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贴身’保镖【花盟主和氏璧加更】

    rs感谢ten、归迟迟两位宝贝的小粉红,璎珞对不起亲妁钔,璎珞傻掉了,还以为大封多更就好了,结果最近砍了亲们的更新让大家都很不满意了,璎珞吸取教训,同类事件绝不再次发生,今天开始恢复加更,一万个抱歉,鞠躬,对不起对不起各位等更的宝贝······

    “夏小姐,你好,冒昧打扰了,我是陆战三连的副连长于向东。”一军装的男子进门后,先行对着夏洛荨开口说道。

    “于连长好。”夏洛荨轻声的回应着,尽力的让自己的绪平静下来,假装看不到跟在男子后的花蕾蕾。

    “夏小姐,这次我前来,是领了中央基地和军区基地共同下达的命令,护送花蕾蕾小姐前来夏小姐这里执行任务。”于向东再次开了口,夏洛荨的嘴角忍不住的抽了两抽,什么叫护送花蕾蕾来她这里执行任务,她这里有什么任务好执行的,难道对方不止是来索要菱晶的,还有别的目的不成。

    眼底快速的闪过了一抹冷芒,夏洛荨的脸色依旧一派平静,若是中央基地想要强行将她带走的话,她也是绝对不会手软的,以她的实力就算跟花蕾蕾没有一拼之力,但打不过跑的话,夏洛荨自认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于向东并不是个敏感的人,但花蕾蕾却是敏感的很,多年的杀手教育,让她很懂得如何去捕捉他人脸上的表和眼神,对于一个合格的杀手来说·清楚的判定旁人的绪波动,是他们能否成功完成任务的关键。

    看到夏洛荨眼底的冷芒和微微握起的拳头,花蕾蕾的眼里不染进了一抹笑意,“娃娃脸,别误会,我不是来强行抓人的,我知道强【暴】女人是犯法的。”花蕾蕾的声音带着难得一见的笑音,可吐出的话,却是让屋内除了她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是变了脸色。

    微微挑了挑眉·夏洛荨拼命的克制着自己即将向青色转变的脸色,好吧,她知道,花蕾蕾从小到大的经历都和普通人不太一样,她成长的方式也和正常人不同,可是问题是,无论从什么角度去看,她们两个女人之间的事,跟强【暴】扯的上关系吗?

    深深的吸了口气,夏洛荨快速的平静了下来·完全忽略了眼前这个冷面女杀手的脱线行为,夏洛荨轻声开了口,“既然花小姐不是来强行带人的,那么大老远的从中央基地赶过来,究竟是要执行什么任务呢,如果是需要我帮忙救人的话,我是可以考虑的。”

    “如果中央基地有人急于等待救援的话,怕是送到这里的时候也已经死透了。”花蕾蕾淡淡的开了口,“我来这里,要执行的任务·是保护全国目前唯一仅存的一名治愈属异能者的生命安全。”

    花蕾蕾说的大义凛然,同样的,没有忘记强调一下·那个全国、唯一、仅存这些很重要的字眼,实际上,这次前来保护夏洛荨,属于她私下的决定,并没有通过中央基地的认可,那所谓的中央基地的命令,也不过是她信口胡言的罢了,当然了·花蕾蕾并不怕这件事被捅到中央基地那里·毕竟中央基地那边虽然不满自己的独自行动,但为了不激怒自己和夜星·自然也会帮自己圆过去的。

    但若是夏洛荨拒绝的话,她还真的没有什么有力的任务调派书之类的可以证明什么·所以花蕾蕾只好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夏洛荨在拒绝之前,可以仔细的考虑一番。

    不得不说,对于夏洛荨那斩钉截铁的‘我拒绝,三个字,花蕾蕾还是有那么一点顾忌的。

    不过好在,一如花蕾蕾的所料,她特别强调的那几个字,夏洛荨还是听进了的,末世来临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夏洛荨自然也发现了,治愈属异能者是多么的罕见,虽然中央基地的治愈异能者是如何失踪的没有人能够知道,夏洛荨也并不关心,不过若是花蕾蕾留在自己边,似乎并不是件坏事。

    花蕾蕾的实力,夏洛荨是见过的,有这样一个强者做自己的贴保镖,夏洛荨似乎想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虽然有了花蕾蕾的陪伴,自己的某些私人空间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但不得不承认,安全系数绝对是直线上升的。

    并没有犹豫太久,夏洛荨这才缓缓的开了口,“那就辛苦花小姐了。”

    “既然娃娃脸已经答应了,你可以离开了。”得到了夏洛荨的肯定,花蕾蕾在心里暗暗的笑了笑,只是脸上仍是一副面瘫样的对着陪伴自己前来的于向东冷声说道。

    “是。”敬了个军礼,于向东跟夏洛荨简单的告别后,几乎是飞一般的离开了里,于向东莫名的觉得,无论是这位夏小姐,还是这个央基地的王牌异能者,好像没有一个是正常人。

    “花小姐,既然接下来,你都要陪在我边了,我想我们就不要那么客了,我就叫你蕾蕾,怎么样?”屋内安静了好一会,夏洛荨这才犹豫着开了口,收下了这个实力决然的冷面女保镖之后,夏洛荨有点头疼着该如何跟花蕾蕾相处了,不过夏洛荨还是试探的迈出了第一步。

    “蕾蕾?”挑了挑眉,花蕾蕾的声音有些僵硬,就连体似乎也僵硬了起来,花蕾蕾这个代号,是之前夜星组织的首领为她起的,叫她花蕾蕾的人不少,知道她叫花蕾蕾的人也不少,可蕾蕾,却从没有人这样叫过。

    “怎么样,蕾蕾很好听。”眨了眨大眼,夏洛荨的眼底浮现起了一抹笑意,花蕾蕾的反应似乎很好的取悦了她,同样的,也让夏洛荨感觉到一抹极淡的心疼,眼前的女子,即使听到别人唤她的昵称,都会全僵硬呢。

    “好。”沉默了好一会,花蕾蕾终于是点了点头,不过随即丢出的一句话,一下子就冲散了夏洛荨心里正在酝酿的绪,“我就叫你娃娃脸好了。”

    ……默,娃娃脸三个字,深深的打击到了夏洛荨刚刚升起的同心,转过子轻轻的吸了两口气,夏洛荨这才转过来,笑眯眯的说道,“你叫我小荨就好。”

    “好吧,娃娃脸。”花蕾蕾义正言辞的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可那称呼却是半点也没有改变。

    无奈的扶额,夏洛荨并没有继续纠正下去,她已经很有觉悟的明白了,这世界上,有些人,是不可逆转的存在。

    对天翻了个白眼,夏洛荨乖乖的接受了现实,转而指了指郁辰熙,开口说道:“这是郁辰熙,我的管家,这个家里在你来到之前,只有我和郁辰熙,还有我母亲三个人居住,我母亲要晚餐之前才会回来,她在军区基地的科研部上班,一般况下,白天是不在家的。”

    “一会让辰熙带你去选个房间,三餐辰熙都会准备,准时下来吃饭就好了,如果我出门的话,我都会带着你的,放心,我不会自己偷跑让你的任务无法交代。”夏洛荨大意的说着,一副自己极为配合的模样。

    “出门的时候不需要通知我,也不需要给我安排房间,我的任务是贴保护你,我会二十四小时跟在你边的。”花蕾蕾的脸色又恢复了以往的冷凝,丝毫没有任何犹豫的吐出了这句话。

    子一僵,夏洛荨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不会是,无论是吃饭睡觉,你都要陪在我边吧?”嘴角抽搐着,夏洛荨开始觉得,自己似乎找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是。”淡淡的答了一句,花蕾蕾似乎很满意看到夏洛荨这样的表,的确一如她所想的那般,这个娃娃脸真的很有趣,有趣的超乎了她的预料。

    当然了,对于花蕾蕾这样的作法,夏洛荨是一万个不认同的,没有私人的空间,几乎是夏洛荨无法接受的,可无论她如何申辩抗议都好,花蕾蕾却是没有在说过一句话,只是一脸冷凝的坐在那里,像是一尊雕塑一般,若不是膛还随着呼吸一上一下的动着,夏洛荨甚至怀疑,这人是不是就这样挂在了自己的眼皮底下。

    晚餐时间,夏洛荨一边看着母亲兴高采烈的款待着自己的‘保镖大人,,一边哀怨的吃着饭菜,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夏洛荨如今总算是深刻的体会到了,花蕾蕾的到来,的确是让她的安全得到了很大的保障,但同样的,几乎等同于剥夺了她的自由空间。

    有花蕾蕾在侧,夏洛荨几乎已经可以肯定了,自己想要吞噬菱晶、吸收新型变异菱晶的事就要被迫喊停了,虽然花蕾蕾现在是她的贴保镖,但夏洛荨却还不能给与花蕾蕾百分之百的信任,她相信,花蕾蕾会保护自己,可她不相信,花蕾蕾在知道自己的秘密后,会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万一花蕾蕾将自己的秘密汇报给中央基地的话,对夏洛荨来说,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的消息,心下飞快的思索着,夏洛荨要考虑清楚,有什么事是不能被花蕾蕾发现的,她必须小心谨慎。

    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如今冲击六十级的事因为花蕾蕾的到来不得不暂时喊停了,眼睛快速的在母亲和郁辰熙的上一扫而过,夏洛荨轻咬下唇······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神级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