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天国的旅途(1)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沫殇黎 书名:粉色花季
    下午2点:去易阳海滩的路途遥远,开车也要一天才能到达,隐夜和紫宁坐在靠窗的位子,细说着窗外的风景,看着很甜蜜呢。圣勋却一直不停的吃着巧克力,好像都没停过似得,他到底带了多少啊,看他脚边的垃圾桶都快装满了巧克力的包装纸,他一个大男生还真会吃啊,像我这么能吃的女生都没法二跟他比了,牛!韩铭看在着小说,呵,他还有这嗜好啊,听煜轩说他也很向往唯美的呢,只不过现在这个社会好女孩真是少之又少,韩铭也在默默的等待着。说起煜轩,他竟然在上网,疯狂的敲击着键盘,一看原来是在打游戏,男生都这样。突然发现自己是最无聊的一个,发呆呆不起来,吃东西嘛看着圣勋那吃相我就吃不下去了,只好在座椅上呼呼大睡了。

    晚上7点:在我睡的正香时车子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刹车的冲击力我被惊醒了,发现竟然是靠在煜轩的怀里!不是吧,我。。。我在他怀里睡着了?脸现在一定比西红柿还红,天哪!

    “你醒啦,我手都麻了,不过你还真能睡啊,睡了五个小时,手都快断了。”煜轩淡定的说着。

    “无聊就睡着啦,还有,我睡觉怎么会跑你怀里去了?”“你自己睡觉那么不安分老是往我怀里倒我有什么办法?好啦,别废话了,我们到达目的地了,走吧。”郁闷,真是糗大了,以后绝不在那种况下睡觉了,可恶!不过也总算到了海滩,因为他们把整个海滩包了下来,所以海滩上一个人也没有,他们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钱啊!海滩附近还有一栋别墅,煜轩、圣勋和佣人们把东西放回别墅。

    隐夜和紫宁却很没形象的脱掉鞋子在沙子上玩起了追逐奔跑的游戏,我可没兴趣像他们那样疯玩,跑来跑去多累啊。我从车上拿了一把长靠椅出来,悠哉悠哉的躺在椅子上看星星,好美啊,和在风铃园看的星星截然不同,仔细一看竟到了手座,哈哈,我就是手座呢。

    “手座(Sagittarius),黄道星座之一。中心位置:赤经19时0分,赤纬-28°。在蛇夫座之东,摩羯座之西。位于银河最亮部分。银河系中心就在人马座方向。座内有亮于4等的星20颗。”韩铭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我的旁边,熟练的说出了手座的资料,我和韩铭好像很少交流呢。

    “你怎么知道那么多?”我不可思议的望着韩铭,他却冷冷的回答“因为我也是手座”“是吗?呵呵,好巧。。。”他说话怎么也那么冷漠啊,海边本来就够冷的了,再被他这么一说“啊嚏!”感冒了,不是吧!韩铭立刻将外衣脱下披在了我上,看来他也不是那么坏嘛。

    “谢谢你。。。”“晚上海边温度很低,你还是早点回别墅去休息吧,着凉就不好了。”韩铭虽然说话语气很冷,但我能感受到他内心其实是很温暖的,因为他懂得关心别人。不过怎么突然感觉头晕目眩的,好啊,好难受。韩铭发现了我的异样,手扶上我的额头,立刻向正在玩耍的隐夜和紫宁喊道“你们快过来帮忙!若音发烧了!”隐夜和紫宁闻声赶来,韩铭便抱起我往别墅跑去,紫宁带着哭腔着急的说着“小音,你千万别有事啊?这傻丫头,连生病了都不知道。”

    回到别墅,韩铭一脚把门踹开,清楚的听到门发出了很大的震动,可知他是有多用力了。韩铭对煜轩大叫到“若音发烧了,快去冰箱拿点冰出来给她敷,夜,你快去叫医生!”煜轩看到若音被韩铭抱着,还那么凶的对他吼,心里非常的不爽,但是若音发烧了,还是救她要紧。把冰箱里的冰块用毛巾包起来,转看见韩铭将若音抱进房间细心的照顾着,手紧紧的攥着冰块,除了他没有人听见冰块碎裂的声音。

    理智战胜愤怒,走进房间本想亲自给若音冰敷,没想到韩铭一把躲过冰块敷上若音额头,无明火在煜轩心中燃烧着。这时隐夜带着医生进来了,医生为若音把了把脉,又拿体温计测量温度,确诊完后松了口气说“病人无大碍,只是受了点风寒,休息一会就没事了,我开了几付退烧药,按时给她服下就好。”韩铭和煜轩向医生道谢后看着若音憔悴的面庞都很难过只不过彼此的感受不同罢了,韩铭只是叹息,而煜轩却是难过与痛心,怪自己没有保护好若音。

    过了许久,煜轩看着旁边的韩铭甚是不爽,冷冷的说道“你先回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守着我心--的人”煜轩故意将“心”二字语气加重,暗示韩铭自己喜欢的人不需要别人来守。韩铭或多或少知道其中的意思,便退了出去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房间里剩下若音煜轩两人,仿佛连空气都止了似得,寂静的听着煜轩的泪水。他一直默默的流泪,真的好怕哪天会失去眼前心的人,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知道维持生命的那个小角落正在逐渐停止跳动。此时煜轩突然感到自己好无能,好懦弱,根本没有能力保护眼前的女孩,也无法给予她幸福。也许,他们就这样到此结束了吧,他希望可以等到他有能力时再来守护他的宝贝,可是到那时他也无法确定若音是否已经离开了,他也没资格让若音等他。所以他做了一个决定,是一个让人无法忍受的决定。。。。

重要声明:小说《粉色花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