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楚琅月的转变

    感nnaC626宝贝的打赏和小粉红,非常感谢,明天璎珞要去州出差一个星期,所以大概都会是六千更新了,希望亲们可以体谅呢,不过可以保证,断更是肯定没有的,亲们放心,你们【本段不收费】

    沐清烟的话,让夏洛荨心里很温暖,虽然沐清烟没有像是黎晰和令狐宇轩那样,给予了她百分之百的信任,不过至少,她并没有在背后诟病她什么,至少在她的心里还存在着误解的况下,依然是选择了为她说些赞美的话。.

    等到沐清烟和田甜的交谈停了下来,而沐清烟的脚步声也渐渐的远去之后,夏洛荨这才从角落走了出来,缓缓的向那些受伤的异能者所居住的房间走去。

    兴许是这次受伤的人数实在太多,而且还有不少高阶的异能者,所以徐天宏和楚琅月商量过后,给这些人安排了一间很大的房间,房间自然是有些简陋的,不过也没人要求那么多。

    一走进房间,夏洛荨的到来立刻就吸引了几名看守在一边的军部队员的注意,夏洛荨和楚琅月的谈话这些人自然是不知道的,所以此时夏洛荨在他们的心里,那可是活菩萨一般的存在。

    “夏姐,这么晚你怎么来了?”负责看守的队员满面笑容的说道,对于叫夏洛荨这种年纪的小女孩姐姐这样的称呼,他也没有丝毫的排斥,要知道,B组的组长都要敬称夏洛荨一句姐姐,他这个小兵自然也是乐得做小。

    “看看他们的况。”夏洛荨笑了笑,轻声的回应。

    说完,夏洛荨也没有什么继续交谈的打算,而是打开了游戏系统显示了众人的生命值,一时间,数道长短不一的血条就浮现在了夏洛荨的眼前。

    或许是因为那七阶丧尸已经被击杀了的缘故·此时这些伤员虽然还没有苏醒,体内也可能还有着继续破坏他们生机的负面状态存在,但却似乎淡化了许多,这满屋子近三十名异能者·并没有一个生命出现濒危的况。

    心下稍安,这样的况也让夏洛荨松了口气,如果这些人的况恶劣的和当时的乐言还有穆新一样,她就真的要抓狂了,要知道,即使是有了花雨弥天,但总是要不间断的治疗·还是为这么多人治疗,那绝对是个要人命的活。.

    站在房间的中央,夏洛荨默默的吟唱起了花雨弥天的咒文,比起普通的单体治愈技能,花雨弥天的吟唱时间可算不得短,失去了元素掌控的帮助,足足用了近五秒的时间,夏洛荨才完成了吟唱。

    粉红色的光点遍布在夏洛荨前的上空·不在是一团浓密的烟雾,而是一颗颗璀璨的粉红色的星星,美的耀眼·手指一挥,那片繁星迅速的滑落,一颗颗的融入这些幸存者的体里面,霎时间,八名异能者的血量就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花雨弥天的会优先选择生命值较低的人进行治疗,所以夏洛荨并不需要控,它就可以很好的救治最需要治疗的人。

    十秒的冷却时间,夏洛荨仔细的观察着被治疗过的八个异能者的况,脸色很苍白,但却没有吐血或是排斥治疗的反应出现·生命值虽然还在持续下降,但幅度却是很小,按照他们现有的生命值和掉血的速度计算,五六个小时之内,他们都不会有半点生命危险。

    微微一笑,夏洛荨这下子算是彻底的安了心·他们并不是很痛苦,而且生命也得以保证,只要她能够达到三十级学会了净化技能,到时候在为他们一一驱除这负面状态,这些人自然就会痊愈。

    耗费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夏洛荨用花雨弥天刷满了所有人的生命值,又仔细检查过他们的损血速度,确定这一夜应该都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之后,这才离开了那房间。

    可还没等夏洛荨走出两步,就被拦住了前进的脚步。

    “小荨,我想跟你谈谈。”楚琅月的声音很低沉,但却没了白天那沙哑的样子。

    “你特意来找我的?是谁告诉你我在这里的?”微微皱了皱眉头,夏洛荨忍不住询问,楚琅月一开口,就乖乖的露出了两人在这里碰到并不是偶遇的事实。

    “当然是守在这里的队员,我早就嘱咐过,如果你来了,一定要告诉我,他们自然不敢违背我的命令。”楚琅月轻声说着,“是谁告诉我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谈什么?”抬眸扫了一眼楚琅月的表,夏洛荨的眼底闪过一抹不解,这个时候,楚琅月不是应该还跟自己暗暗的赌气呢吗,怎么会突然出现要谈谈。

    “跟我来吧,我们去餐厅坐坐。”楚琅月没有回答,而是转过,慢慢的向前走着。

    犹豫了半响,夏洛荨还是跟了上去,她很好奇,这个时候,楚琅月突然来找自己,到底是想说些什么。

    “你是空间属异能者。”楚琅月说的是肯定句,两人刚刚落座,他就忍不住开了口。

    “没错。”点了点头,夏洛荨应了下来。

    “为什么没跟我说过?”楚琅月的眼底闪过一抹受伤,若不是刘海天向他完整的叙述了今天发生的一切,并且说出了夏洛荨为了救他受重伤,甚至自曝了是空间异能者的事,他不知道要被瞒住多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这很奇怪吗,而且我没有跟你说,你不是也知道了?”夏洛荨淡淡的说着。

    “可是我以为,你会亲口告诉我。”夏洛荨满不在乎的摸样,似乎让楚琅月很是不舒服,声音也忍不住的提高了一点。

    “这很重要吗?楚队长?”摊了摊手,夏洛荨丝毫不明白楚琅月的怒意来自哪里,他们不是刚刚因为菱晶和这些伤员的问题,闹的很不愉快吗,这种时候坐在这里,不去争论菱晶的问题,却要讨论一个已经公开的秘密是从谁的嘴里说出去的,这有什么意义吗,夏洛荨实在不明

    “为什么你不能叫我琅月或者是月呢?”楚琅月的声音透着一丝淡淡的忧伤,自从和夏洛荨在会议室分开,楚琅月的心简直糟透了。

    经过这段子的相处,楚琅月觉得,夏洛荨展露给自己的东西越来越多,不在是那么冷漠,甚至开始渐渐的有了小女人的摸样,一颦一笑的,莫名的让他觉得心动。

    可今天,夏洛荨要求菱晶的举动,近乎把他打落了深渊,让他一度认为,夏洛荨对他,对整个军部,竟是连半点感也没有的,那种伤痛,让他整个人都提不起半点力气,直到刘海天找到他汇报今天的况。

    听到夏洛荨为了救他,不惜说出自己是空间属异能者的秘密,甚至还冒险去寻找那空间壁障,而且还受了很重的伤,生命垂危,楚琅月就只觉得,心里满满的都是说不出的感觉。

    有心疼,有欣慰,有幸福,有激动,有太多太多,连他自己也解读不了的绪,直到刘海天离开他的房间,楚琅月才开始慢慢冷静下来思考,景浩想的到的问题,他自然也想的到。

    在明白了夏洛荨并不是真的无,真的冷血之后,楚琅月到是也不在意那些即将要付出的菱晶了,夏洛荨就算现在还很在意圣光那些人又怎样,这不是恰好证明了她是个重感的人吗。

    而且楚琅月很有自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一定能够把夏洛荨留给圣光的那点注意统统都抢过来,拥有了夏洛荨的话,那点菱晶又算的了什么呢。

    “楚琅月,你今天是不是受伤了体不太舒服······”犹豫了好一会,夏洛荨忍不住开口询问。朋友之间互相称呼昵称到是很自然的,但对着楚琅月,夏洛荨还真喊不出那种亲昵的称呼。

    这倒不是说她不拿楚琅月当朋友,毕竟这些子的相处,楚琅月对她还是照顾有加的,对楚琅月,夏洛荨自然也是诚心对待的,可或许是楚琅月实在是太过老谋深算总是让她忍不住去防备的关系吧,夏洛荨总是觉得和楚琅月之间,并没有什么亲近感,那亲昵的称呼也是喊不出

    “没有,只是觉得,我们以后还要相处很久,总是叫全名或是队长队长的叫,听起来不是很舒服,所以你叫我琅月,我叫你小荨,怎么样?”楚琅月的声音很轻柔,不过在黑暗中,即使是借着隐约的月光,却也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所以夏洛荨无从猜测楚琅月的用意。

    “好。”淡淡了点了点头,夏洛荨没有在多说什么,楚琅月都这样说了,若是在拒绝就有点过于冷硬了一点,一个称呼而已,她到也不怎么在乎。

    “明天菱晶会送到我房间的吧?”黑暗的空间里,沉默像是毒药一样,所以没坚持两分钟,夏洛荨忍不住开了口。

    “当然,数量一定让你满意,我对你不会小气的,还有,明天有个惊喜给你,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楚琅月的声音带着笑意,似乎很是愉悦,让夏洛荨更加的摸不清头脑。

    下午的时候自己一提及菱晶,他明明还气的脸色发青,这会不但说数量让自己满意,还附赠惊喜一个,夏洛荨开始怀疑,跟自己聊天的这个人,真的是楚琅月吗,没有被什么古怪的东西附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神级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