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第七章:杏花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 书名:妻高一筹
    “回小侯爷的话,妾上午一时心烦,不知怎的便如猪油蒙了心也似。幸得雨阶相救,这之后,妾也后怕不已,只觉无论怎样凄苦,都不如活着好。”傅秋宁向前走了两步,轻声回答。她的语气中稍微有一些抱怨,更多的却是让金凤举放心。

    傅秋宁表现的完全就像是一个正常的怨妇,只因为受各种宫斗和宅斗剧熏陶的她十分明白:太过高调或者太过低调,都容易吸引别人,尤其是男主的注意力,所以只有最正常的表现,让对方也把她当做是一个最普通的人,才可以在后老死不相往来,让对方慢慢遗忘自己等人的存在,方便自己在这晚风轩里胡作非为,啊呸,是自力更生才对。

    金凤举微微点了点头,他就是听说了傅秋宁上吊的事,才破天荒过来查看一下而已,毕竟这种非常时期,对方要是死了,还真有点儿难办,一个丫鬟都能明白的道理,堂堂小侯爷又怎么会不明白?

    “你若是不喜欢那两个孩子,我也不强人所难……”金凤举站起,看来是准备离去了,临走前,他沉吟了一下,说出一句半截的话。只说不强人所难,却没说如果傅秋宁不喜欢的话,他要怎么处置这两个孩子。

    “不必了,我很喜欢他们。”傅秋宁淡淡回答:“只是还有一件事,要请小侯爷行个方便。”

    “喜欢他们?那你上午为什么悬梁?”金凤举锐利的视线看向傅秋宁,好像是想看透她心中所想,然而却只看到一片坦然无伪的清澈目光。

    “妾刚刚说过,只是心中一时烦闷,如同被猪油蒙了心似的想不开。如今已全然想通了,再不会那样做,与两个孩子没有关系。”傅秋宁避开金凤举的目光,淡然垂下视线。

    “那好吧。”金凤举点点头:“你刚刚说什么事要我行个方便?”

    傅秋宁又是盈盈一礼,轻声道:“两个孩子一直没有名字,妾知道小侯爷不喜他们,所以不敢劳动小侯爷来费心,今下午已经把他们的名字想好了。只是无论如何,他们总是金家子弟,不知小侯爷什么时候能让他们入归族谱?”

    之所以要在第一次见金凤举就提出这个问题,傅秋宁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她原本不想提,只是一想到这一次过后,以后还能不能见到金凤举都是两说。这个时代里,孩子不能认祖归宗,就好像是现代的黑户一般,是非常被人瞧不起的。所以傅秋宁才会看似冒失实则慎重的向对方提出来。

    “这个……后再说吧,倒是你为他们起了什么名字?”金凤举嘴角边弯起一抹微微笑意,当镇江王世子差媒婆来提亲时,曾说过是“才貌双全。”如今看来,这貌也不过是蒲柳之姿,万万当不得一个全字。就不知所说的才,是否也只是浪得虚名了。

    傅秋宁看清对方嘴角的讽刺笑意,也不着恼,只是淡淡回道:“妾愚钝,并没有什么好名字起,男孩儿叫藏锋,女孩儿叫藏,皆是极其普通的,若是小侯爷觉得不好,倒还要请您费一费心。”

    “藏锋,藏。”金凤举喃喃念了一遍,忽然轻笑道:“锋芒藏于鞘,一朝毕露,光华天下。金屋藏。嗯,这两个名字寓意不错,不必改了。”他说完便道:“婉莹有孕在,我还要回去看看她,就不在你这里耽搁,不必送了。”

    说完举步便行,目光一边在厅中桌上插着的杏花枝子上顿了顿。

    “是,妾恭送小候爷。”说是不必送了,傅秋宁也真心不想送他,然而这为妻的礼数总是要做足的,因此到底将金凤举送到了门外,她这才松了口气,转回屋。

    “金明,这个女人你怎么看?”回清婉阁的路上,金凤举似是随口问了边的贴随从一句。

    金明小心觑着自家主子的面色,一边在心里琢磨着该怎么回答,尚未琢磨出一个答案来,就听金凤举笑道:“糊涂东西,我问你这话,自然是要你不假思索的回答,才能知道你心中对她真正的评价,你如今只顾着觑我的心意,想出的答案必定是为了讨好我的,我听来又有何用?罢了罢了,不说也罢。”

    金明脑门上出了一层冷汗,心中暗暗叫苦,跟着一个厉害的主子,就是这一点不好,你一撅股,他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自己现在还能坐在这个贴总管的位子上,真心是不容易啊。金明想想就觉得是一把一把的辛酸泪,说都说不完,一边又着实的佩服自己,能苦苦挣扎生存到现在还没让小侯爷给赶走。

    “那两个孩子上的衣裳委实太破旧了,摞了十几块的补丁,不管怎么说,也是我的骨,你们做事,是不是太苛刻了点儿?”

    刚在心里佩服了自己一把,就听见金凤举第二个问题又来了,而且更加犀利。金明脑门上的汗从小米粒转成了大米粒。

    “回爷的话,只是因为……因为当初爷对少爷小姐一直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奴才……奴才也从没动问过,并……并不知道两人的境况如此凄惨,奴才回去就让他们……”

    “罢了。”金凤举轻轻挥了挥手:“不必特意嘱咐什么,明儿晚上你亲自送几匹布料过去,不管他们是真的凄凉,抑或是在我面前做样子,这点子东西都是他们该得的。”金凤举淡淡的吩咐着,想想又加了一句:“记住,这事儿你亲自办,婉莹和三位姨娘那里,不许露一点口风,不然你就自己滚蛋吧。”

    “是是是,奴才一定亲自办好,决不让和姨娘们察觉出形迹来。”金明脑门上的汗珠已经从大米粒转成黄豆了,“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她们屋里的香倒是不错,我看着桌上瓶里插着几枝杏花,打着花苞怪可的,又有淡淡清香。”正在心中忖度着明晚这趟差事到底该怎样办,却听金凤举又淡淡说了一句,一时间,金明完全猜不透这位主子的心意了,却见金凤举只是看了他一眼,轻轻一笑便迈进清婉阁的院门。

    ****************

    走过路过的孩子不要忘了给票票,嘤嘤嘤嘤,点击留言各种票票和长评,梨花统统都喜欢,感谢!

重要声明:小说《妻高一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