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第十九章:看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 书名:妻高一筹
    离新书榜前20还差一步之遥,打滚求点击推荐票收藏留言。朋友们说我这种求票方式太老土,没效果。嘤嘤嘤嘤,可我真的除了打滚之外想不出别的方式啊,总不至于为了求个票还要奔吧?哭死,我是一坛笨酒,555555555,求大家动动手,照顾照顾我,跪谢。

    *********************************

    傅秋宁忍不住将藏锋和藏一把搂进怀里,只觉眼泪止也止不住,如珠子般啪啪往下掉着,玉娘也在那里哭。只把藏锋和藏都吓了一跳,连忙替她擦着眼泪,一边期期艾艾道:“娘……别哭……别哭……都是孩儿不好,惹娘亲伤心了……”

    “傻孩子,娘亲不是伤心,娘亲是高兴的。”傅秋宁搂着两个孩子,看向玉娘道:“你看看,咱们可不是没白疼他们?这么点儿的年纪,就知道心疼咱们了。那些锦衣玉食的小少爷小小姐,哪里能有他们懂事儿?”

    玉娘也擦着眼泪笑道:“可不是?说的真真是至理,所以富贵人家多出纨绔,倒不如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傅秋宁点点头,又握着两个孩子的手道:“放心吧,娘亲心里有数,每天晚上做的时间也不是很长,睡眠又好,第二天也可以锻炼,一天下来,倒也不怎么累眼睛,这些事我会安排的,你们两个好好读书就行,不必为我们担心。”

    藏锋和藏点点头,于是傅秋宁就让他们去厨房看看饭好没好,见两个孩子去了,她这才对玉娘道:“锋儿和儿不知道,他们今天,是救了我一命啊。”

    玉娘大惊失色道:“,这话是怎么说的?怎么叫……救了你一命?难道……难道小侯爷……他竟然是来杀您的不成?”

    傅秋宁苦笑道:“他不是来杀我,他只怕是来休我的。只要我被休回镇江王府,即便我自己想要活着,我那狠心的爷爷和父亲也万万不会容忍我活着败坏门风,定会一根绳子勒死我,好对外说我为保名节自尽,倒可以不轻不重的稍微抹黑下金镶侯府。”

    玉娘骇然无语,却听傅秋宁继续淡淡道:“其实我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小侯爷来的子,比我想象中要迟的多了,想来我这闭关锁院的方法,倒也有些效果,最起码他在五年后才又想起我来,让我逃了几年的命,又等到锋儿和儿长大,让他看见了,动了恻隐之心,我这一劫大概是逃过去了。”

    玉娘面上这才恢复血色,喃喃道:“原来如此,这么说,以后小侯爷就不会再想着休掉了是吗?但是也不会再过来?”

    傅秋宁道:“嗯,应该是再不会过来了吧。不过也许过几年后,或者就是现在,他应该会把锋儿和儿接走,放到其他人房里,让他们继续念书光耀门楣。或许他会把我留在这里一辈子,那便是我的造化。又或许他不念我这几年养育锋儿儿的恩,将我休掉,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一切顺其自然吧。将来只要锋儿和儿能给入了族谱,他们便是小侯爷名正言顺的长子长女,即使不是嫡出,倒也应该没人敢随意欺负打骂,这我也就放心了。”

    “不,一定不会休掉的,小侯爷……小侯爷不会这么没良心,这些年,奴婢偶尔去别处,也能听人说他从未再纳新人进府,可见他对那个二是长的,但凡是这样的人,他……他不至于这样的没良心,放心好了。”

    “嗯,但愿如此吧。”傅秋宁微微一笑,暗道真的到了万不得已的那一天,我也未必就肯回镇江王府坐以待毙。也许逃出去,在哪个戏班子里也能混口饭吃呢。

    因为才从苏州办差回来,所以金凤举倒是着实的忙碌了几天,基本上就在宫里和荣亲王赵伦府里走动,白里倒是没什么时间回侯府,不过夜晚回来,也只是在妻妾们房间里轮流歇一歇,一时间倒是还顾不上傅秋宁和两个孩子。

    终于这一的余波都平息的差不多了,皇上怜他辛苦,特意准许他休假三,不必上朝。目前金凤举还没有正式的封侯,上领着的是一个翰林修撰的职务,只不过他并不在翰林院内编书,而是随时奉皇命巡视全国各地,就等于是长期的钦差,最肥也是非常有权力的一个职务了。

    平里不领钦差之职时,他才会去翰林院内协助编书,也是闲散职务,所以倒自由一些,只是这休息三不必上朝却是有些难得。因此这一便饱饱的睡了一觉,待起来时,只见上三竿,江氏在一旁笑道:“这些子你着实辛苦了,看睡到了这个时候儿。快起来,今儿中午你还要做次主角儿呢。”

    “做主角?什么主角?”金凤举起洗了脸,对几个丫鬟的切目光仿佛视而不见,将毛巾向盆里一丢,才坐在椅子上,江氏亲自为他梳头,一边笑道:“竟然真的不知道?今儿是你的生辰,难道忘了不成?”

    “我的生辰?难道今是四月十六?”金凤举愕然转,却被江氏照头发上轻轻拍了一下,听她笑道:“别乱动,瞧梳乱了。”

    金凤举微微一笑,只惹得那几个偷看他的丫鬟个个脸红心跳不已,当着的面儿又不敢上前,只能一个个在心里暗暗哀怨,心道谁家少爷是我们家的这个样儿啊?别说是将来的小侯爷,便不是小侯爷,这屋里也该有几个甚至十几个通房丫头吧,时常听别人家的不都是这么说的吗?只有我们这位爷,忒不解风,到现在,还是他边那两个侍女当着通房丫头,呸,明明都二十多岁了,还不嫌害臊的占着茅坑不拉屎,也不知用什么狐媚子手段,哄得爷就是不肯换了她们。

    “这里不必你们伺候了,都出去吧。”江婉莹在镜子里看见丫鬟们的形态,不由笑着打发了出去,然后伸出葱般的手指在金凤举脸上轻轻一划,小声道:“表哥就是长了这样一副好相貌,听闻京中人都说你是这京城里的第一美男子呢,原本你都成婚几年了,孩子也都四五岁,这第一美男子的名声也该让贤了才是。可上次和五她们聚着,大家还是这么说,我就奇怪,替你摘着说,不该再让你占着名头了,都有六个孩子的人,还是什么第一美男子啊?可是你猜她们怎么说?”

重要声明:小说《妻高一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