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章 得意的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    江涛只想听到李耀旭的声音,也只有李耀旭才能在紫姗的同意书签字;现在,没有其它人有这个权力,只有李耀旭。(wwW.cAihOngWENxUe.cO M_彩&虹&文&学)他没有对李荣琪说一句客气话,也没有问侯她一声,因为现在他真得没有那个心(情qíng)、也没有那个时间!

    不过李荣琪对江涛问也不问自己,给自己打电话就是为了什么事找她父亲——你也不用这么直接吧?她心里有些不快也有些失落,而且江涛的语气也让她不喜欢:“江大哥找我爸有什么事儿?”她还以为是江涛让她回去上班呢,这几天她正为失去工作的事(情qíng)懊恼,却又想不出办法来补救;给江涛和林浩打了几次电话,可是人家就是不接听她根本就没有咒可念。

    江涛急得真想把李荣琪掐死,如果李荣琪在他面前的话;他把话说得很清楚、很明白:他有急事要找李耀旭,这个时候如果换成是旁人早就把电话给李耀旭,可是李荣琪却(娇jiāo)怯怯的要再问一句,让他真得很冒火。

    “我有急事,荣琪,拜托拜托,谢谢。你爸在家吧,让他接听电话好不好,谢谢。”他却不能不压下火气,还要连声的说着谢谢就为了能早一点和李耀旭说上话,那样就能让李耀旭早点来签字。

    李荣琪的声音很好听,也许因为江涛连说了几声谢谢让她心(情qíng)大好吧,声音里都带上了笑意:“不用说谢谢。我爸在书房里呢,这两天正和我生气我不大敢和他说话—江大哥你知道,我不是把工作丢了吗,我爸很生气很生气;您有什么事儿,告诉我不成吗?”

    江涛气得头都要晕了,他再次的克制住自己:“我真得有急事,你只要把电话递给你爸就成,好不好?荣琪,谢谢你了。”忍·为了紫姗他忍。

    李荣琪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江大哥,你把事(情qíng)告诉我然后让我写成字条放到爸的书房里……”

    手术室的门推开,医生出来对着江涛叫:“亲属呢?正在急救中·有些事(情qíng)要告知亲属也需要亲属签字同意——怎么还没有人来,她家的人呢?她丈夫呢,她爸妈呢?你怎么还在这里愣着。”医生也急了。

    江涛对着医生连连欠(身shēn):“马上就到,马上就到。医生,您应该怎么抢救就怎么抢救,她的家人马上就到。”他的手心里全是汗,一颗心都要跳出(胸xiōng)腔了。

    电话里的李荣琪已经听到了江涛和医生的对话:“谁在医院里了啊·江大哥?您找我爸是要他去签字吗,那是谁病了?我们家没有人……,不会是李紫,啊,不会是我姐姐病了吧?!”她的脑筋转得还是很快的。

    江涛再也没有耐(性xìng)了:“紫姗命在旦夕,我没有时间和你再多说什么;她现在需要有亲人在她(身shēn)边,也要有亲人为她负责,马上让你爸听电话·马上送你爸来医……”

    “你嚷什么啊?”李荣琪没有想到江涛会大声对她叫嚷起来:“李紫姗病了又不是我让她病的,有什么话你不能好好说吗?找我爸就找我爸呗,你嚷什么嚷。”她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你们都只会欺负我·我又不知道,我这不是要问清楚吗?我……”

    江涛气得真想把李荣琪在电话里拉出来给她两个耳光:“你没有听清楚吗,现在紫姗需要她的亲人在,马上!你给我闭嘴,不要废话,我要和你爸说话。”

    李荣琪更加着恼,正好看到她妈妈过来问她怎么了,委屈的把电话扔给她妈妈:“李紫姗在医院里要我爸去,江大哥却冲我发脾气……”话没有说完就倒在了郝淑芬的怀里哭起来。

    郝淑芬愣了愣,看看电话再看看紧闭的书房的门·听着电话传出来的江涛焦急的咆哮,她轻轻的按了挂断键;这是老天有眼啊,李紫姗终究还是有报应了,现在是天要收了她走,为什么要救她?

    李荣琪不哭了,抬头看向郝淑芬眼里全是震惊:“妈——!”她真得被她妈妈的举止吓到了·因为那可关系着李紫姗的(性xìng)命,如果不让她的父亲知道,如果她的父亲不能赶到医院里的话,很有可能李紫姗会因此而丢掉命。

    她是不喜欢李紫姗,尤其是因为上一次她和妈妈去找过李紫姗之后,她甚至有些恼恨李紫姗了;但是,她真得没有想过要让李紫姗死啊,再说她们知道李紫姗现在的(情qíng)况而不告诉她的父亲,和杀人有什么区别?

    李紫姗如果真死了,那就是死在她和母亲的手上。李荣琪想到这里全(身shēn)一哆嗦,马上推开她妈就向书房跑去,不,她不能杀人、不要杀人,她要让父亲知道此事。

    郝淑芬一把拉住她,捂住她的嘴就把她拉进了她的房里,看着她的眼睛说:“荣琪,你是不是疯了?!你忘了李紫姗说过你想死就去死的话了吗?你忘了李紫姗说你是倒贴也没有人要的话了吗?她是死是活关我们什么事儿,我们就当什么也不知道。”

    李荣琪的脸色苍白,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母亲,忽然发现她的妈妈是那么的可怕:“妈,她万一死了怎么办?如果让爸知道……”

    “你爸什么也不会知道,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我们不承认江涛打来过电话,谁能证明什么?再说,就算是江涛打来过电话,你就说和他因为工作的事(情qíng)吵了起来,根本没有听到他说李紫姗要死要活的事儿,不就成了。”郝淑芬的眼神幽幽的:“听着,那是李紫姗的报应,她活该有这么一报,看她还能不能再欺负我们。”

    李荣琪的脸色更白,(身shēn)子发软坐倒在(床chuáng)上,看她的妈妈还要再说什么;总之,她真得不想让李紫姗因为她而死:李紫姗可以死于车祸,可以死于疾病,但是不能因为她知道而不告诉她的父亲,让李紫姗因为失去救治时间而死。

    但是她们家的电话响了起来.郝淑芬拍了拍她的幺Mk·“幺目里好口咬定不知道。”她急急的走了出去接电话,丢下了李荣琪自己在屋里。

    李荣琪感觉有些冷,抓住毯子来围上可是依然冷的她颤个不停;她站起来想出去告诉她的父亲,可是母亲的话还有紫姗说过的话都在她耳边响了起来,她咬咬牙再坐下认同她母亲说得对;但是一坐下她颤的更厉害,心里慌得她根本坐不住,想到那是一条人命,她看着自己的双手总是感到书上所写的那种“双手沾满鲜血”之类的话,就要出现在她的(身shēn)上了。

    好可怕。她(身shēn)子轻颤着、(身shēn)子发软,再次勉强站起来想去找她的父亲,走了两步却又回来;如此的反复着,她的脸色更加的难看,渐渐的她的额头上出现了汗水,紧贴(身shēn)体的衣服也被汗水浸透——但是,她根本没有发觉这一点。

    郝淑芬的心(情qíng)无疑是很好的,眼中钉就要消失在世界上实在是让她好好的吐出一口恶气来;她是收拾不了李紫姗了,但是天能收拾她啊。她在接电话的时候,忍不住轻轻的哼出了一首小调,是她年青时最为流行的戏曲。

    “喂,你找哪一位?”她的声音可以说没有如此欢快过。

    林浩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是林浩,我要找李······”他声音里有着太多的焦急,话说得都不如平常利落;现在,如果说他是个律师很多人都不会相信,而且也不会有人肯把案子交给她。

    郝淑芬听到后心(情qíng)并没有变坏,用一种唱戏的语调高低起伏有致的答了一句:“对不起,您打错电话了。”说完她就得意的把电话挂上了,然后看看电话线她干脆拨了下来,笑着转(身shēn)进了厨房。

    她很得意于自己说出的那句“对不起,您打错电话了”,那可不是她平常说话的风格;嗯,着急吧,都急死吧,她眯着眼睛打开了水龙头:只要李紫姗死了,李紫姗所有的一切就全是她的了!

    那个营养餐的店,那楼房、李紫姗的钱——郝淑芬想得全(身shēn)都在发(热rè);当然,她没有忘宝宝那个小拖油瓶,接回来养着不也就是多一个碗嘛,她可是养了李紫姗十几年呢。想到李紫姗的女儿也要落在自己手中,她的笑意就更大了。

    李耀旭的书房门还是紧紧的关闭着,他把自己关在了房里,也把世界关到了门外;他不知道他的长女命在旦夕间,更不知道他的长子已经被押上了警车。他什么也不知道,他只是想自己一个人安静的呆着,再也不想被外面的纷乱打扰。

    如果,他能再年轻十年,他就不会把自己关起来而是选择离婚;但是他现在连离婚的勇气也没有,只能把自己关起来。

    医院里,医生已经要跳起来了,可是站在他面前的只有江涛、林浩楚香和乜静这些紫姗的朋友;而紫姗此时躺幺手台k幺无影灯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