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章 多余的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个女人 书名:女人就要狠
    订阅是一个写手的动力,表明真正喜欢此文的人有多少:亲,如果你真得喜欢,一章也不过几分钱,订阅吧好不好?一章几分钱,女人要坐在电脑前连码带修需要近两个小时(工作、家庭之外的时间)。.

    粉红票加更开始了!亲,订阅吧,给女人码字的动力:亲,投票吧,给女人码字的动力!

    郝淑芬听到紫姗的话脸色更白,总算明白辜(情qíng),大了。她打了紫姗这么多年都无事,自从紫姗上大学后她便没有机会再打紫姗,很多年后的今天她再对紫姗动手的时候才发现,紫姗已经不再是那个无力还手的小丫头。

    她真得不怕紫姗和她对打,因为她有儿有女,反正只要动手吃亏的人总不会是她:但是紫姗的“还手”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打李紫姗居然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是她想都没有想过的。

    张红看着邦淑芬很好心的加了一句提醒:“如果是致人耳穿孔的话,就是轻伤,按(情qíng)况会处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期殳:而轻伤的范围并不只限于耳穿孔这一种,如果把人打得口唇肿起不能进食之类的,都可以算是轻伤。当然,这要由法医来鉴定。”

    “就算不是轻伤,造成了轻微伤比如打得人脸肿了、胳膊肿了之类的一我只是打个比方,那一样要负责任的:赔偿是肯定的,我们〖警〗察局也会对施暴行的人进行行政拘留并会罚款,以教育施暴人。”越淑芬的嘴巴张大了她知道事(情qíng)被李紫姗闹大了,却也没有想到会闹到这么大:不就是打了李紫姗几下子嘛,自小到大她不知道打过李紫姗多少下:不要说是胳膊肿了,就是(屁pì)股打得李紫姗多半个月不敢坐下都是有的。

    她真得不知道打“女儿、,还会犯法的。

    紫姗也不懂这些,听到张红的话微微点头:“谢谢张警官。”“你不要吓人,李紫姗。”李荣轩过去抱住了郝淑芬:“打两下就能耳穿孔,你是纸做得吗?你”他看得出来母亲被吓坏了,想好好的安抚母亲也想给李紫姗个警告,不要当他是个三岁的孩子耍。

    林虎风看了一眼李荣轩:“耳穿孔很容易就会造成,有时候不需要两下只要一掌就足够了:甚至于,不需要你用尽全(身shēn)的力气都能造成这种轻伤。而且,打人是不对得。”他因李荣轩的话又皱起了眉头。

    因为就凭李荣轩和郝淑芬母子的话,他就能推论出这对母子肯定不是第一次打受害人:打完人不知道错,还以家人为由百般抵赖的人是真得太让人讨厌了。*.

    “就算她穿孔了也和我们无关的。,…李荣轩叫起来,用力的拉一拉他母亲的手:“不能她说就是我们打得。警官你们看到我们打她耳朵了吗?我们只是一时气急拉扯她几下”打人就要负上刑事责任,那他不承认谁能拿他怎么办。

    他瞪了不远处的几个人一眼:“如果有人敢伙同李紫姗诬陷我们母子,我只要不死定会好好的找那人算帐的。”**(裸luǒ)的威胁让那几个病人家属变了色,也让林虎风和张红脸上现出了怒色来。

    紫姗回头看向李荣轩:“你们打我这里的人都看到了,而且这里还有监控录相的:你不会不知道吧?”她指了指角落上的摄像头:“不需要谁来做证那里面已径录下了所有的、有关你的罪证。”李荣轩抬头的时候一个没有拉住郝淑芬的(身shēn)子就差点跌到地上三她真得没有想到教训李紫姗几下子会给她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

    张红看向郝淑芬:“你打人的事(情qíng),需要和我们回队里配合我们调查一下:至于是不是轻伤,自有法医会鉴定的法医的鉴定书没有下来前,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最后一句话算是安慰吗?

    反正郝淑芬听到后吓得(身shēn)子软软的顺着儿子的(身shēn)子滑向地下,李荣轩再怎么用力也拉不起来她。在李家横行了半辈子的郝淑芬从来不知道自己最为得意的事(情qíng)居然让她有了牢狱之灾。

    曾经,她是多么自豪于能把李紫姗“治”得服服帖帖,多么得意于能把李紫姗赶出李家的大门。

    法律,这个从来没有在她打人时出现的字眼儿,现在明晃晃的出现,明白白的告诉她:你,要受到制裁。

    紫姗弯下腰看着她的眼睛:“就算不是轻伤,轻微伤也是有得:我想,你总要被拘几天,而且还要破些财了。”她没有半分的得意,也没有半点的高兴。想起自己被郝淑芬打骂的那些(日rì)子,想到自己曾经那么无助的童年~

    郝淑芬早就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今天这个(日rì)子来得真得太晚了些。

    但,总算是来了。每个人做错事(情qíng)总要付出代价,这就是紫姗想要的公平。

    郝淑芬的泪水把脸上的妆弄糊了,白的,粉的混在一起,一张原本看上去还可以的脸,如今变得如同小丑一般:“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紫姗看着她:“法律不是我爸,不是你说一句你错了就能让你平安无事的过关。”

    李荣轩拉住母亲:“不,不三不是我妈的错,是李紫姗,她要抢我爸的遗产。”紫姗没有生气,只是看着他轻轻的说:“我想你和你母亲可能误会了一件事(情qíng),警官们不会只是为你们扰了医院的秩序而来我看,两位警官可不是〖民〗警,他们应该是刑警。李荣轩,你不会是忘了自己刚刚做过什么吧?”

    就在李荣轩动了刀子的时候,紫姗就知道医院的人肯定不会坐视的,至少也会急急的报警,才会留下来和郝淑芬母子纠缠:今天,她要为自己出一口气。

    李荣轩的双手一颤:“李紫姗,你想要做什么?!”他真得没有看出面前的这两位〖警〗察有什么不同来,所以也根本没有把自己伤李耀旭的事(情qíng)放在心上:因为李耀旭说过了,不是他李荣轩伤得而是李耀旭自己不小心所致。

    “爸还在急救,妹妹也昏迷不醒,你想把我们母子弄进去独吞家产吗?”他的眼睛都红了起来,如果不是〖警〗察在他现在定会扑过去狠狠的咬紫姗一口。

    紫姗指了指那个监控镜头:“不是我要做什么,是你倒底做过些计么:而且,我想医院报警的时候,并不是单单说有人在医院里打人而已。”林虎风听到现在已经明白了:“刚刚在这里动刀伤人的就是你?我们的确是为伤人案而来,看起来你要跟我们回队里了。嗯,我们那里茶水还是不错的。”他居然知道民间常用的说法,在这个时候幽了李荣轩一默。

    “不,不是的。”郝淑芬挣扎起来:“不是他要动手的,他只是拿出刀子来吓吓李紫姗,而他父亲是自己不小心才撞到了刀子上:你们不相信可以问他的父亲,真得不是他要动手杀人,真得不是。”

    张红看向李荣轩:“你只是拿出刀子来吓一吓李紫姗?”

    李荣轩点点头:“是。我当时气极了才会拿出刀子来得,怎么可能会杀我爸?”

    林虎风拿出了手拷来:“张红,通知医院把录相给我们。李荣轩,我们怀疑你们持械行凶,请你跟我们回警局配合我们调查。”

    紫姗听到““丁”的一声回头,看到手术室的灯灭了,她急跑过去:“医生……………”“伤者不错,没有生命危险。”医生对紫姗说了两句话后看到了林虎风和张红,连忙让护士把李荣轩的那柄匕首取了来:“这是凶器,警官。”李荣轩和郝淑芬大叫着,不承认是李荣轩伤到了李耀旭:“是她,是李紫姗做得。”

    紫姗如同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们母子:“有凶器、有监控,你们再抵赖罪名就更大了。”

    郝淑芬看到儿子戴上了手拷,她哭着爬过去抱住林虎风的双腿:“警官,他不是有意的,他真得不是有意的:他爸也不怪他,你们问问他爸的意思啊,他爸真得没有怪他。

    紫姗懒得再理会他们母子:这是刑事案不是民事案,并不是“民不举官不究”的事(情qíng):就算是李耀旭不肯承认是李荣轩伤了他,此事〖警〗察还是要追究的。

    李耀旭被护士们推了出来,人还是清醒得:看到〖警〗察和妻儿的样子,他马上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下意识的他马上看向紫姗,带着三分的埋怨:“紫姗,你…”他对这个女儿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说轻了不管用:可是说重了,他又有什么权力说重了呢。

    话没有说完,因为他到此时才发现紫姗的脸上、(身shēn)上全是伤;即使是紫姗报得警又如何,难不成就让她白白的挨打吗?倒底是郝淑芬母子做得太过份了。

    “耀旭,他们要带走小轩了,你快说是不是小轩伤了你啊,你快说啊。”郝淑芬扑过来抱住李耀旭就摇晃起来:“你的好女儿李紫姗要告小轩谋杀你啊,你还不说话小轩就要被带走了。”

    紫姗一把扯过她来推向张红,然后看向病(床chuáng)上的父亲:“做假证,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李耀旭到嘴边的话顿了顿,最终他合上眼睛:“我,累了。”他真得不知道要如何做才好,儿子倒底是他的亲骨(肉ròu)。

    “麻烦你们送我父亲去病房,请最好的护工给他。钱,我来付。”紫姗看向护士很客气的说完,再对李耀旭说道:“爸,你安心的养伤吧。”

    李耀旭有些惊愕:“紫姗,你”他忽然说不下去了,是啊,他凭什么让紫姗留下来照顾他?可是想到他的小女儿他不得不再次开口:“1小琪那里……?”

    “您是我爸,不管如何都不能断了你我的父女血脉,所以我为您付钱请护工。”紫姗看着他:“1小琪?我没有那份多余的钱。”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就要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