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章 生意(粉红280加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紫姗看着那堆钱愣了好久,然后抬头看向李荣鹏:“怎么可能?”她从来没有听说她的父亲给她存过一笔钱,而且她结婚到现在也没有听她的父亲提到过这么一笔钱:“你不要哄我了,这种事(情qíng)你知道只会让人更伤感的。^/非常文学/^其它人不懂,但是你应该懂。”

    李荣鹏认真的看着她:“亲(情qíng)就是亲(情qíng),不是那种很特别的人,有几个能彻底的断绝?就如你我一样,你恨爸恨了多少年,多少次哭着喊着说他不是你爸,多少次发誓说就当没有了父亲;可是你真得放下吗?”

    “我,恨她的年头比你更长,连妈也不喊一声了,可是我就真断得了那份亲(情qíng)吗?在外面这么多年,听说她有个头痛脑(热rè)的依然还是会担心的,这个只有我自己知道。你我不是那些特别的人,相信爸也不是的。”

    李荣鹏长长的吸了口气:“钱是爸存下来给你的,只是后来被她发现了,经过一场大吵大闹、寻死觅活后,钱就到了她的手中保管至今。我想,可能是爸不知道怎么对你说吧,他也有着他的无奈,婚姻生活的一次失败可能让他怕了吧,所以他在很多事(情qíng)上都会一再的退让。”

    紫姗看着那堆钱,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那么,现在为什么这些钱会出现在这里?”

    李荣鹏仲个大大的懒腰:“反正是你的你就收起来呗;你不相信可以去问问爸,真得是你的钱。那个,今天晚上吃什么,我饿了。宝宝饿不饿?”

    宝宝坐到沙发上已经把钱拿出来:“妈妈,你不要的话给宝宝吧;舅舅,你要给宝宝买两个超大的存钱罐,我要小猪的。”

    紫姗看了孩子一眼对李荣鹏道:“你拿出来的,她不知道吧?”

    “她迟早会知道的反正又不是你拿的,你的钱你不是不想要,还想给她吧?”李荣鹏摊手:“反正我路见不平也只会拔刀相助这么一次,你可要想清楚了。”

    紫姗咬咬牙再咬咬牙:“谢谢了。”她没有说这些钱她要,或是不要;因为这不取决于郝淑芬,而取决于李耀旭。如果李耀旭现在还说这些钱是她的,自然就是她的,不然这些钱就不是她的。

    不过,她的心真得软了软;曾经她的父亲真得很疼(爱ài)她,就算只是曾经拥用过也比没有过要好一点儿的。她知道她这样很没有出息,可是······。^/非常文学/^

    李荣鹏耸耸肩膀:“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其实你在爸的心目中并不是没有地位的,他可能没有完全尽到责任可能是牺牲了你,但他在心底还是想着你的,只不过他有着太多的无奈吧。”

    紫姗摇摇头:“我去做饭,你洗菜,不要想着白吃。”她不想再谈李耀旭虽然她不能对李耀旭漠视,但是那些往事对她的伤害并不是一件事、或是几句话可以抚平的;好像很矛盾,但事实就是如此。

    李荣鹏站起来拍拍宝宝的头:“你喜欢钱?嗯,我那里有些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钱,你想不想要?”

    “要,我要。”宝宝跳起来抱住了李荣鹏的大腿。

    李荣鹏指了指沙发那边:“那里有一个有趣的游戏,如果你做对了我就给你一张。”看着宝宝去做游戏题了,他才跟着紫姗走进厨房里。

    紫姗看他一眼:“你为什么那么恨他?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

    李荣鹏抓住菜的手微微一停顿然后平声静气的说:“你从来没有问过我吧?原来你就像只小野猫一样,看到我就是呲牙咧嘴、张牙舞爪的样子,我就算是想说也不敢说了。”

    紫姗白他一眼:“那是刚开始好不好?后来我们还是很和平的。”

    “是啊,是啊和平的每次看到我就像看到空气一样。”李荣鹏边择菜边说了起来,声音还是有了些许的变化:“并不是我爸死了后她离开的是她在我爸还没有死之前和我爸离的婚。我爸病的很重,已经花了很多钱、借了不少的帐她在我爸最需要她的时候决然的离开,并且还带走了我。

    紫姗“啊”了一声,实在没有想到郝淑芬可恶到如此地步,原以为她只是一个后母的典型代表罢了;听出李荣鹏声音的不同,她想想安慰道:“她倒底对你还是不错的,知道带着你。”

    “你错了。”李荣鹏的手在洗菜盆里不动了:“我亲耳听到她和我亲爸说得话,她把姐姐留给爸而把我带在(身shēn)边,就是想万一找不到合适的男人,或是找的男人不好的话,她还有我这个儿子可以给她养老。”

    紫姗打蛋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看着李荣鹏真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她一直不知道李荣鹏为什么对郝淑芬那么冷淡,猜想可能是郝淑芬那样的人不会有个好儿子,却没有想到内里的原因如此的残酷。

    “对不起。”她实在不应该问得,有些伤疤真得不能碰,不管是过去多少年,轻轻的碰触也会痛入骨髓

    李荣鹏轻轻摇头:“你用不着说对不起,我再等的一句对不起不是你要对我说得。”他的目光扫过桌子上的钱。

    凤大勇果然来看宝宝了,并且还带着宝宝出去好好的玩了一天,给宝宝玩了两件玩具,还不知道在哪里给宝宝弄了一张朝鲜币和一张越南币,哄得宝宝很开心。

    看着宝宝亲近凤大勇,紫姗的心里的确有些不是滋味儿,但是那是亲(情qíng)、是宝宝需要的亲(情qíng);她勉强自己正视此事、面对此事,一遍遍的对自己说要对孩子公平。

    凤大勇没有再对紫姗提离婚的事(情qíng),但也没有说不离婚,更没有提及杨国英,就好像他完全不记得杨国英了一样;紫姗知道他不会消停的,不过还能怎么样呢?离婚的事(情qíng)有林浩在安排进行着,今天林浩打电话来说在努力尽早的开庭。

    至于杨国英,紫姗把这个人放到了脑后,不想再去想她给自己添堵;反正,她就是不同意,杨国英也没有其它的办法。

    李耀旭和李荣琪已经出院了,李耀旭当着李荣鹏的面承认那七万多元钱是给紫姗的,也让紫姗把钱收好。

    据李荣鹏说今天郝淑芬就会自拘留所里出来:这些当然和紫姗没有很大的关系,相信郝淑芬也不敢再随便的来找她的麻烦。

    昨天下午她居然接到一个让她去面试的电话,所以今天下午紫姗早早出去了;可是面试的结果并不理想,一个职位有近十个人选,几乎每一个都是职业女(性xìng),不曾像紫姗一样离开职场多年;其最终的结果紫姗不用问也能知道的,所以回来的时候心(情qíng)很不好。

    工作的难找出乎她的想像和预料,她和宝宝的前程忽然间蒙上了一层(阴yīn)影。虽然手里小有积蓄,可是坐吃山空啊,眼下她最需要的就是一份工作,难道真得要求助于林浩吗?紫姗还有点犹豫。

    紫姗回到家里的时候不过四点多,蠢到李荣鹏正在用电脑:“忙什么呢?”

    李荣鹏抬头一笑:“我和朋友合伙弄了份生意,就在清城市;我辞了工作就是为了这份生意,只是还没有做出什么成绩来,所以不好意思对人说。”

    紫姗和他说了两句就回房了,出来倒水的时候听到李荣鹏打电话好像是在借钱,她皱了皱眉头过去:“生意有问题?”

    “不是。刚接了一笔大生意,客户交了订金,可是供货方不是很熟要全款,我们刚开始嘛,没有那么多资金,所以要临时拆借点儿。”李荣鹏对着紫姗一笑,笑容里全是轻松:“没有什么的,如果没有那么多的钱顶多就是不做这笔生意而已,不是你想得那样。”

    紫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那里不是有不少的钱?”

    李荣鹏摇摇头:“你知道的,我发过誓不再用她一分钱。”他不好意思的一笑进厨房继续打电话去了,不过听起来有的答应了,但是有的很干脆就拒绝了。

    紫姗听得也累心,做生意真得很((操cāo)cāo)心,想当初凤大勇生意开始的时候也是如此;她想起那七万多元钱来看看李荣鹏:“要用多久?”

    “一个来月吧,”李荣鹏答:“客户那里我们也不是很熟,所以也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

    紫姗轻轻的问:“需要多少钱?”

    李荣鹏却摇头:“我不会借你的钱,因为你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就算是闲钱存起来也好得。”

    紫姗笑道:“你怕生意会赔吗?”

    李荣鹏就是不肯借,最终和紫姗争执了好久,他才答应了;可是他却很不好意思,非要给紫姗算利息。

    钱的问题解决了,李荣鹏就对紫姗说今天就要赶去清城市:“家里没有什么大事了,小轩那里相信爸和她会好好的处理,也用不着我了;生意刚刚开始正是忙的时候,如果不是这种事(情qíng),我也不会回来的。”

    紫姗看看他:“你不回去……”

    “不说了,免得一说又哭哭啼啼的;”李荣鹏耸耸肩膀:“我不习惯。生意要紧,我还要存钱好娶老婆啊,就找个像紫姗你这样的,不能让人家过好(日rì)子我怎么好意思开口让人下嫁?下次回来再来看你和宝宝;你要把自己和宝宝照顾好啊,应该硬的时候就要硬起来。”他指了指门:“我已经把猫眼修好了,以后不要听到敲门声就直接开门。”

    紫姗回头看一眼门,忽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李荣鹏回房里收拾行李,因为没有多少东西很快就收拾好了:“紫姗,钱我会很快给你汇过来的;再见,好好照顾自己和宝宝。”纟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