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第二十八章:暗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 书名:妻高一筹
    啊咧,瞧一瞧看一看,喜欢的别忘了留下点击推荐留言收藏,还有重要滴PK票嗷呜嗷呜(好吧,拉票水平一如既往的烂,拖着尾巴爬走……)

    ******************************

    众人想到此处,面色就不由得苍白了。江婉莹心中也烦躁的很,暗恨自己昨不应该急躁,将金凤举用言语挤兑走了,这个表哥是什么样的子自己还不清楚吗?最是外柔内刚的。一念及此,心中更是悔恨不迭,想起当母亲教导自己的那些话,因默默叹了口气,心想果然是这些年,我被表哥纵坏了吗?可……他虽然对我体贴备至,为何我却没有一点被他宠溺骄纵的感觉呢?

    心里想着,就听那几个姨娘小妾又在议论,她心中更烦,冷笑一声道:“都在我这里逞什么口舌之快?平里和我争着的那股子劲头都去哪里了?有本事,你们这便去晚风轩,将那傅氏一棒子打死。可是有一样,别指望我给你们担承着。”

    许氏霍氏等人让她这样一说,脸上就有些讪讪的,她两人素里不像崔氏和小妾月兰那样老实,最是不肯认输低头的,当下霍氏冷笑道:“原是我们无知,竟不知道这样的贤惠,既如此,我忽然想起那傅氏好像还是爷的正经发妻呢。也不过是个平妻,看着爷这模样,明显是要抬举那正经了,到要请带着我们一起,去迎接那正经的来院里才是。”

    她话音落下,许氏也在旁冷笑道:“妹妹说的极是。那傅氏能够在晚风轩里五年不言不语,忍得了这许多年的寂寞,直到如今让爷想起她来,也没说兴师问罪什么的,看上去倒是个贤惠子,只怕这家若是她来当,咱们姐妹的子还好过些……”

    “怎么?我素里让你们子不好过了?既如此,就去爷和太太的面前说,把我的罪过都说出来,是我的错儿我领,不是我的错儿,倒要好好问问你们。”江婉莹也沉下面孔,这两个姨娘仗着娘家得势,竟敢如此不把她放在眼里,若不是自己娘家一直秉承着收敛锋芒的原则,就凭她们这两个官宦家的女儿,能让自己这堂堂国公府的孙女受这等闲气吗?

    “我们哪里敢?谁不知道爷和太太是最向着你的?”许氏冷冷一笑,却听江婉莹边的丫头秋霞也冷笑道:“既然许姨娘知道这些,后在我们面前便客气些,什么时候等你也在这府里找到了靠山,那时再来我们面前飞扬跋扈吧。”

    许氏气的面色紫涨,指着秋霞恨恨道:“你个小蹄子说什么?呸,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就敢和我说话,你不拿镜子照照自己长没长着那个脸。”话音未落,就听江婉莹冷笑道:“秋霞不能和你说话吗?你自己又是什么有脸面的?当秋霞和秋霜都是我边的丫头,如今秋霜生了孩子,成了爷的姨娘,和你平起平坐,秋霞本和她一样的份,怎么说不得你?”秋霜就是姨娘崔氏,原本是江婉莹的陪嫁丫头,新婚后给了金凤举做妾,后来生了孩子,虽然是个女儿,但金凤举看在她老实本分的份儿上,却也破格提了姨娘。

    “哼,崔妹妹那是福气好,秋霞想对我说这个话,那还真差着点儿火候,最起码也等他生了爷的孩子再说吧。”许氏冷哼一声,走到旁边坐下,忽听小妾月兰在一旁期期艾艾道:“和姐姐们且少说几句,这个时候儿,还是想想怎么办好吧?”不等说完,已被众人异口同声的呵斥道:“废话,用得着你说吗?”

    月兰吓得不敢再说话,心中却想着大敌当前,你们还在这窝里斗,爷昨儿那样说你们的儿女,竟然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危机感,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正在心中冷笑,忽听江婉莹烦躁道:“罢了罢了,你们先都出去,在这里阳怪气的说着话,吵得我头疼,那个傅氏,我这几天去看看再说。如今端午也快到了,怕是过了这几天,便再没有闲工夫了呢,你们都回去吧。”

    许氏和霍氏听说端午节,心中又嫉又恨,却是毫无办法,这些年,虽然金凤举时有赏赐,给她们的月例也丰厚,然而府中银钱人事,却是不让她们沾手的,好在各自娘家陪嫁时有些产业,倒都是把握在她们手里,不然这子真不知道该怎么过了。也所以,没权没势的崔氏和月兰就只能依附着江婉莹,但她们格老实懦弱,江婉莹也看不上。不过对她们的月例什么的倒多有照顾,不为别的,只为在金凤举心中赚下“贤良”二字。

    当下许氏等人鱼贯出去,这里秋霞给江婉莹倒了一杯茶,见她用纤纤手指揉着太阳,她便立刻走过去替江婉莹细细揉起来,一边小声道:“,真的要去见那个傅氏吗?也许爷只是一时新鲜,所以过去看看而已,咱们就这样贸贸然去了,是不是显得小题大做?不如先暂时按兵不动,看看爷是怎么打算的再说?”

    江婉莹闭着眼睛靠在引枕上,淡淡道:“等到爷上了心,怕就晚了,我倒是要先去探探那傅氏的虚实才能安心。不过这事儿不急于一时,看看后天或者大后天吧,急巴巴的去了,倒显得我如临大敌似的,哼,凭她一个弃妇,还用不着劳动的我这样儿。”

    “是,还是英明,这想法怎么想都觉得那样周到,奴婢在您边学了十年,到如今还是瞻前不顾后的,也帮不上什么忙。奴婢愚笨至此,真是惭愧。”秋霞顺手一记马拍了上去,果然博得江婉莹一笑,听她淡淡道:“怎么还说自己愚笨?这灌迷汤的本事,不是越发娴熟了吗?哼,不是看着这些年你对我忠心,难道我耐烦提携你?罢了罢了,正经给我好好揉揉,那些个没脸的狐媚子下流东西,就是在我这里闹的欢腾,总有一天,让她们瞧瞧我的厉害。”

    秋霞笑一笑,知道自家不过是说说发泄一下而已。毕竟是金凤举的表妹,对他比对别人更有一份了解。虽然这位爷看着不管事儿,但可是聪明厉害着呢。这些年看着表面风光,赚了许多贤良名声,但相应的,也付出了代价,那些在她面前冷嘲讽气焰嚣张的姨娘,就是一例了。不过几年间她们彼此暗斗,倒是占上风的多,最起码这些年家里一切没用那些人经手,这个结果就已经是得之不易了。

重要声明:小说《妻高一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