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章 不能这样对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警察知道紫姗病危后安慰了楚香他们几句,因为也不便于再向医生们问什么,便留下了江涛等人的电话,让他们方便的时候尽快到警/察局去一趟:为得让他们说出当时紫姗受伤的(情qíng)况。^/非常文学/^

    现在这种(情qíng)形当然不能让他们回去做笔录,所以警/察们留下了联系方式后,便离开了;对郝淑芬的哭嚎没有说任何一句话。不管郝淑芬说什么,警/察只有一句话:“正在调查当中,不便透露任何信息;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我们也会尽职尽责,不会冤枉好人,但也不会放过坏人。”

    字签了,医生重新回到手术室;但是楚香和乜静、江涛胖子心头的疑云并没有散去,紫姗的受伤引发心脏衰竭要做大手术,而沈家兄妹的前后出现——杨国英居然也在这家医院里,一切是不是在巧了

    江涛看向楚香:“那家饭店是谁订下来得?我和林浩要订的两家因为没有大包厢而没有订成功,正在发愁的时候接到你们的电话,林浩才打电话过去当时就订好包厢。”

    楚香摇摇头:“不是我打得电话,我没有打电话。”

    “也不是我打得电话,我根本就没有去过那家店;像那样的店,不是什么很重大的庆祝,你认为我们这样的小家小户会经常去那里吃饭吗?”乜静摇头:“你怎么说是我们打得电话,我们知道林浩要订饭店所以谁也没有((操cāo)cāo)这个心啊。”

    江涛的脸色马上变了·没有答楚香和乜静的话而是先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查一查前天以楚香乜静名字打来的电话是什么号码,如果可以查到所有人的话更好。”他放下电话后看向楚香和乜静:“是前天下午,我们回到事务所的时候,助理说你们来了电话留下了一个酒店的名称和电话,让我们可以打电话试一试。

    “当时我们先到网上查了查那家店的特色,感觉还是不错得,林浩才打电话;当时我和林浩正为订饭店的事(情qíng)发愁,因为相当的两家店都没有大包厢了,而其它的店里没有宝宝最喜欢吃的三样菜·或是做得不太好。”

    他皱着眉头:“当时我们也没有多想,因为只是一家饭店嘛,又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给孩子过生(日rì);再说我们也知道乜静和楚香也在为宝宝的生(日rì)忙碌,饭店不错很和心意我们才会定下来的。*非常文学*谁能想到,现实生活里居然会出现在如此戏剧化的事(情qíng),比起小说和电视剧来都要让人吃惊。”

    “蓝水市的治安向来很好,虽然大家在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矛盾,但是从来没有这样的恶**件发生;也是我们太过疏忽大意了。”他一拍手掌,很有些自责的:“我怎么就没有想到有沈家这个庞然大物在,就没有什么不可能呢。”

    沈杨的脸色微微一变·低下头没有说话;事(情qíng)变得如此复杂、再加上沈依依刚刚的出现,他真得无法说此事和沈家无关的。

    楚香和乜静对视一眼:“沈依依,一定是沈依依做得。”

    “不要这么说。”江涛倒底是做律师的,用极快的速度冷静下来:“没有任何证剧之前不要胡乱给人扣帽子,现在只能说什么可能都有;我们,先等一下结果吧。相信我,我和林浩做了多年的律师绝不会让那坏人的逍遥法外。”

    他看着沈杨:“我不管那人是谁,也不管他有什么通天的本事,他都要为他今天的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沈杨扯了扯嘴角,声音里都泛着苦意:“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但是有一句话就算你们不相信我也要说,我真得不知道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qíng),且今天的事(情qíng)真得同我无关;我只是碰巧来看我妈·然后看到你们在所以过来。”

    无人接他的话,楚香他们没有半点掩饰她们对沈杨的不相信,就那么**(裸luǒ)的怀疑摆在了脸上。

    手机响起,江涛接听:“公共电话?好的,知道了;你查一查李荣轩在这家饭店是不是正式的员工,又是什么时候去上班的,尽快给我电话。”

    他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来:“看来事(情qíng)真得不是一场意外,也不像我们看到的那样·只是李荣轩想要伤害紫姗;整件事(情qíng)都是有预谋的·李荣轩应该还有个共谋才对。我们假设李荣轩不是偷来的制服,而是他的工作服的话·他怎么恰好就在我们定的饭店里的上班呢?蓝水市也不小了,我们距这家饭店都不近呢。”

    “我们会定这家饭店并不是偶然了·那么李荣轩在饭店里上班也不会是偶然,再加上停车场的广播,我想那也不会是偶然。林浩的车肯定是镰上了,而那个广播只是想让林浩和紫姗与我们大家分开,可是那个预谋的人没有想到回停车场的人只有林浩自己。”

    “所以李荣轩才会带着刀子紧紧的跟上来——他是有准备的,出手就极狠;这是一场预谋杀人案,就是不知道除了李荣轩想要紫姗的命外,是不是还有其它人有特别的需要了。还有,又是什么能让李荣轩如此不顾一切的动刀杀人呢,虽然他人比较冲动但自他重新回来后,并没有挑衅过紫姗啊。

    江涛看了一眼郝淑芬和尊荣琪:“是不是你们,对李荣轩说过什么?”

    郝淑芬吓得连忙摇头:“只是荣琪回去之后哭得那个样子,她爸又发脾气所以荣轩才会问得;不过他问过之后大骂几声,让我和荣琪不要有事没事就去找李紫姗,并没有说过要杀人的话啊。如果他说过,我和他爸都会劝他的,怎么可能让他做这种傻事。”

    她心焦的不是李紫姗被她儿子杀死,而是心焦她的儿子要因为李紫姗的死而被判死刑:这层心思里未必没有包含着怪罪紫姗的意思,如果这个世上没有李紫姗的话,如果李紫姗不是跟着李耀旭生活的话,今天她的儿子哪里会有祸事?

    江涛皱了皱眉头,目光重新落在沈杨的(身shēn)上,只是这次他没有再说什么;就像他自己所说,没有证据之前不能多说。不止是怕怀疑错了人,而且也怕有打草惊蛇的意思。

    郝淑芬的眼睛却多了几分精神:“一定是有人教唆我们家荣轩,我们荣轩……”

    江涛的电话再次响起来:“哦,嗯,我知道了。”他放下电话看向郝淑芬:“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教唆你们家的荣轩,首先第一点对于一个动不动就拿刀子伤人的男孩子来说,绝对不是一个你口中所说得什么听话乖孩子。”

    “其次,他这一次事先到我们吃饭饭店去工作,然后对同事慌称他看到某辆车子没有上锁而要引林浩和紫姗到停车场,很显然他是想在停车场动手的;只是没有想到紫姗没有跟林浩过去,他才匆匆的赶过来当众行凶。”

    江涛看着郝淑芬目光是冰冷:“对于一个有预谋、有计划的杀人者,你居然口口声声说什么他是好孩子!他曾经肯定是一个好孩子,就是被你这样一个母亲教坏了,到现在你依然不知道反省,依然还要为他找借口想逃避法律的惩罚,只不过可惜,这次你什么也做不了,法律会给紫姗一个公道,会给社会一个交待。”

    郝淑芬猛得站了起来:“你闭嘴,这是我们家的事(情qíng);只要紫姗到时候不告他肯为他求(情qíng)······”李荣轩用刀刺伤过李耀旭,最后还不是大事化小了吗?这次当然也可以,只要李紫姗能醒过来那么李荣轩就不会有什么大事。

    江涛看着她不为所动:“这次不同,上次那是伤人,而且不是蓄意的;但是这次他是蓄意杀人,计划好并且照做了;如果不是我拉了紫姗一把—你儿子已经把紫姗杀死了,现在你不知道为你儿子的所为道歉,还想着让紫姗饶过你们?”

    他紧紧的盯着郝淑芬:“她,凭什么饶过你们?郝淑芬,我告诉你,如果姗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不止是李荣轩要受到法律制裁,你们两个我也不会放过。”那张病危通知单上的字就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那些所谓的有创治疗手段,更是让他心惊胆战。

    郝淑芬如果安安静静的他自然也没有心思和她算帐,可是她偏要对江涛大小声,自然让江涛暴发了。

    李荣琪吓得(身shēn)子一哆嗦:“我、我只是害怕告诉了我妈妈,是我妈没有告诉我爸;没有告诉能有什么罪,我也不是故意的。”她说到这里哭起来,泪水晶莹剔透的滑过她的脸:“江大哥,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一直、一直都喜欢你和林大哥的。”

    她被江涛的样子和江涛的话吓到了,而且同时心里生出了太多的委屈来,因为这可是她喜欢的人啊,怎么可以这样的对她?

    “姐姐又不是被哥哥所伤才会病危的,是她原本就有病;她有病不早早的治现在这样也只能怪她自己,她早治今天早就没有事儿···…”她断断续续的分辩着、哭泣着:“江大哥,我那么祟拜喜欢你,你却要害我,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这样对我。”她哭倒在郝淑芬的(身shēn)上。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