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新的任务

    沐清烟走后,夏洛荨坐在沙发上,久久都没有动弹一下,虽然她也有吩咐了郁辰熙去打探田甜的消息,但毕竟侧面打听的,怎么也不可能有沐清烟这个军部的内部人知道的详细。

    至于沐清烟为什么会找上门来,又为什么会以田甜的问题作为这次交易的筹码,恐怕还是不知道在哪听说了,自己正在打探田甜的消息吧,沐清烟在军部的地位虽然可能像她所说的,大不如从前了,但有些人脉就是一直在那里,想得到点什么消息,对于沐清烟来说还是不难的。

    关于这个问题,夏洛荨并没有想的太多,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因为田甜的问题,给了夏洛荨不小的冲击,即使在沐清烟面前,她可以勉强的克制住自己的绪,但沐清烟离开后,她却还是难免的有些焦虑了。

    回头想想,她和田甜也是斗了一段时间的,大大小小的争吵也是好些次了,都说这世界上往往最了解一个人的,除了她的至交就剩她的对头了,而夏洛荨就正是这个对头。

    虽然对田甜的了解谈不上多深入,但前后多次的交锋,也让夏洛荨多少明白了,田甜是个骄纵任的小魔女没错,但却和沐清烟所说的那个田甜完全不同。

    至少,原本的田甜对楚琅月是一百个敬,一百个喜欢,当然了这不是男女之的那种喜欢,但两人之间的兄妹感也是极深厚的,田甜无论在外面如何跋扈都好,至少对楚琅月是言听计从的。

    如果沐清烟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不得不说,印证了她的猜测,田甜果然很不对劲,或者说,田甜的上发生了她没有想到的变化,而且这种变化。绝对是向着极坏的方向去发展的。

    纠结了好一会,夏洛荨脸上的表总算是放松了几分,田甜的问题跟自己并没有太过直接的关系,她前后打听也只是因为当时田甜的况。让她有些不放心罢了,不过这件事,夏洛荨觉得,还是应该上报给基地,以免田甜出了什么不该出的状况,惹出什么倒霉事来。

    但,这个去上报的人。却不该是自己,夏洛荨不愿招惹那个麻烦,自己和田甜、楚琅月甚至军部之间,本就有着一些说不清的问题,若是在搀和到这次的事中来,很难说会不会给自己惹来什么麻烦。

    心下犹豫了一下,夏洛荨决定,这件事还是告知给慕夜白。在由慕夜白决定如何处理,回头看了一眼一直静静坐在一边的花蕾蕾,夏洛荨有些诧异的发现。花蕾蕾竟是不知道神游到了哪里,眼底满是深思。

    “蕾蕾,你在想什么?”夏洛荨犹豫了一下,忍不住出声询问。

    “没什么,我在想怎么最近怪事这么多,不止是中央基地有,几乎各大基地,似乎都有那么一两件让人不能理解的事发生。”花蕾蕾眼底快速的闪过一抹疑虑。

    “因为那些魔使的出现吧。”夏洛荨叹了口气,自从t市的事件开始,一直到今天。似乎很多事冥冥之中总有着什么人在纵的痕迹,自打知道了有魔使的存在之后,夏洛荨觉得,自己无论是做什么,都会不由自主的打起十二万分的警惕。

    “的确是,根据中央基地一直以来搜集的信息。我们也很怀疑,我们队里的那名治愈异能者是被魔使抓走了,不过对方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到了今天为止,我们只能肯定他是失踪了,完全不知道,是如何失踪的。”花蕾蕾淡淡的开了口。

    “这也是我来保护你的主要原因,治愈异能者的存在,很重要,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恐怕接下来人类要面对的,会是更加严苛的局面。”花蕾蕾定定的看着夏洛荨,这还是她第一次谈起她会折返回来的原因。

    听到花蕾蕾的话,夏洛荨好半天没有出声,一如她的所料,中央基地也知道了魔使的存在,甚至按照花蕾蕾的意思,这些魔使很明显对治愈异能者有所企图,花蕾蕾并不像是胡乱猜测的人,她会这么说,必定是有所根据的。

    夏洛荨没有插话,而花蕾蕾则在沉吟了一会后,继续开口说道:“这一次我的到来,你最好不要让旁人知道,我会隐藏好自己的形,在暗中保护你,如果真一如我猜测的那样,对方是对治愈异能者有企图,怕是也会找上你的。”

    “只有我在暗中保护你,才能让他们放松警惕。”花蕾蕾淡淡的说道。

    点了点头,夏洛荨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对于花蕾蕾用自己做饵的事也没有任何异议,从表面上看,自己是饵没错,可换个角度去想,若不是花蕾蕾愿意前来相护,自己也很难说会不会逃开这一次的劫难。

    两人达成了共识后,也没有继续纠结于这个问题,只是还没等两人回房休息,敲门声就再次响了起来,快速的对视一眼,花蕾蕾轻轻点了点头,夏洛荨这才前去问门。

    “小荨,我是凤祈煌。”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夏洛荨脸上的表一松,看着花蕾蕾想要隐藏形的动作,夏洛荨摇了摇头,凤祈煌是军区基地人,军区基地自然是知道花蕾蕾的到来的,那么凤祈煌必然也是清楚的。

    点了点头,花蕾蕾依旧如同刚才一样坐在了沙发上,脸上淡然的没有任何表,而夏洛荨这才打开大门,这一天的时间,她这就如此闹,还真是让夏洛荨有些意外。

    平里,她这还真没什么人到访,这一天的时间,然就来了两拨人,倒是让人有些意想不到。

    “凤队长,怎么会到我这来?”将凤祈煌迎了进来,夏洛荨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疑惑。

    “小荨,这次有个任务,需要你跟审判一起出发。”没有过多的绕弯子,凤祈煌刚一落座,就说明的自己的来意,而与此同时的,他的眼睛快速的在花蕾蕾的脸上一扫而过,眼底闪过一抹了然。

    “一起出发?”皱了皱眉头,夏洛荨在花蕾蕾的边坐了下来,她并没有忘记,自己除了是冥的队员之外,还是审判的队员,虽然她对审判这个队伍没有任何的归属感,但这毕竟是她答应下来的,夏洛荨自然不会否认。

    只是自从她加入审判到如今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了,她还从来没有跟这支队伍一起出过任务,同样的,也没有跟这队伍里的人有过什么太多的相处,要说熟悉,她也只是跟凤祈煌比较熟悉,其他的人,夏洛荨甚至连脸都记得不是很清楚。

    “没错,这次我们接到军区基地直接派发的任务,要求我们护送收集煤炭的车队再去一次q市。”凤祈煌轻声的解释,“五车的煤炭根本不足以供给基地的需要,这寒冷的天气不知道会持续多久,基地打算构建一条安全的道路,沿路设定岗哨,方便后基地的车辆往返收集煤炭。”

    “而我们这一次的任务,一是负责护送车队,避免路上遇到什么意外,而另一个任务,则是辅助基地确定岗哨设立的位置,忘了告诉你,那个兰佩云熙也加入了审判,有了她的精神异能,我们这一路上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凤祈煌说完,并没有急着催促夏洛荨给出答案,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夏洛荨皱眉思索。

    轻抿着嘴唇,夏洛荨飞速的思考着,有花蕾蕾在边,如今虽然空闲时间是有了,但想要吸收菱晶或多或少的有些不太方便,虽然她对花蕾蕾很有好感,但要说全然信任到给出自己最隐晦的秘密,夏洛荨还是有着那么几分不放心的。

    更何况,按照花蕾蕾的意思,自己若是总缩在家里,这个饵的作用怕是就彻底失去了,背后总隐藏着不安全的因素,夏洛荨也是不放心的,毕竟花蕾蕾不是军区基地的人,早晚是要回到中央基地的,能够陪在自己边多久,眼下还没有个定数。

    如果不趁着这段子,将那个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人揪出来的话,一旦花蕾蕾离开之后,自己就会更加危险,治愈异能者究竟对人类有多重要,夏洛荨全然不在意,但她却很在意自己的死活。

    她并不愿意,成为那第二个失踪的治愈异能者。

    “好,什么时候出发?”脸上的纠结之色尽去,夏洛荨这才开口说道。

    “后天一早,你有一天多的时间可以准备,这次任务难度并不高,要你跟随主要还是为了让你和队友们熟悉一下,大家都对你这个新加入的治愈异能者很好奇。”凤祈煌的脸色挂上了淡淡的笑意。

    等到将凤祈煌送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夏洛荨让花蕾蕾隐去了形,这才锁上家门,向着冥队伍的别墅走了过去,如今慕夜白还在吸收菱晶,暂时还不能打扰,这次自己的离开,田甜的事,她还需要跟季嫣然说明一番……(本站..com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神级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