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堵截【雍容小白和氏璧加更】

    那边,凤祈煌带领着队伍忙的火朝天,这边,夏洛荨和慕夜白也是忙碌个不停,不过相比于凤祈煌那边的严肃气氛,夏洛荨两人这边反而是轻松的多,凤祈煌几人所想象中的,夏洛荨两人会发生的各种危险,却是一个都没有发生。

    这一次的战斗,总算是让夏洛荨对自己的能力有了一个新的理解,同样的,她也终于意识到了,高阶异能者究竟是有多么的强悍,一直以来,夏洛荨在各种队伍和战斗力,多数的时候,都是担任着辅助的位置,这样全力的输出,她已经许久没有体验过了。

    同样的,夏洛荨对自己实力的评估,一直也做不到完整准确,可通过今天的战斗,她也总算明白了,慕夜白为何胆敢和她两个人一起,闯入这个危险的地方。

    如今已经高达五十五级的慕夜白若是以异能者的评级方式去评价的话,绝对是堪比九阶的强者了,而夏洛荨虽然才四十七级,但由于有着花语系列技能,也足以堪比七阶甚至八阶的强者,以两人的实力,哪怕是在军区基地,那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了,何况现在两人还是在逊色军区基地许多的C市基地。

    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的战斗,夏洛荨的第一个任务早已经完成了,由于慕夜白刻意的将最后的击杀留给夏洛荨,所以此时,夏洛荨的任务,也已经发生了变化,第一个任务的奖励拿到手了还不说,夏洛荨竟是还接到了第二个任务。

    和第一个任务一样,任务的内容也是击杀叛军,不过这次任务名字变成了击杀叛军【二】,而任务要求也变成了击杀叛军六十个,看着还有十七个才能完成的任务,夏洛荨笑的极甜。

    “给我杀了他们,杀了他们。”透过扩音喇叭。李洪昌那尖锐的声音不停的嘶吼着,他一直龟缩在别墅里,半点也不敢露头,但他却没有忘了不停的派出隐藏在别墅周边的异能者围攻夏洛荨两人。

    此时李洪昌已经开始慌乱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想要击杀的这两个人,还没等自己出手,人家就找上了门来,而且更出乎李洪昌意料的是,这一次,慕夜白两人找上门来在不是友好协商了。甚至都没有和自己碰上一面,而是直接大开杀戒。

    李洪昌也不是庸人,为一名合格的政客,他的头脑还是极其灵活的,同样的,他也是一名四阶的异能者,虽然李洪昌没有参与战斗,但观望了这么久。他也看的出来,慕夜白和夏洛荨两人的实力,远远高于五阶。至于到底有多高,李洪昌却也是评断不出。

    心里慌乱着,李洪昌的脑子也乱成了一团,李洪昌从来没想到自己会被人围在别墅里,更没想过,自己已经安排了这样多的异能者保护自己,但这些平里都被大家公认是强者的异能者,却抵不住人家的一两个技能,说是前仆后继的送死,也是毫不为过。

    “小荨儿。还差多少完成任务?”慕夜白快速的从游戏包裹里取出两个魔法恢复药剂丢进嘴里,持续了这样久的战斗,即使他和夏洛荨并不需要消耗太多技能就能结束一波人的生命,但战斗时间实实在在的摆在那里,在多的魔法值也扛不住这样的消耗。

    “十个。”夏洛荨快速的将神域沼泽丢到两人的前,一边飞速的后退。一边轻声说道,接连不断的战斗,已经让她开始有些疲倦了,她的体素质毕竟比不过慕夜白,这样的消耗,她有些承受不了。

    “迅速完成任务,咱们先撤,我们需要休息和恢复。”点了点头,慕夜白继续吟唱咒文,前方向着他们两个冲过来,绝不止是十个异能者那么简单,“火海……”

    一丛火焰快速的丢进了人群,高温的火焰瞬间就让那些异能者们停住了脚步,凄厉的惨嚎声响起,夏洛荨快速前冲了几步,她怎么可能会给这些移动的经验和金币后退的机会,花雨怨魂飞速的袭了过去,系统的提示声再次响个不停。

    “完成了。”夏洛荨回头看着慕夜白扯开一抹微笑,她清楚的听到了,系统提示她任务已经完成。

    “冰牢……”慕夜白点了点头,快速的放出了一个群体冰属的技能,手势一比,示意夏洛荨撤退。

    两人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快速撤离了别墅所在的范围,在慕夜白的牵引下,夏洛荨跑动的速度也提升了几分,两人快速的冲进了不远处的居民楼群里,慕夜白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带着夏洛荨闯进了一户单元里。

    犹豫了一下,夏洛荨从包裹里取出两个小抱枕丢在了地上,拉着慕夜白席地而坐,“呼,真是累死我了,这样持续战斗,也实在是太辛苦了点。”轻轻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夏洛荨微微有些喘息。

    “我们两个虽然等级高,击杀那些异能者不成问题,但我们就只有两个人,体力不住这样的消耗。”慕夜白轻抿着唇,他们现在离开了别墅的范围,如果那个李洪昌聪明的话,恐怕会立刻想办法和那两个控丧尸群的人联系,一旦他们取得了联系,那凤祈煌他们就要麻烦了。

    可是问题是,两人也就只能坚持这么久了,即使他们有魔法恢复药剂,也要生命值恢复药剂,生命和许航能力都没问题,可是他们毕竟不是机器人,片刻不能停歇的战斗、奔跑、躲闪,也耗费了大量的体力,这些体力的消耗,除了休息,在没有补充的办法。

    “慕夜白,你说,那个李洪昌,是用什么方式和那两个人取得联系的?”夏洛荨突然出声询问。

    “什么方式?”慕夜白微微一愣,“对讲机?”

    “我觉得不太可能吧,对讲机这种东西,沟通的范围毕竟有限,你大概估算一下,那个丧尸群集结的位置,在C市的近郊区,而这栋别墅,位于C市的远郊区。两者分别在C市的两端,如果是对讲机,那距离恐怕是不够的。”夏洛荨突的想起,之前在T市执行任务的时候。基地在发放对讲机给他们的时候就有提起过,对讲机有范围限制。

    按照夏洛荨的记忆,当时军区基地的军人们曾经说过,普通的对讲机,在平坦的地势下,沟通距离能保持在三到五公里,已经是相当不错了。但若是在建筑物较多的城市里,这个范围就还会缩减。

    而从C市的近郊区到远郊区,中间的距离,足足有近二十公里,如果是对讲机的话,根本不可能覆盖这样远的距离,若不是对讲机,其他的通讯设备就更加不可能了。经过那场腐蚀酸雨之后,大多数的金属设备都被破坏掉了,所以很多曾经或许还能使用的某些通讯设备。这一次,算是彻底不能继续使用了。

    唯一还能继续工作的,就是对现在这种况没有任何帮助的对讲机。

    “你说的没错。”慕夜白的眼底快速的闪过一抹喜悦,夏洛荨的话提醒了他,按照夏洛荨这样的说法,那么李洪昌刚刚根本就不是因为慌乱而没有及时的通知到那两个可以控丧尸的人前来救援,而是根本就没有办法让他可以通知。

    “如果他想通知那两个人的话,想必,是要派人前去,或是自己前去的吧。”夏洛荨轻笑了一下。开口说道。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堵截前去报信的人,就能彻底截断他们两者之间的沟通?”轻轻勾起唇角,慕夜白的眼底喜悦之色更浓,相比起发现这样的方式,可以为凤祈煌几人赢得更多的时间。慕夜白更为夏洛荨的冷静和机智而感到喜悦。

    女人的心思往往比男人更细腻,更容易发现一些男人没有发现的小细节,而这些小细节,往往会对一些事起到决定的作用,曾经的夏洛荨就是这样,在队伍里,虽然慕夜白是真正的领导者,但夏洛荨却往往可以做到帮助他去思考,去发现他没有发现的细节。

    也正是因为这样,慕夜白才会真正的上夏洛荨,以至于一步步的走近夏洛荨边,一步步的陷入这个女孩子无意之间布下的陷阱。

    “我们先吃点东西,我估计那个李洪昌还不至于这么快就能找到人手离开别墅,刚刚他手底下损失了这样多的人,怎么说他也应该会清点一下损失。”

    “就算他立刻出发,我们应该也有一点时间休息一下,毕竟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方向,是靠近C市近郊区的方向,他想要去那里的话,肯定会路过我们所在的地方,我们必须尽快恢复体力,一会还有仗要打呢。”夏洛荨笑弯了眉眼,这样和慕夜白单独出战,让她找回了曾经在游戏里的那种感觉。

    强大的不可撼动,细密的分析每个细节,然后清楚的捕捉对方的心理和动向,最后果断的出击,这是夏洛荨,也是慕夜白……

    短暂的休息后,两人吃了点东西,夏洛荨还不忘了将刚刚两次任务完成后得到的装备从包裹里拿了出来,出乎夏洛荨意料的是,刚刚获得的两件装备,竟然是两条一模一样的项链,唯一不同的是,一条是墨蓝色的,项链的坠子是一个好看的十字架,而另一条,则是粉红色的,项链的坠子,则是一颗圆滚滚的水滴。

    “双子之心,普通级,获得了双子力量的传承,从而凝聚而成的法器。智慧属加十,体力属加十,敏捷属加十。”

    两条项链,一模一样的名字,一模一样的介绍,一模一样的属,唯一不一样的,只是外形,眼睛快速的在慕夜白的脸色一扫而过,夏洛荨的脸颊微红,系统给了这样的任务奖励,让夏落成又开心,又涩然。

    这两条链子,就像是为她和慕夜白定做的一样,夏洛荨真是不知道,这是系统随机发放的结果,还是因为系统也发现了,自己最近喜欢制作一对对的装备。

    “这个给你。”夏洛荨快速的从游戏包裹里取出墨蓝色的双子之心,塞到了慕夜白的手里。

    “双子之心?”慕夜白用游戏系统扫描了一下,脸上也挂上了喜色,同时有些疑惑的开口询问,“这是任务奖励?给了我,你用什么?”

    “两个任务,两个一模一样的项链。”夏洛荨从包裹里取出属于自己的那条粉红色项链。有些不好意思的在慕夜白的眼前晃了晃。

    “看来系统都知道,我们现在很恩。”慕夜白轻轻的揽过夏洛荨的腰肢,温柔的拿过她手里的项链,轻轻的戴在了夏洛荨的颈间。

    雪白修长的颈项配着这异常美丽的粉红色项链。更是添了几分美感,轻轻的夏洛荨的颈间印下一吻,感觉到夏洛荨子传来的微微颤抖,慕夜白不由得勾唇一笑。

    “走吧,小荨儿,我们要去围堵属于我们的猎物了,这次的事彻底结束后。我们可以回基地安静的生活一段子。”轻轻的揉了揉夏洛荨的长发,慕夜白的眼底闪过一抹暖意。

    笔直的马路上,一台银灰色的吉普车急速的前进着,车上坐着四个人,三个四阶的异能者,还有李洪昌,此时李洪昌脸上的表无比的狰狞,夏洛荨和慕夜白两人这次算是彻底的激怒了他。

    如果说一开始。他只不过是因为怕对方发现丧尸群的秘密,而打算除掉这个隐患的话,那么现在。他对夏洛荨两人,就是非杀不可了,甚至只是要了两人的命,怕都不能解了他心头的恨意。

    刚刚清点了一下人员的损失,仅仅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他埋伏在自家别墅周围的异能者,竟然死伤了大半,要知道,雇佣这些异能者每天白天前来保护自己,他可是花费了无数的菱晶。可李洪昌真是没想到,这些异能者竟然就这样葬送在了夏洛荨两人的手里。

    如果只是死了点人,李洪昌到还不那么在意,但他在意的,可不是这些人是生还是死,而是因为这些人由于等阶不低实力不俗。几乎都来自基地的各大异能者队伍,这些人平白无故的死亡,那些异能者队伍怎么可能不找上门来算账。

    虽然以李洪昌今时今的地位,并不惧怕那些异能者,可要知道,在这末世,地位份,并不像末世前那样管用了,在这没有任何法律束缚的时代,实力才能说明一切,如果那些异能者队伍不能从自己这里得到满意的赔偿,那么李洪昌几乎可以想象,自己将会如何悲惨了。

    一想到,自己还要付出不知道多少菱晶和物资才能让那些异能者队伍偃旗息鼓,李洪昌就恨的牙根直痒,他并不知道夏洛荨和慕夜白究竟是为何找上门来,这一早上的战斗在他看来,不过是一场无妄之灾。

    “哗啦……”突的,一阵清脆刺耳的玻璃破碎声吸引了李洪昌的注意,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车子就突然偏离了正常行驶的轨道,歪歪斜斜的冲着路边的商铺冲了过去。

    紧紧的抓住前座的椅子,李洪昌快速的运转起土遁做起了防御,好在,他是土属异能者,强悍的防御总是能够让他安然的脱离险境。

    剧烈的碰撞声响起,紧接着是一阵摇晃,车子停了下来,李洪昌没有半点心思去看前排的司机遭遇了什么,只是第一时间的选择了打开车门,飞速的向后方逃去。

    李洪昌可不是傻瓜,如此突然的况只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他所乘坐的这辆车,遭到了袭击,经过了早上夏洛荨和慕夜白给他上的那生动的一课,李洪昌现在可是很清楚,这几个异能者根本就不能保护自己的安全。

    靠别人不如靠自己,到了这种关键时候,李洪昌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跑,快跑,只有离开这里,他才能活下去。

    “神缚……”一道有些飘忽的女声突然传来,李洪昌脚步不停,但脸上却是微微一愣,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刚刚那个女声距离自己并不遥远。

    突的,李洪昌整个定在了原地,一道巨大粗长的金色锁链紧紧的将他定在了原地,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李洪昌拼命的尝试着挪动自己的体,可这锁链就像是真实存在一般,将他捆的严严实实,想挪动半分都不太可能。

    “李局长,还是别费力气了。”一道甜糯的女声传来过来,那声音里甚至还带着点点笑意,可听在李洪昌耳朵里,这声音堪比催命的符咒。

    “你你你……夏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关键时刻,李洪昌到是奇异的平静了下来,马上装出了一副无知无辜的模样。

    “不干什么,很想念李局长,想和您闲话一会,但看您走的太急,怕留不住您,只好迫不得已。”夏洛荨笑的很甜,比李洪昌的模样还要无辜,配上她那稚嫩的娃娃脸,还真的很容易让人相信,夏洛荨真的只是想留他聊聊而已。

    “夏小姐,你这种方式,会让我误会你是想对C市展开攻击,这件事可涉及到两个基地的友好关系,也涉及到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你这样做,会给军区基地造成很大的影响,如果你现在撤掉这锁链,我可以忘记刚刚发生的一切。”李洪昌在心里暗暗的鄙视夏洛荨无耻的程度,但嘴上还是一派正色的开口说道。

    “李局长,您没误会,真的。”脸上挂着无比诚挚的表,夏洛荨点了点头,“我真的是想对C市展开攻击,不过这件事目前就只有你知道而已。”

    “李局长,既然你也知道,两个基地的友好合作很是重要,而且如果我们想要进攻C市的事传了出去,别人一定会认为我们影响了人类的生存和发展,还会给军区基地带来不好的影响,那你说,我该怎么做,才能让这件事不要传出去呢?”夏洛荨眨巴着水润的大眼睛,眼底满是戏谑的笑意。

    “你……”李洪昌瞬间红了脸庞,他想到了,对方拦住自己是要做什么,可他没想到,夏洛荨竟会用这样无耻的说法来诠释她的所作所为,当然了,此时李洪昌更没想到,他之所以会落到这一步,完全是因为自作孽不可活。

    “小荨儿。”慕夜白的声音突的响起,而与此同时的,困住李洪昌的金色锁链也开始缓缓的淡去了,不过还不等李洪昌想到办法逃离,另一个寒气阵阵的牢笼又突然将他锢在其中。

    “慕夜白,这个冰牢真漂亮,用作群体攻击真是太可惜了,只有单体锢的时候,才能完美的展现冰牢的美感。”夏洛荨好心的围着那冰牢转了两圈,看着被困在其中的李洪昌,夏洛荨的心别提有多美好了。

    可李洪昌此时的心却是糟透了,先是被锁链捆着,在是被冰牢笼关着,心里在被死亡的恐惧折磨着,而人则被夏洛荨像是看猴子一样的赏玩着,这种事,不管是在末世前还是在末世后,李洪昌都是第一次遭遇,羞耻和恐惧等等无数的绪一时涌上心头,憋的他脸色涨红。

    “慕夜白你快看,他的脸好红哦,这是不是脑溢血的前兆,我听人家说,如果一个人很突然的气血上涌,血压升高的话,很有可能会突发脑溢血和心脏病这类的症状,你看李局长这幅模样,是不是就有这个趋势?”夏洛荨好整以暇的笑看着慕夜白,在她和慕夜白的合力之下,李洪昌几乎就是这案板上的鱼,任由他们宰割了。

    “小荨儿,你不要在气李局长了,如果他真的死了,我们就白费这么多力气了。”轻轻的刮了刮夏洛荨翘的鼻尖,慕夜白宠溺的说道。

    不过旋即,慕夜白的脸色突变,冰冷迅速的袭上面庞,慕夜白的声音也染进了无限的寒霜,“李洪昌,我问你,那两个控丧尸的人,究竟是什么人?”(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神级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