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王子VS恶魔

    中央基地的一户公寓内,男子轻轻的靠在窗台边上,俊俏的脸孔完全隐藏在窗帘投下的影当中,看的并不真切,可却莫名的让人看上一眼就觉得脊背发凉。

    而这一直以来都整洁干净的公寓里,此时也是一片狼藉,几乎看不出原本的模样,在这一片脏乱的地上,女人跌坐在地,轻掩着脸蛋,呜呜的哭泣着。

    “我说你是个废物,没想到你还真的是呢。”男子缓缓的从影处走了出来,一洁白的袍子,不染纤尘,跟这一屋子凌乱有着极大的反差。

    男子脸上的表,冰冷至极,但嘴角,却是挂着一抹极为温柔的笑意,可那笑意却只能让人感觉到一阵阵的冰冷。

    “我早就跟你说过,楚琅月是个废物,你偏偏要接近他,利用他,结果他轰的一声变成了碎片,白白的浪费了我的魔种,不止如此,还把你自己都暴露了出来,我是该说你聪明,还是该说你傻呢?”男子轻笑出声,修长的手指快速的捏住女子的下巴,用力的抬了起来。

    女子的长相十分的美,梨花带雨的样子更是楚楚可怜,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心生怜惜,尤其是那一双潋滟的瞳眸,饱含着泪水的样子,格外的迷人,只可惜,男子根本不打算欣赏。

    “你简直是个废物。”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在女子的下颚摩挲着,那温柔的动作,却是让女子开始打起了寒颤,就连牙关都是颤栗不停。

    “我要你安排他们去进攻其他的基地,可目前为止,我只收到一个基地覆灭的消息,我叫你引导这些人去LF市,结果他们却去了BY市,我让你安排东方朔去接近夏洛荨,结果她却是安然无恙的返回了基地。你说说,你还能做点什么呢?”男子的冰冷的唇瓣,轻轻的吻上了女子的嘴角,那动作。柔缱绻,那声音,温柔似水,可那眼神,却是冷若寒冰。

    “主……主上,我……”女子颤抖着想要出声解释,可或许是恐惧太多。她竟是连一句话也说不利落,看着男子眼底骤然划过的冷芒,女子快速的打了个寒颤,这才又开口说道:“主上,我知道是我错了,但是我也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

    女子的声音带着哭腔,有着几分的抽噎。话到是说的利落了,可却是那样的苍白,而男子听到这些话。却是扯开了一抹很璀璨的笑意。

    “你错了啊,你也不想的啊,可是我也不想的,浪费了我这么多的时间,这么多的力气,结果你却一件事都没有做成过,我真的不想的啊,如果早知道你这么没用,当初,我是绝对不会救你的。”男子的声音依旧温柔。可在他的手下,女子的下颚已经开始浮现出了青紫的颜色,显然男子的抓握极为的用力。

    “主上,这真的都是意外,属下无能,但这并不全是属下的过错。主上还请听属下一言。”女子焦急的为自己分辨着,下颚已经疼的麻木了,强烈的恐惧,已经让她没有时间去在意,自己是不是真的疼了,她只知道,如果自己不能给面前的男子一个让他满意的解释,那今天,自己绝对不可能走出这道门。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眯了眯眼,但手上的力道却是放松了几分,只是却也没有松开,不过女子似乎是感觉到了男子的松动,眉眼间快速的划过一抹喜悦,连忙的开始分辨了起来。

    “主上你听属下一句,这一次引导异能者队伍前去LF市的事,绝对是安排的十分周密的,我和几位魔使商讨了许久,他们也配合着我们反复的给出基地虚假的报,而且我安插的人手也在引导着基地将目的地定在那里,不止如此,在确定了目的地后,我还快速的安排人手对LF市做出了新的布置。”

    “这事本来应该是万无一失的,属下觉得,很可能是有人给异能者们通风报信,否则都已经扎营了,他们绝对不可能临时改道的,而且他们就算是改道,去哪里不好,怎么会那么巧的选中BY市,BY市距离LF市本就遥远,一般人根本不会选择那里的。”

    “主上,属下是觉得,我们的内部,也很有可能有内,事不可能全都那么巧合的,主上,属下还是有点用处的,属下一定会为主上尽心竭力的调查这件事,绝对不会再出差错了。”

    “属下是尽心尽力的服侍主子的,是主子最忠实的奴才,还请主上在信属下一次,给属下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女子快速的说着,脸上也是一片哀求之色,从她知道事有变的那天开始,她就一刻不停的去想去分析着这一切事当中,究竟有什么不合常理的地方,她知道,这是她唯一存活的机会,人为了活命,自然是多努力都肯的。

    一边表着忠心,一边抛出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女子觉着,自己还是有几分的把握能留住自己这条命的,在末世生存,生命对于他们来说,是比什么都要宝贵的东西,没有了生命就没有了一切,她是断然不敢冒险的。

    “你倒是不傻。”静默了一会,男子冷冷的丢下了一句,但钳制着女子的手却是放松了开来,轻轻拍打了一下上的袍子,男子一个转,坐到了相对而言还算整洁的沙发上,脸色比起刚刚也总算是缓和了几分。

    “你不能继续在基地里待下去了,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吧。”男子轻声的开口说道,语气不在像是之前那般温柔,反倒是冷漠至极,可听到男子这样的语气,女子的绪倒是稳定了几分。

    “是,主上,属下知道。”女子跪着向前蹭了几步,规规矩矩的跪在男子的脚边,一脸的恭敬,跟在男子的边久了,她不得不承认,男子的脾气真的是变幻莫测,但她多多少少的也能摸清了几分,男子这个样子,她反而是安全了不少。

    “很好,你还算有点脑子,你离开吧,去找他们,这个内的事,我就交给你了,我知道你在基地还是有一些人手的,随便安排两个不起眼的到我边,你要记住,我的耐心很有限,你已经很无能了,如果继续无能下去,你知道后果。”男子微微眯了眯眼,面色冷冰冰的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公寓。

    看着男子的背影渐行渐远,女子像是被抽了筋骨一般,整个软倒在地,过了好一会,这才蜷缩起体,紧紧的拥抱着自己,放声大哭了起来,她真的后悔了,她从没有这么后悔过,悔恨如同蚂蚁一样不停的啃噬着她的心灵。

    她只不过是想过一点好的子罢了,她只不过是想着,可以吃的饱穿得暖,可以住上舒服的房子,可以过上优越一点的生活,这也有错吗,可老天爷为什么要这般苛待于她。

    她只是想为自己的未来奋斗一次罢了,这并没有错,不是吗,可为什么,她会落得这般境地,直到今天她都还记得,当她第一次看见男子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见到了王子,那样的温柔,那样的迷人,哪怕是对待自己这样一个普通幸存者,也是温柔疼宠。

    可到了今天,她才知道,一切都只不过是梦幻的泡沫,还不等现实这风怎样吹,就已经彻底的破碎开来了,当她看清楚一切的时候,她才知道,她心目中的王子,从来都不是王子,准确说,他就是个恶魔。

    只可惜,她在没了反悔的机会,她只能这样哑忍着,这样的苟且偷生下去,否则她很清楚,男子随便的做点什么,都会让自己死的万分凄惨,那种痛苦,绝对不亚于被万千丧尸分尸。

    小小的公寓里,回着女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让人听到了都觉得心酸不已,可在这末世,绝对没人会理睬这种事,连多一眼都不愿意去看,在这生存都极为艰难的时代,哭喊声,那是最为平常不过的了,即使一天听到十几次,也不会有人为之挑挑眉头。

    中央基地军方总部

    殷皓轩静静的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龙一递交给自己的一份资料,上面清楚的罗列出了自己所需要的信息,只是这信息的最后一句,他总觉的不甚满意。

    “她死了,心脏病突发,猝死?”殷皓轩的声音没什么温度,冷冷的开口说道。

    “是,就是昨天晚上,说是因为发现的太晚了,看到的时候已经彻底没了气息。”龙一的声音和殷皓轩差不多,也是没有丝毫温度,若是只听声音的话,怕是会以为是个机器人。

    “还真是巧,不过是真的死,还是诈死,还有,究竟是怎么个死法,在查清楚,即使是死了,尸体也得给我拖回来查。”将手中的文件合拢,殷皓轩勾起一抹冷笑,开口嘱咐道。

    他绝对不相信,死也有死的这样巧的……(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神级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