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章 重重的果篮(粉红票200张加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    胖子一手拎着一大篮的花,一手提着一大篮的水果,小跑过来弄得满头大汗;他人胖嘛,再加上买得东西又都是大号的:他想着林浩和江涛都那样了,江涛还要去看林父肯定是林父待江涛很好,所以他才拣着好的、大的买。只不过拎东西的时候就沉了些,所以跑得是全(身shēn)上下都是汗。

    可是兴冲冲的胖子看到江涛的样子,就仿佛给盆冰水当头浇下来,刚刚还(热rè)得不行的感觉马上不见:“出了什么事儿?紫姗那里……”他手里的花篮和果篮都掉到了地上,头上的汗还在冒着,却不再是因为(热rè)而全是冷汗了。

    刚刚还好好的紫姗,不会这么一会儿就出事儿了吧?他想到还在自己家里的宝宝,想到自己的妻子和楚香,他的心痛了起来:“紫姗怎么了?!”如果真得是林浩害得,他胖子豁出去也不能让林浩舒服了,最少也要打他个鼻青脸肿不可。

    江涛摆了摆手:“不是紫姗,我只是为其它的事(情qíng)而生气。”他看一眼掉在地上却并没有摔坏的花篮和果篮,感觉它们都咧开了大嘴在笑自己,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轻信了林浩而且还为他向胖子等人解释呢?

    长长的吸了口气,江涛拎起了果篮来:“我想,还是不亲自去了;心脏不好的人总是需要休息的,打扰对病人而言不是好事儿。把东西给林浩让他带回去吧,心意到了也就行了,等到快出院的时候再去也就不怕耽搁病人休息了。”

    胖子拍了拍(胸xiōng):“你不要吓人好不好,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我这小心脏,差点吓出毛病来;”他把花篮拣起来:“出什么事儿了,你的脸色真得很吓人,我很少见你那种样子的。大家兄弟嘛,有什么事(情qíng)尽管说出来,我一个不行不还有那么多人嘛。”他担心是江涛有什么事(情qíng)了。

    江涛摇摇头:“我很好。”他说完对着胖子一笑:“真得很好。”

    胖子吓得一缩脖儿:“好了·你不想说就不说,到你想说的时候随时叫我;不要再对我笑了,就算是青天白(日rì)的也(挺tǐng)吓人,你那根本不能算是笑。”他很疑惑自己离开一会儿·是什么事(情qíng)能让江涛气成这个样子。

    如果说是林家的人在电话里给江涛不好听得了,那江涛不去探望林父也不会把东西再让林浩带走啊;胖子的小眼睛转了好几圈,这次他还真得就是猜不出来,只是认定肯定有什么事(情qíng)发生了。

    病房里紫姗还在睡,而林浩并不在房里,守着紫姗的是护工;胖子皱皱眉头:“他走了?”什么叫做一会儿才走,这叫做前后脚好不好——他和江涛才出去多大一会儿·林浩人已经不在这里了。

    护工指了指门外:“有电话出去接电话了,可能是怕影响到李小姐休息吧。”她有些不解的看着胖子和江涛,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去而复返还带来了那么大篮的花和水果;按理说这些人都是紫姗的极好的朋友,用不着每次来都带东西的。

    胖子闻言出门看了看,回头对江涛说:“在那头呢。”他看一眼病(床chuáng)上的紫姗,腹诽了一句:这也算是陪(床chuáng)的?他来看紫姗怎么每次都有电话呢,就不能把电话关机嘛,谁也不是国家领导人·就算一两天人们找不到你也不算是什么天大的事(情qíng)。

    江涛的眉头也皱了皱:“也快到点了,你给乜静他们打个电话,是不是应该去接她们了?我去找林浩·如果到时间的话你就去接她们,我在这里等你们来了后一起走。”他看一眼走廊那头的林浩:“他应该很快就走了。”

    胖子歪了歪嘴巴:“我倒是认为,如果他每天来紫姗每天都睡觉就好了。”言外之意就是紫姗和林浩的感(情qíng)不会再有进展,他的本意却是巴不得紫姗对林浩生出厌恶来呢;可是紫姗现在的(情qíng)形,太多的事(情qíng)都不能对她说,免得让她生气、着急、伤心什么的再伤到(身shēn)体。

    江涛抿抿嘴唇:“感(情qíng)的事(情qíng)不是三两句就能说清楚的,紫姗的(身shēn)体(情qíng)况在这里,我们看看再说吧;也可能…···”他习惯(性xìng)的想为林浩说句好话的,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再也说不出来了。

    林浩对他说了谎·林父根本没有病也没有在蓝水市,现在江涛真得无法说服自己林浩会给紫姗幸福了;因此,想说林浩好的话怎么也吐不出来:他对林浩真得没有信心。

    胖子看了一眼林浩:“你啊总为他说好话,人家现在还当你是兄弟吗?算了,有些事(情qíng)我也((操cāo)cāo)不了心,我去打电话了·不然我们家的太后会让我有苦头吃得。”他说着话去给乜静打电话,一张胖胖的脸上随着交谈爬上了淡淡的幸福。

    江涛看了一眼胖子,再一次在心里羡慕了一番;胖子和乜静都很幸福,虽然很多人以为乜静太过份了,哪有这么欺负,但是夫妻的事(情qíng)就只是两个人的事儿,外人很难能知道其中的酸甜苦辣。

    胖子从来不为外人的言语所动,而乜静也就是耍耍小脾气,是闲得;自她和紫姗、楚香忙起来后,哪里还有心思找胖子的麻烦?虽然她看上去还是强势的一方,可是胖子却并不这样认为,在胖子的眼里乜静永远是一个需要他来保护疼(爱ài)的女人。

    不管乜静现在赚不赚钱,不管乜静现在是不是女强人,在胖子的眼中那就是他的女人——江涛在和胖子熟悉之后,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幸福,什么叫做真正的男人。

    没有人能看轻你,只有你自己才能看轻你自己;怕老婆的不是男人?哈,胖子是不会赞成这种论调的,怕老婆的都是好男人啊,肯定会是个好丈夫、好爸爸,一个家的顶梁柱:这个家的精神都凝在这个男人的(身shēn)上,那个看上去要强的女人其实就是在(爱ài)她的男人纵容下,才活得那么姿意。

    紫姗,也应该像乜静一样的幸福才对。

    江涛并不认为紫姗应该找一个像胖子一样的男人,每个人的婚姻都不同,每个人的婚姻都不可以复制,所以每个人都有自己幸福的样子;他所盼望的,只是紫姗能得到和乜静一样的幸福,而不是指那个方式。

    他没有再多浪费时间,提着花篮和果篮走向长廊尽头的林浩;他的脚步并没有放轻,所以林浩听到了他的脚步声转过(身shēn)来,使得江涛的眼睛猛得一缩。

    虽然说他的脚步不轻,可是在有点嘈杂的医院里,在他距林浩还有一些距离的时候,林浩能如此机敏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为什么,林浩的反应会如此快呢?就好像一个守着藏有糖果地方的小孩子,总是随时在留意着有没有人接近一样。

    只是接个电话而已,有什么值得林浩如此警醒得?江涛站到了林浩的面前:“你,有点紧张?”他看着林浩的眼睛,目光笔直而带有侵略(性xìng);这还是江涛第一次如此面对林浩,就好像在对着法庭上的对

    虽然江涛和林浩有了心结,虽然他们不再像原来那么亲密无间,但是江涛却从来没有如此看过林浩;那样的目光,是带着极大敌意的,很有压迫感。

    林浩皱了一下眉头:“你怎么了,用这样的目光来看着我?我不是你的对手,我是你的朋友。”他不喜欢江涛的凌厉,因为他知道江涛展现出凌厉来时,铁定会有人倒霉的;而他,并不想和江涛对决。

    江涛把果篮放在了窗台上:“你顾左右而言他,这是心虚的表现了;你的确是在紧张,以至于我还没有靠近你,你都能发觉我的到来。只是我不明白,你在为什么而紧张?”他说到这里又看向林浩,一双眼睛里的目光可谓是精光四(射shè),他的整个人都变了。

    林浩有些不快:“行了,江涛。当初你没有追求紫姗,现在我和紫姗的感(情qíng)稳定,你不能嫉妒的。还有,我不是你的仇敌,我不喜欢你现在的样子,还有和我说话的语气。”他把手机收了起来放进兜里。

    江涛发现那个手机不是林浩经常用的一部:“这是另外一部手机——林浩,倒底是谁经常往你这部手机上打电话的?”他眯起眼睛来环(胸xiōng)而立,却并没有再说下去;有些事(情qíng)说出来反而不好。

    林浩却已经不想再和江涛说话:“你今天分明不正常,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心(情qíng)很糟糕的,如果你想和我谈谈的话我很乐意听,分担你的焦虑;如果你想发泄的话,我就不能奉陪了。我还有事儿······”

    江涛横移了一步:“又要急着离开?接听电话后就急着离开,嗯,你有没有想过紫姗的感受?今天,她还没有看到你呢。”

    林浩看看他:“我和紫姗的事(情qíng),你不用太((操cāo)cāo)心。”

    江涛摸摸下巴:“说得对。好吧,我们不谈紫姗了;你要回去,是因为伯父那里需要人照顾了?”看到林浩点头,江涛把果篮递过去,在这一刻他很感谢胖子选得果篮,实在是太重了,相信林浩把它提到车上会很费力气的:“正好,我也有事走不开,更不想这个时候去打扰伯父,这些东西你帮我带给伯父,代我祝伯父早(日rì)康复。”

    话说完,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林浩,想看林浩听到这番话有什么反应;当然,他没有忘了说一句最为重要的话:“过几天伯父好一些,我会过去探望伯父的。”

    粉红票再有7张就能加更了!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