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云熙出现

    廖天明的痛哭,廖婉婷的哀嚎求饶,交织成了一副很特别的面,夏洛荨(身shēn)处其中,但又似乎置(身shēn)事外,跟廖家父女的战斗,似乎最终还是她获得了胜利,曾经被加诸在自己(身shēn)上的痛苦,此时,似乎全数都找了回来,这些年的抑郁,难捱,好像在这样的忏悔和哭泣面前,也逐渐的烟消云散了。*.**/*

    默默的叹了口气,夏洛荨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的为父女两人多释放了数次治愈技能,刚刚来时路上明明打算好让两人永远拘(禁jìn)在这医院的,可此时夏洛荨却是改变了想法。

    与其留下这两人,大家彼此痛苦,还不如,让这两人彻底的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从此互不相干,她不愿在被这父女两人的事(情qíng)所困扰,也不愿在为两人的事(情qíng)纠结。

    在两人那惨烈的哭嚎声中夏洛荨默默的退出了房间,将房门落了锁,夏洛荨对着房门站了许久,扭头离开,这件事就这样终结吧,她不想做杀了这父女两人的侩子手,也不愿在相见,这件事就到此结束吧。

    交代了李阳一句,夏洛荨就快步的离开了军医院,比起来时的心(情qíng),此时夏洛荨反而是觉得沉重了许多,快步的走到慕夜白的别墅,看着还在忙碌的交代队员任务的慕夜白,夏洛荨几乎是不管不顾的扑了过去。

    “小荨?”挑了挑眉,慕夜白对夏洛荨突如其来的拥抱有些震惊,不过很快的,他就反应了过来,“你们先下去吧,剩下的事一会在说。”

    几个队员满脸暧昧笑意的离开了别墅,在他们看来,自家队长说不定好事将近了,看着未来的队长夫人如此(热rè)(情qíng),就能明白两人的感(情qíng)深厚了。

    别墅内安静了下来·慕夜白没有说话,夏洛荨亦是没有,困扰在心头太多年的(情qíng)绪散去,夏洛荨一时间竟觉得自己心里莫名的空((荡dàng)dàng)·她并不想说什么,只是希望能通过慕夜白的怀抱,给自己一些温暖。

    两人只是这样默默的拥抱着,慕夜白除了温柔的顺着夏洛荨的长发之外,连一句话也没有说,也没有追问夏洛荨任何,这样的温柔和平静·很快的,就将夏洛荨心里那些不快驱散了。

    “慕夜白,我想把那对父女送出基地,这种相互牵绊的(日rì)子,我有些累了。”夏洛荨的脸埋在慕夜白的怀里,声音有些闷闷的说道。

    “好。”轻声的应和着,慕夜白的眼底闪过一抹轻松。

    “我很讨厌他们,但同样的·曾经,他们也给过我很渴望的温暖,虽然那温暖·在也不会有了,但既然事(情qíng)结束了,我还是希望最后留在心里的,是那些温暖,而不是彼此伤害。”夏洛荨的声音依旧闷闷的,廖家父女虽然讨厌,但对她来说,意义还是不一般的,她没办法真正的做到,不受半点影响。

    “好。”紧了紧环着夏洛荨腰(身shēn)的手·慕夜白轻笑出声,这样的夏洛荨,很美好,很真实,也很善良。

    “队长······”两人的温(情qíng)时刻还没持续太久,就被进门的冥(殿diàn)队员打断了·看着对方脸上挂着有些惊奇,诧异,窃喜的表(情qíng),慕夜白快速的冷下了脸。

    “队长,那个······”看着自家队长脸色不佳,前来报信的队员也是全(身shēn)一僵。

    夏洛荨默默的从慕夜白的怀里离开,端坐在一边,俏脸上,此时已经没了刚刚的那些纠结,只剩下一派宁静。

    “说吧,什么事。”看着夏洛荨(情qíng)绪无异,慕夜白这才淡淡的开了口。

    “队长,那个叫做云熙的异能者回来了。”男子朗声说道,“我们小队的其他几个队员在她家附近蹲守着,她刚刚才进门,应该不会这么快离开。”

    “太好了。”闻言,夏洛荨眼前一亮,云熙的出现,正是破解眼前谜题的关键。

    “小荨,我们现在就过去吧,事不宜迟。”慕夜白微微思索了两秒,一把拉起夏洛荨的手,快速的向云熙的住处赶去。

    云熙住的地方并不远,和李玄楷三人住的地方很近,也在别墅区不远处的二层洋房小区,两人快速的赶到了云熙住的地方,跟蹲守的队员确定了云熙并没有离开后,这才对视了一眼,按响了门口的门铃。

    清脆的电铃声在屋内响起,没有等上太久,大门就咔哒一声打开了,看着门内出现的(身shēn)影,夏洛荨的眼睛不由的微微一亮,这个叫做云熙的女子是独自一人加入基地的,居住地也没有请佣人,所以想来,开门的这个女人就是云熙没错了。....

    夏洛荨自己(身shēn)高劣势的很,看着云熙绝对有一米七的(身shēn)高,眼睛里都绽放出了光彩,云熙长的并不是很美,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但一(身shēn)米黄色的长裙凸显出了云熙洁白的肤色,以及良好的(身shēn)段。

    让夏洛荨有点意外的是,云熙的长相和她脑海里勾勒出的,半点都不一样,不说火辣辣的御姐,也不是刁蛮的萝莉,反而是种带着小清新的温婉,看起来很无害。

    不过夏洛荨可是直到的,这女人绝对不止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一点算不得什么大事的口角,就能让人昏迷如此之久,要说这不是个火爆脾气,有仇必报还是当场就报的人,夏洛荨那是半点也不信的。

    她唯一比较惊讶的是,这人的外表果然是层很好的伪装,恐怕若不是事先对这女人有了那么几分了解,这样初次见面,说不定会认为这女人是朵清纯温婉的小白花。

    “两位有事吗?”云熙幽幽的开了口,声音很是轻柔,让人听在耳朵里,都觉得通体舒畅。

    “你好,云小姐,我们是有事相求才来拜访的,不知道能不能谈一谈。”夏洛荨上前一步,虽然和女人沟通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帅哥出场,但帅哥是自家的,不能拿来色(诱yòu),而且夏洛荨也发现了,这个云熙和普通的女子似乎不太一样·看到慕夜白的时候,眼底的(情qíng)绪依旧是没有任何波澜,反之看到自己的时候,却是精光一闪。

    “不好意思。”云熙淡淡的笑了笑·“这位小姐可能误会了,我是叫云熙没错,但我不是什么云小姐,我姓兰佩,兰佩云熙。”

    “额······”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夏洛荨只觉得脑子上黑线快速的滑下,找了人家这么久·却连人家的大名都不知道,这实在是有点丢人。

    “我记得,兰佩小姐的入籍资料上,填写的名字就是云熙吧。”慕夜白淡淡的开了口。

    “基地也没规定,必须写全名啊,而且,末世后也不会有人翻找户籍了,自然是怎么方便怎么来啊。”兰佩云熙淡淡的笑着·“两位派了那么多人守在我家门口,想必是找我许多天了吧,既然有事要谈·不如进来坐坐。”

    在兰佩云熙的带领下,夏洛荨两人走进了房间,云熙入驻基地的时间并不长,所以这房间内的摆设也都没什么变动,基本上还是基地固有的那一(套tào),不过好在,曾经住在这房子里的人也不是普通人家,屋内的家具摆设还是不错的。

    “两位,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在沙发上一一落座,云熙开口询问。

    “兰佩小姐·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姓夏,夏洛荨,他是慕夜白,我们是在你之前就加入基地的异能者,前些天·我的一个故友找上我,说是队伍里的伙伴无端昏迷,我们一路找下去,最终发现······”

    “发现端倪在我这里。”云熙笑眯眯的打断了夏洛荨的话,“那个女孩子,应该还没醒过来吧。”

    “没错。”夏洛荨点了点头。

    “夏洛荨,这个名字很熟悉呢……”云熙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但却是那样刚好的中断了夏洛荨的话题。

    “你是那个治愈属(性xìng)异能者吧,听说你在基地里名气可是不小哦。”云熙笑眯眯的说道。

    “只不过是异能属(性xìng)特殊而已,兰佩小姐也是一样,想来以你的能力,用不了多久自会崭露头角。”夏洛荨无奈的说道。

    “崭露头角,那真不是我喜欢的,不过我喜欢有很强大的能力,夏小姐这样的强者,让我很喜欢呢。”云熙的话听起来都很平淡,但却很巧妙的主导了话题,将夏洛荨一开始准备好的说辞全数打乱了,微微皱着眉头,夏洛荨有些不知所措。

    “兰佩小姐,我们这次来,不是闲聊的,我们需要你出手为我们的朋友治疗,还需要你帮忙治疗另外一个在别处受到精神攻击的异能者,你只需要说,你是不是愿意,又需要什么条件就够了。”慕夜白冷冰冰的声音在客厅回((荡dàng)dàng)了起来。

    他本就不是多言的人,谈判这种事平(日rì)里也都是季嫣然去做的,对此慕夜白并不是很擅长,但他却也明白,这个叫做云熙的女子并不简单,如此轻易的就改变了话题的走向,如果自己不打断的话,怕是今天都要在闲聊中度过了。

    “呵呵······”云熙轻笑出声,“慕先生果然是干脆利落。”

    “我是个精神属(性xìng)异能者没错,你们的朋友是被我攻击导致昏迷的也没错,可是我又不是治愈属(性xìng)异能者,治疗的话,应该找这位夏小姐,怎么会找上我呢。”兰佩云熙笑的很恬静,但说出口的话,却是让人碰了个软钉子。

    “我想,兰佩小姐应该是很清楚,精神属(性xìng)异能的攻击,不是寻常办法可以治疗的吧,只要你可以答应出手救治,合理的条件,我们都会考虑。”慕夜白冷着脸,丝毫不在意这颗钉子。

    “哦,合理的条件吗?”修长的手指轻轻支起下颚,黑色的长发随着兰佩云熙的动作滑下肩头,“这我要想想,救人当然是没关系的,我也没想害了那女孩子的生命,只是给她的出言不逊一点教训罢了。”

    “不过呢,你们也说了,我还需要多救一个人,我等阶不高,能力有限,平白救人的话,我也觉得不平衡。”兰佩云熙依旧是笑的很恬淡,“这样吧,我要求也不高·救那个女孩子我分文不取,但另外的那个,我需要二百颗一阶菱晶。”

    “二百颗?”夏洛荨有些惊讶的张了张嘴,她突然想起了为何看兰佩云熙这幅摸样有点熟悉·现在听到对方开价,她总算是想起来了,之前自己和军医院的院长万子昂谈判的摸样几乎是如出一辙。

    只不过,自己以为一个月五十个菱晶就已经是个不小的数字了,可没想到,这个兰佩云熙才真叫一个狮子大开口,不过是救治一个人而已·就要足足二百颗菱晶,这个数字说多不多,但却也不少了,最近慕夜白和自己一直在秘密的收购着物资,菱晶方面还真算不得宽裕,一下子要拿出二百颗,还真是让夏洛荨惊了一下。

    “没错,二百颗·不二价哦。”晃了晃手指,云熙依旧是甜笑着。

    “没问题,二百颗菱晶·先支付一百颗,你将人治好之后,我在给你一百颗。”慕夜白几乎是没有丝毫犹豫的从包裹里取出了装着菱晶的口袋,最近为了收购物资,他早已经将包裹里的一阶菱晶都分成不同的分量包装好,方便取用,此时到也是派上了用场。

    “多谢慕先生的大方了。”掂量着手里的丝绒口袋,兰佩云熙依旧是那一字号的笑容,没有过多的喜悦,也没什么惊讶·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一般。

    “我看两位应该也是等了我很久了,我也想早点休息,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看看那两位等待救治的人吧。”素手随意的将长发挽起,兰佩云熙也没有磨蹭,干脆的说道。

    三人快速的离开兰佩云熙的住处·慕夜白交代门口蹲守的队员离开这里之后,三人先行去了距离较近的李玄楷那里,当然了,之所以会这样做,慕夜白也是存了先用苗娜来试试这个兰佩云熙是不是真的有能

    李玄楷和沈洋都在家里,看着夏洛荨三人到来,都不由的些吃惊,不过只是一刹那,两人就明白了,跟着夏洛荨两人伺来的女子,应该就是害的苗娜昏迷数(日rì)的凶手。

    可现在对着云熙,两人却不知道脸上该摆什么表(情qíng)了,是怨恨、着急还是感激,不过夏洛荨也没给两人什么表达的时间,点头打了招呼之后,就快速的带着兰佩云熙向苗娜的房间走去。

    此时,夏洛荨和慕夜白的心里,满满的都是焦急,距离破解谜题只差这最后的步骤了,两人自然是心急如焚,如果兰佩云熙真的可以解决这种精神攻击的话,那凤祈煌的醒来就不是问题了。

    对于夏洛荨两人来说,没什么比凤祈煌苏醒,得到线索,然后搜寻队友更重要的事(情qíng)了,不管怎么说,六人小队的感(情qíng)都是两人不能割舍的东西。

    “你们两个要站远一点哦,精神异能是范围型的,我可不想误伤呢。”站在苗娜的(床chuáng)边,云熙轻声说道。

    皱了皱眉头,夏洛荨两人退后了几步,但却都没有开口,精神属(性xìng)异能者的罕见程度堪比空间属(性xìng)异能者,几乎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慕夜白虽然之前也有听闻过云熙的事(情qíng),不过两人并没有正面交手,所以慕夜白也不是很清楚这精神异能究竟是怎样的,此时不管兰佩云熙说的是真是假,两人都无从反驳。

    静静的站在一边,夏洛荨看着兰佩云熙的手在空中不停的比划着,修长的指尖看起来像是在勾勒着什么图案,不过这一切都是无形的,夏洛荨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特别,若是在平时,以夏洛荨的好奇心,说不定会想办法用心神去感受一番,可现在,夏洛荨却不敢冒这个险。

    兰佩云熙这个女人,跟她一开始所想象的半点都不一样,夏洛荨不敢肯定,如果自己贸然的做了什么,对方会不会产生反感一类的(情qíng)绪,现在自己急需这女人的帮助,夏洛荨只好乖乖的等候着兰佩云熙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

    兰佩云熙勾勒异能的速度并不慢,很快的,夏洛荨就看她指尖轻点,似乎将已经在虚空中勾勒好的图案丢向了昏迷中的苗娜,夏洛荨的视线紧紧的所在苗娜的头部,她可以很肯定,这种精神攻击应该就是盘踞在那里。

    没有出乎夏洛荨的意料,虽然她看不到兰佩云熙释放的异能究竟是什么摸样,但一缕银色的光点在苗娜的额头出一闪而逝,还是让夏洛荨认可了自己的猜测。

    “好啦,现在我们需要等上一会,她才会苏醒,不过夏小姐如果不怕麻烦的话,可以帮她简单的治疗一下,应该会醒来的更快一些。”兰佩云熙丝毫不见外的搬起了(床chuáng)边的矮凳坐到了一边,好整以暇的开口说道。

    无奈的撇了撇嘴,夏洛荨走上前去,神光之雨连续不断的在苗娜(身shēn)上刷了三次,看着苗娜那已经满的不能在满的生命值,夏洛荨这才缓步退到了一边。

    等待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床chuáng)上一直昏迷不醒的苗娜就轻轻的动了动手指,而与此同时的,夏洛荨也带着惊喜的笑容走出了房间,通知了一直焦急的等在门外的李玄楷和沈洋两人。

    苗娜很快就苏醒了过来,不过或许是昏迷了太久的缘故,即使(身shēn)体经过夏洛荨的治疗,并没有什么大碍,但那种虚弱和晕眩的感觉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消退。

    确定了云熙的能力之后,夏洛荨和慕夜白自然也就没有了留在这里的需要了,在李玄楷和沈洋的道谢声中,两人带着兰佩云熙退出了那房子,快速的向着军医院赶去。

    “夏小姐,你说现在的人是不是很奇怪,被罪魁祸首救了以后,还要连连感谢。”兰佩云熙突然开口说道,那声音里有着淡淡的喜悦。

    微微皱了皱眉头,夏洛荨没有回应,她理解不了这女人的思维方式,干脆就不要去搀和。

    “其实这世界上,大家都说,看事(情qíng)最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那个过程,可实际上,最重要的永远都是结果,过程,才是真的不重要的。”兰佩云熙似乎丝毫不在意夏洛荨的沉默,仍是自顾自的说道。

    “如果过程真的很重要,那他们就应该在我救人之后,跟我狠狠的打上一架,而不是看到结果是那女孩苏醒了,就对我感恩戴德。”

    沉默了好一会,夏洛荨这才轻笑着,幽幽的开了口,“我不得不承认,结果的确是很重要的,有时候甚至比过程重要的多,但他们会感谢你,完全是出于名字叫做顺便的这种(情qíng)绪,他们想感谢的,是我们两个。”

    夏洛荨淡淡的说完,心(情qíng)突然好了许多,快步的前进着,不在搭理跟在(身shēn)后的兰佩云熙,可兰佩云熙却是笑的越发灿烂了,仿佛夏洛荨的话,让她心(情qíng)很好。

    三人快速的赶到了凤祈煌居住的房间,凤祈煌昏迷的(日rì)子要比苗娜长的多,虽然军区基地一直很努力的维持着他的生命体征,而且夏洛荨也在持续的为他进行着治疗,但凤祈煌的状态还是跟好扯不上半点关系。

    原本俊逸的脸已经消瘦了许多,脸色苍白,嘴唇也泛着不健康的青紫色,很显然的,他的(身shēn)体状态已经很是糟糕了,即使夏洛荨可以维持住他的生命,但却也没办法提供他(身shēn)体所需的养分,只能这样看着他憔悴下去。

    “云熙小姐,他就拜托你了。”夏洛荨皱着眉头,轻声的开了

    “我会尽力的,不过他脑海里的精神攻击并不是我下的,要破解并没有刚才那么容易,你们坐的远一点等一会吧,我既然收了你们的菱晶,自然会为你们解决了这个问题。”云熙淡淡的笑着应道,看着夏洛荨两人退远,几乎是没有什么犹豫的,就抬手再次勾勒起那虚幻的图样来……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神级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