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章 胸有成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一场虚惊,却让几个人的关系都亲密起来。在危急关头,紫姗被林浩压住护在了(身shēn)下,她依然还是不忘大叫着让别人先逃,而楚香等人也没有丢下紫姗和林浩;这样的(情qíng)义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感觉心里暖暖

    张医生并没有多停留,叮嘱紫姗不要只顾着忙忘了自己的病:“真得,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前面不是你这里不方便,就是我们专家那里时间不凑巧,这次无论如何你都要动手术才成。”

    紫姗点点头:“我会的。”现在,一切都在向美好的方向发展,(身shēn)体的事(情qíng)便不能再拖下去;而且她的(身shēn)体还关系着宝宝的将来,想要改变宝宝那让人悲痛的结局,她必须要有个好(身shēn)体能陪着宝宝成长,不会再让宝宝在凤大勇的(身shēn)边长大。

    张医生离开后,楚香和乜静也催着紫姗快去医院,生意上的事(情qíng)有她们足够了;而且,宝宝也由她们来照顾,完全不用紫姗来((操cāo)cāo)心。

    林浩并没有太过焦急的催促,只是保证紫姗住院之后,他会代紫姗照顾好一切,尤其是宝宝。说起来他和宝宝相处的非常的好,宝宝几天看不到他都会问起的,如果有他和楚香、乜静照顾的话,宝宝那里真得没有什么可担心。

    紫姗谢过了他们,答应到时候只要张医生来通知她就会去医院的,绝不会再拖一天;不过,她心中一直有个隐忧:杨国英。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杨国英的消息,也没有再看到过杨国英,就好像她完全消失了一样。

    但是紫姗注意过所有的报纸和电视上的新闻,没有一则提起那个企业家杨国英的(身shēn)体如何:怎么说,这算是个新闻了吧?杨国英应该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肾脏,也不可能就此回去等死的,她也不是一个会放弃的人,所以紫姗一直很担心。

    没有说出来,是因为此事就算说出来也没有人能帮她再说她就是不给杨国英也没有其它的法子可想;她只是觉得杨国英那边如此安静,很有些不合常理而已。

    送林浩离开的时候,他看着紫姗:“你的病,是不是还有什么让你不放心、不安的地方?现在的医术很发达了而且张医生也是个可以信得过的人,他请来的专家没有问题的;如果你真得紧张,我托人找两个国外的专家……”

    “不是的,也不用了。*非常文学*”紫姗摇摇头,没有想到林浩如此的细心:“张医生也说过了,算不上是很大的手术,我们国内的技术也是世界上先进的。我嗯,总是有点紧张的,尤其是想到要好多天不能和宝宝在一起。”她没有把杨国英的事(情qíng)说出来。

    林浩看看紫姗:“有我们在呢。”他握了握紫姗的手放开:“我会和张医生再谈谈专家的事(情qíng),看看有没有我能帮上的忙。至于宝宝,我会每天带她去医院里的,就算我和乜静她们都没有时间,不还有江涛吗?”

    他看了看紫姗的胳膊:“没有伤到吧?”语气温柔如水。

    紫姗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没有受伤。”她想了想,抬头认真看着林浩:“十多年了你就没有遇上一个能让你动心的女孩子?我真得有些不敢相信你还是单(身shēn)呢。”她的心动了,所以这个问题她定要问个清楚。

    林浩的眼睛亮了,知道紫姗这话是什么意思:“也不是没有只是没有人能把你在我的心里赶出去。紫姗,我会给你幸福的。”

    紫姗看看林浩低下头:“嗯,我想我还需要一点时间。”就算是心动了,可是猛得进入恋人的角色,她真得做不到;所以,她希望能够顺其自然。

    林浩依然是那句话:“我等你,无论多久我都等你。”他看看表:“晚上,我们去走走如何?宝宝、我还有你。”

    紫姗点点头,想起乜静和楚香说过的话,她有些迟疑的道:“每次都带着宝宝……”

    “我喜欢孩子尤其是和宝宝投缘;”林浩微笑:“再说,你不认为我们在一起很像是一家人吗?”一句玩笑话后,他认真的说:“我要争取宝宝的认可,这比你的认同的更为重要。”

    紫姗的心头又是一暖,目送他开车离开心里还是暖暖的;在这个初冬的季节里,她却嗅到了(春chūn)天的气息。

    同样的晚上凤大勇的心头却如同这个季节的温度一样。

    他没有想到凤大兰会把他的房子给卖掉了!他当初过户的时候就和凤大兰说得很清楚,只是为了在她那里放一放,等到合适的时候再把房子转回来:所有的费用都由他来承担。

    凤大勇看着父母、弟弟妹妹还有弟媳,把他今天知道的事(情qíng)都说了出来;如果他不说出来的话,他感觉自己会气炸了,因为凤大兰可是他的亲人,也是他最为敬服的大姐。他防着李紫姗来害他,到最终害他的人还有他的大姐。

    马珍听完后脸色一变:“打个电话让大兰回来,怎么能这样做事呢?”她真得不想让儿女们为了一个钱而翻脸。

    凤跃进听了瞪起眼珠子来:“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给我闭上嘴。”他看看大儿子:“你又和你大姐谈过嘛,可能这里面有其它的误会吧?”他并没有凤大勇想像中的暴怒,更没有马上把凤大兰叫来大骂,更没有表现出要为凤大勇做主,让凤大兰把房子、或是卖房子的钱交出来的意思。

    凤大勇看着父亲:“还能有什么误会,爸?那是我的房子,现在却变了旁人的。我是为了不让李紫姗得到便宜,可是没有想到却便宜了自己的大姐。”

    凤跃进皱起眉头来:“大勇,你大姐做得的确不对,可是你这样说她也有些过份了;不说她为了你不上学、又为了给你凑学费拼死拼活的干,累得她腰到现在都有毛病的事儿——你也说了,如果房子不转到你大姐的名下,就会被李紫姗拿走;便宜一个外人倒真不如便宜了自己的姐姐。”

    凤大勇看着自己的父亲,好像第一次认识他一样:“爸!”

    “我知道她做错了。”凤跃进看着凤大勇:“你是什么意思,把她叫过来?”

    凤大勇大叫:“让她把房子还给我,或是把卖房子的钱如数吐出来。”他不是心疼钱,在凤大兰这事上他最痛的真得不是钱;他待家人向来大方,几乎可以说是有求必应的—-—如果凤大兰真有困难开口的话,他真得不介意把房子送给她。

    可是凤大兰并不是向他凤大勇要得,几乎可以说是骗得!他给可以,但是凤大兰这样骗他,他真得受不了。

    凤小刚喃喃的开口:“哥,大姐来了,也不会还给你的;倒底是一家人,我又是个弟弟,说谁不是都不对。哥,你还是消消火,一会儿大姐来了和她好好谈。我、我就先回屋里了。”他拉起郑秀娟走了。

    马珍也被凤跃进瞪进屋里,凤小梅也随母亲走了,她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客厅里只留下凤大勇父子俩个,电话打出去不久,凤大兰就到了,可是凤大勇根本没有注意到这点。

    凤大兰坐下后拿出十万元钱来:“这是卖房子的钱。当时你姐夫做生意赔了,对方是个粗暴脾气又((逼bī)bī)得紧,说什么再不给他钱就要你姐夫一条腿,我也是没有办法才、才……”

    凤跃进叹气:“就算这样你也可以和大勇说啊。好了,大勇,你也听你大姐说了,事(情qíng)说开就没有事儿了。倒底是一家人,你大姐为你可是……”

    凤大勇的眼珠子都红了,咆哮起来:“我买的时候用了十万元钱,可是这几年来房子年年翻番,今年你们卖房子的时候,那房子至少也要六七十万了!拿十万元钱来,你凤大兰当我是傻子吗?”

    凤大兰看着弟弟很平静:“你买房子的时候是十万,我拿十万来就是买你的房子;你还想赚自己姐姐的钱吗?你不同意的话,那你想怎么办?”

    凤大勇盯着她:“要么你给我房子,要么你给我六十万;不然

    “不然怎么样?”凤大兰看着他,依然没有什么着急的样子。

    凤跃进也不吭声了,两只手握在一起脸色很难看;儿女在他面前为了钱吵成这个样子,当然不是他想看到的。在他的心里还是认为凤大勇不应该这样待他的姐姐,因为不是为了供凤大勇上大学的话,凤大兰也不会嫁得那么晚,最后不得不嫁一个年纪不衬的人,弄到现在都结了三次婚。

    凤大勇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说:“不然我们就法院见。”

    凤跃进抬起了头来,凤小刚夫妻也出现的他们卧房的门口,三个人都看着凤大勇:他的话让他们很吃惊。

    “法院见?你有什么证据可以告我?”凤大兰看着他:“那房子卖的时候的确就是我们的,我们卖我们自己的房子在法律上没有一点的错。告是吧?那行,我等着。”她把十万元钱又塞回了包里。

    凤大勇被她气得眼珠子突起:“爸、弟弟妹妹他们都知道,这就是人证!”

    “你问过了吗,爸他们会为你去法院做证?为你告自己的亲姐姐去法院做证?”凤大兰说完站起来:“爸,大勇现在的(情qíng)绪不能谈,还是过几天再说吧。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她说完就走,看也没有看凤大勇一眼,是那么的(胸xiōng)有成竹。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