能和林浩一起过节,但是节前肯定能和林浩一起忙碌的,心里也是暖洋洋的;却不想最终还是她一个人,且一切都没有准备呢:这个年,过得可能会很冷清吧?

    她忽然有种不想过节。想逃避到某处躲起来的想法;她真得不想面对家家的欢腾与团聚,那只会映得她更加的孤寂与凄凉。平常的生活里不显。可是这样的大节却让她的不幸放大了无数倍,硬生生的放到她的眼前。让她想视而不见都做不到。

    江涛看看她,倒了杯水一口一口喝起来:“外面很闹了,昨天我还帮楚香去买了一些东西,看到她的样子我想和你商量点事;楚香离婚后的第一个大年呢,住的地方虽然大了不少,倒底是租住的房子,这种节总会勾起她的伤心来。”

    “加上她儿子就两个人,她又是个多愁善感的子,不要说大年下如何了,昨天陪她去买东西看她的样子已经落寞了;我想着,她可是吃了很多的苦,这个年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在伤心中过,是不是?紫姗,你有什么法子吗?”

    紫姗的伤感马上冲淡了不少,心下有些愧疚起来,怎么只想到自己而忘了楚香呢?楚香的境况不如她太多了,这个年岂不是更难过?她打起精神来:“是啊,不能让她和儿子两个人孤单着过,再说也要防着大年下有人找她的麻烦。”

    江涛看到她打起精神来,眉毛挑了挑:“我倒是有个法子的,其实也是为了我自己——说是帮人真得是在给自己找个地方过年,嘿嘿;我也是个没有地方去的,人家楚香还有个儿子陪,我却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不如,我们三家人都凑到你那里去吧,这样楚香他们母子也就不会胡思乱想,而我也有个吃年夜饭的地儿;就是你大病初愈……”

    紫姗打断了他的话:“越说越生份了。就这么定了,我会和楚香说得,都到我那里去过年;而且大年初一我们还可以去闹乜静一家,哈,他们想心静哪是想也不用想得。”她心里的伤感就这样冲淡了,想到有人一起过年她感到这个年也就不是那么难过了。

    年关,年关,有人相伴的时候这个关也就不是关了。

    江涛连声谢过紫姗,接下来就说些年夜饭的事,说到一些好吃得一副馋鬼的样子,换来紫姗的好笑;在江涛的陪伴下,今天紫姗难得没有回想起和凤大勇、和林浩在一起的那些过去。

    紫姗没有问过江涛,仿佛也没有去想江涛是不是喜欢她的问题;而江涛也没有什么过多的表示,一切的关心都真得出于朋友,没有半点过界的言语与举止,就连眼神也是坦的。两个好像都没有回避什么,却又好像都在回避着什么。

    终于紫姗所有的检查结果都出来了,算算子紫姗住子三十来天的院,恢复的极好;张医生亲自来送的出院通知,当然免不了要罗嗦一些回家后要注意的事:虽然说他在紫姗回去后也会去紫姗家里叮嘱一番,但他还是忍不住先说了一大通。

    又谢过了护工后,紫姗的病房里就余下楚香、胖子和江涛了;乜静今天有事真得走不开,所以不能来接紫姗出院,但是她有打电话来。紫姗当然不以为意,她说自己就可以回家的,不用人来接却被乜静给骂了几句。

    回顾一下住了一个月的房间,紫姗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终于,可以回家了。”她,想家了。

    江涛拎起包来:“走吧,宝宝三个孩子和高阿姨都在家里等着呢。”他转打开门就要往外走,因为想不到门外有人,差点撞上来人。

    “长没长眼睛啊,还是存心想沾姑的便宜?”柳云的嗲声嗲气的声音响了起来,弄得江涛和屋里的紫姗等人都起了一的鸡皮疙瘩:“让开,好狗不挡道啊,不要以为是律师就了不起。”

    江涛没有让路:“就是,好狗不挡路,你还不让开?”他把包往前一挡,就向外硬走,挤得柳云不得不退后几步让开门口。

    “哟,这是要出院了吧,我是听说了特意来看你的。”柳云就是不肯走,看向江涛后的紫姗:“我们家大勇忙的很没有空,我来也是一样的,对不对?还有什么东西,我来拿。”她笑得要多假有多假,但是多假的笑容也掩饰不住她脸上的得意。

    那是一种小人得志的心满意足、趾高气扬。

    紫姗看着她:“没有听江律师说吗,好狗不拦路啊,你怎么就是听不懂人话呢。”她后的楚香接口:“紫姗,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一只狗岂能听得懂人话?你和只狗多说什么,走吧,走吧,你不急家里的孩子都要急坏了。”

    柳云的假笑不见了,不过也没有气急败坏:“楚香,你倒是牙尖嘴利的很,可是在生意上头却不管用了吧?看到我还敢这么神气,是不是苦头没有吃够?说起来,你们真是可怜啊,也不知道有没有钱过年呢。”

    她看到紫姗的脸上的神色有变,幸灾乐祸般的笑起来:“怎么,你好像什么也不知道?哈,真得是有意思,都这样了她们都什么也没有告诉你——紫姗姐啊,不要说我今儿没有提醒你,你可不要被人卖了还要给人家数钱;回去看看你的生意吧,嘿,赔赚先不说,先看看那个帐面上短了什么没有,这么久人家都折腾光了吧?怕是一根线头都没有给你留下。”

    紫姗没有回头看楚香,反而伸手握住楚香的手看着柳云:“果然是狗吠,我是听不懂得;回家了,回家了。”她信得过楚香和乜静,至于出了什么事回去再问,不必当着柳云的面儿说让其得意。(名院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