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章 道歉的人 136章 傻的人是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紫姗摇摇头,后退一步和林浩拉开了距离:“不怪你的,谁没有料到的事(情qíng);而你,是有工作的人。非常文学你怎么会赶来得?”虽然说林浩来得晚了些,但也不能算太晚。因为就算是早来也不能帮上什么,因为她在直播的现场啊。

    她现在更加坚信一条,那就是人要靠自己;就是有再大的靠山,再多的靠山,也没有哪一个有她自己靠得住。所以,她是真得没有怪林浩,而且也没有理由怪林浩啊,她和林浩只是朋友关系。

    以后的路还很长很长,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qíng);她虽然重生一次,可是生活在她决定离婚后,很多事(情qíng)已经和原来不相同了。而她能做到的,就是让自己更加的坚强,更多的充实自己、让自己变得更有应变的能力,以便能给自己和宝宝一个更好的生活。

    胖子早就跑过去抱住了自己的妻子:“我要赚大钱,我想要做电视台的台长!”

    乜静拍他的头:“傻了吧,有再多的钱也做不了台长的;不过,我知道你在等我,我就什么也不怕。真得,我知道你就在这里等着我们,我就不能丢你的脸。咱胖脸多大啊,丢了一块真得会很疼得。”

    胖子胡乱的点头,松开妻子后看向紫姗和楚香,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有太多的话都不必说,他在外面等的时候最为担心的人是妻子,可是他担心的并不只有妻子一个人。

    江涛走了过来,他把烟摁熄了才走过来;他不是不会吸烟,只是很少吸烟;因为吸烟不只是对他自己有伤害,对他(身shēn)边的人伤害会更大。

    “自己,最靠得住。”他笑着对紫姗点头:“你做得很好,紫姗;祝贺你,相信真得没有什么能击倒你。就像你们所说的那样,因为你们是母亲。”

    乜静一掌拍在他的肩膀上:“说得对我们三个人才不会怕那些恶人。”她紧紧的握了握紫姗的手:“你,真得做得很好,紫姗。”她知道紫姗现在绝对没有自刚刚的事(情qíng)里走出来,所以现在朋友的鼓励对紫姗来说很重要。

    楚香的(身shēn)体自走出电视台后就越抖越厉害抖得她根本说不出一个字来,完全没有了刚刚在镜头前的镇定自若、口若悬河;她好怕,她真得好怕:怕什么?她不知道,但是她就是在紧张,就是在害怕,不能控制的颤抖着。

    江涛看着她仲出手去:“更要祝贺你。你不止是能保护自己,现在都能保护自己的朋友了相信我们的案子审完后,你一定能保护好你的儿子。”今天晚上的楚香真得让人刮目相看。

    他说完看一眼林浩:“我送楚香回去,胖子和乜静一起回去;紫姗,你把她送回去吧。两个孩子,我已经打过电话回去,他们很好你们不用担心。”他说完对紫姗点点头:“回去好好的睡一觉,明天就会是个新的开始。”

    林浩和紫姗上了车,紫姗瘫倒在座椅上:“我真得以为我要完了没有想到自己能做到。”她轻轻的叹气:“人的潜力是可怕的。我,好累啊。”这些天林浩不在,她先是遇上了猪头副总后来又被沈依依算计,不累才真得怪了。

    看着紫姗有些发白的脸色,林浩很心疼:“我带你先去吃点东西吧。/非常文学/”不由分说,他带着紫姗去吃饭;在吃饭前,他让紫姗喝了一杯红酒,并没有让她多喝,只是想让她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以便能吃下些东西,回去后也能睡得安稳些。

    他很细心的给紫姗点了些对肠胃有好处、易于消化的东西,现在紫姗真得不易吃得太饱、也不能吃得太过油腻不然晚上胃肯定会不舒服

    紫姗在林浩的安抚下慢慢的平复下来,沉默的吃完东西后看着林浩:“其实,我有点想你了。”她不能否认这一点,更不能否认在她遇到困境的时候,她想起来的第一个人就是林浩;而林浩就算不在她的(身shēn)边,也给了她力量。

    因为她知道林浩如果知道的话,绝不会让她吃苦的;尤其是,林浩也不会让宝宝吃苦。

    林浩闻言神(情qíng)震动,伸手轻轻的握住紫姗的手:“紫姗。”看着紫姗的眼睛,他的愧疚更深:“我应该在你(身shēn)边的,和你共同面对那些。我,真得感觉不值你这么对我,可是我又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

    紫姗看着林浩认真的说:“真得不能怪你,前后两件事都极为意外,谁能料到呢?你是律师又不是天师,如果掐指一算就能算到,那你就不会出去为了案子忙到现在。”看到林浩还不能放松,还在自责她开了句玩笑:“如果这几天你是陪其它的女孩或是女人,那你就真得该死了。”

    她知道林浩是单(身shēn),知道林浩对她是一往(情qíng)深,所以这只是一句玩笑。

    林浩看着紫姗:“你知道我的心意。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的疼(爱ài)你,还有宝宝。如果有一天,宝宝能成我的女儿,那会是我最为幸福时刻。我会等下去,等到我能让你百分百的相信,等到我能比胖子做得更好的时候,我就会向你求婚,从此以后陪伴在你的左右,寸步不离。”

    紫姗的脸有些微红:“好了,都这么大岁数了,说这些好(肉ròu)麻的。走吧,我现在没有事(情qíng)了,真得。尤其是,想到明天可以见到你,可以听你问我早安,我今天晚上一定会睡得很好。”

    林浩把紫姗送回去了,看着紫姗上楼后他才开车离开;车滑进了车河之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紫姗担心学生的营养餐会因此而受到影响,没有想到她在第二天竟然接到了教育局的电话,让她一定要按时参加竞价。此事不受影响,紫姗也就完全把沈依依弄出来的事(情qíng)丢到了脑后,看着宝宝的笑脸,她真得感觉自己已经拥有了全世界,实在不必为那些恶人所为而烦恼。

    她却不知道,被她抛到脑后的事(情qíng)却引发了不少人的改变。

    紫姗一天都忙得很,直到下午三点左右才稍稍的喘口气,发现她们的店外停着一辆车:“我们的客人?”她也只是随口问了一句。

    “不是。在上午就停在这里说是有事可是却一直没有进来过。”帮工看一眼那辆车:“谁知道怎么回事儿,可能是有人又想来偷师?他在外面可什么也偷不走的。”

    紫姗点点头:“由他去吧。”可能是车主有什么事(情qíng)吧,店外有的是空车位,她并不会因为不是她的客人就要赶人的;很多时候予人方便就是予己方便墉事事太过计较的话并不是好事。

    她刚说完就看到车上下来一个男子,带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几乎遮住了他大半个脸;男人下车后直接走进了店里,向着紫姗就走了过来:显然,他是来的紫姗的。

    男人走到紫姗面前伸出手来:“你好。你是紫姗吧,我找你有点事(情qíng),可是看你一直在忙所以等到你有时间才进来打扰;嗯,现在你有时间吗?如果还有工作的话,我可以再等的。我的事(情qíng),不要紧

    他的事(情qíng)如果不要紧应该不会来,更不会等在外面等了多半天;可是他很明白他再着紧的事(情qíng),对于旁人来说并不一定会上心,因为旁人有自己着紧的事(情qíng)要忙啊。听这几句话,就能看出这个男人很会为人着想。

    紫姗仲出手和他一握:“你好。我是李紫姗。”他对这个男人唯一不好的印像就是他直接唤自己的名字;看他的言谈举止,显然他不是不懂礼貌的人,可是偏就是做出了不礼貌的事(情qíng)可是却显得那么自然。

    男人把眼镜取了下来,使得紫姗看到他长相的时候一愣:这个人长得和沈依依很相像,而且也和她自己有某些地方相似吧——这是猜测,因为那张男人脸让她莫名其妙-生出熟悉感来。

    “我是沈杨,沈依依的哥哥。”沈杨看着紫姗很诚恳的说:“我是来代妹妹沈依依向紫姗你道歉的。”

    乜静出去了,可是楚香还在;看到一个带墨镜的男人进来她就注意上了,把手头的事(情qíng)放下就赶过来,生怕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伤到紫姗;却没有想到会听到沈杨这么几句话,她的怒火是不打一处来啊。

    她提起墙角的长把扫帚,对着沈杨劈头盖脸就在砸了下去:“道歉?你倒真好意思来说啊你妹妹做了那样的事(情qíng),你来道个歉就想把事(情qíng)揭过去了?那我把沈依依杀了,也向你道个歉,你就不要告发我、原谅我成不成?”

    她真得没有想到沈家如此无耻,居然还敢让沈依依的哥哥来道歉,说白了还不是为了他们的破名声然后就是想委屈紫姗啊。这种人,当然不必客气,干脆扫地出门来得痛快。

    紫姗也很意外,完全没有料到沈家的人会来道歉;看到楚香打人她笑了,给几个帮工使个眼色,她的手也摸上了拖把:如果楚香不吃亏她们当然就只看着了,如果那个男人敢动手,就让他尝尝“(爱ài)的滋味”娘子军的厉害。

    沈家,当然没有好人了。她不认为楚香打得不对,沈家的人就是欠教训。

    不过更出乎紫姗意料的是,沈杨居然只是护着头脸,一边退一边说:“我来得不是时候,你们现在还在生气是理所应当的;嗯,我改天再来。”他就这样被楚香用扫帚赶了出去。

    136章傻的人是谁

    楚香也没有想到沈杨居然真得不还手,一路被她打出后,他在门外还对她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才转(身shēn)上车走了。她感觉有点不舒服,回头看着紫姗说:“打人还真得没有打过,可是打完后却让人这么别扭;这沈家,真是没有一个好人。”

    接连两天沈杨是天天来报道,不过来得时候都是紫姗他们忙过正休息的时间;然后他也没有多余的话,就知道说是来道歉的。接下来,不是被楚香就是被乜静用扫帚、拖把一顿乱打赶出去。

    他的眼角被乜静打得青紫了,可是他并没有着恼也没有对乜静生气;反倒是楚香因为打他踩到地上的水,差一点跌倒他还伸手拉住楚香手中的扫帚:“你没有事儿吧,得小心脚下。”回答他的当然是楚香的一扫帚。

    但是,三天过去紫姗三个人也被沈杨弄得火气小了不少;你打由着你打、你骂由着你骂,真正的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知道对着你很认真的说“对不起是我们的错”——这种人,你能对着他生多久的气?不过,想让紫姗三个人对他生出好感来那是不可能的。

    周二到了,紫姗三个人在下午收拾好就去教育局了根本就没有理会刚刚停下车的沈杨;教育局里的工作很简单,根本就没有紫姗她们想得那么复杂:楚香还带了些钱,想着如果有人送礼的话,她们多少也要意思一下。可是完全没有送礼的事(情qíng)发生,大家到了会场,就直接在孟副局长的带领下直奔主题。

    一切以饭菜质量为主要的,各位领导认真的查看、品尝了盒饭又问过了紫姗几位负责人有关蔬果的营养问题;然后应当让大家各抒己见:说说自己要如何做营养餐,自己的营养餐又好在哪里。

    最终当场就定下紫姗他们的营养餐,虽然价格有些偏高但是营养丰富——紫姗查阅资料学习营养师相关的知识起了很大的作用;而学生们的营养餐大部分都是由教育局拨款,有两三家效区的、比较困难地方的学校则完全由教育局拨款。

    孟副局长握住紫姗的手:“我知道你们的利润不大,感谢你们对教育的支持!孩子,不只是家庭的希望,更是我们民族的希望、国家的希望。”他再三的叮嘱营养餐的卫生问题。

    紫姗很高兴能竞价成功,虽然利润空间不大但是她认为这是机遇:很好的宣传啊。每个孩子都喜欢吃她们的饭菜,那他们一定会对家长说,这可比什么广告都好啊。

    哦你说紫姗没有想到民族和国家的希望?没有为此而激动?嗯,她还只是个普通人,考虑的当然只是眼前的或长久的利益。但是,她本着良心做事,能保证的就是让每个孩子吃到的饭菜不只是好吃,而且干净新鲜有营养。

    她和楚香、乜静离开教育局的时候很开心,踏出这一步后她们几乎看到了光明的未来;所以三个人商量着去做点什么以示庆祝之意,还没有决定好的时候,就看到凤大勇的车停在她们的面前。

    凤大勇摇下车窗来看着紫姗:“很高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停下车来,可能是有几句话不吐不快吧:“看来你们拿下了学生的营养餐,可喜可贺。是不是以为我现在很倒霉,被自己的姐姐弟弟((逼bī)bī)得走投无路了,被流言((逼bī)bī)得无生意可做了,我凤大勇就要完了——你们是不是也在为这个高兴?”

    紫姗看他一眼不知道他在发什么疯,可是很显然这次比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