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第二章:锋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 书名:妻高一筹
    吃完面条,雨阶手脚麻利的将东西收拾下去,傅秋宁看着地上的小马扎,心里直叹气,暗道傅秋宁啊傅秋宁,你边就这么一个贴心人,竟然还有心思搞阶级主义对待,你就让她和你在一个桌子上用饭能怎么着?如今害的我也不敢贸然叫她上桌,这一个人吃饭,真是太没意思了,唉!你这个让封建社会折磨的变了形的可怜女人啊,但愿这一次你能投胎到我那个时代,痛痛快快做一回真正幸福自由的女人。

    吃完饭,午后的阳光暖暖照进来,让傅秋宁只觉得昏昏睡,此时正是开,杨柳发了芽,桃树杏树上全是花骨朵,风柔和,也不似北风那样寒冷凛冽了。傅秋宁躺在上,沉入黑暗中的最后一个想法是:嘿,我穿越的还是时候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傅秋宁被一阵低低说话的声音吵醒,迷迷糊糊起向外一看,只见门口影影绰绰的立着几个影子。雨阶站在门内,张开双臂将另几个人挡在门外。傅秋宁只听她怒气冲冲的低声道:“你不信?你不信自己去看看,脖子上的勒痕还没消去呢。我们这几个月已经受尽了委屈,如今又把这两个下流东西送过来,什么意思?凭什么要我们管?素里你们克扣的还不够么?如今更是连一个子儿都看不见了,又添了这两张嘴,是想活活饿死我们吧?那好啊,我和这就回娘家去,平时治不了你们,这一回让王爷好好给咱们评评理,问一问你们,都是做了什么?把到了悬梁自尽的地步。”

    雨阶的嘴皮子竟然很是厉害,也许是让傅秋宁的自尽激起了火气。一番话说得就连门外丫鬟也是哑口无言。傅秋宁走下去向外仔细看了看,发现站在前面的那个秀丽丫鬟满脸乌云,几次张口言,却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想想也是,不管怎么说,傅秋宁是真的悬梁了。要出了人命,那弘亲王府哪里肯放过这个打压荣亲王势力的机会。一本奏上去,只怕金镶侯府也要受牵累,这其中的道道,就连她一个小丫鬟都清楚,哪里还敢轻举妄动。

    再看看这小丫鬟后,是另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一手牵着一个小孩,明明刚开儿,两个孩子上的衣裳却单薄的可怜,都低着头,过一会儿吸一下鼻子,把鼻涕虫吸进去,头发和上都是脏兮兮的。傅秋宁暗叹道:难怪两个孩子不招人喜欢,别说他们份低,就是这个模样,在这侯府里,又哪可能入得了别人的眼呢?

    她原本是想着这事儿顺其自然,若是真因为自己悬梁自尽而让金凤举收回成命,那她也不是非要收养两个孩子不可。然而此时见了那主仆三人的落魄模样,却不由的动了恻隐之心,正要开口,就见那秀丽的丫鬟一跺脚,恨恨道:“好啊,连一个奴才秧子也敢和我这么说话,等着我禀明,看怎么治你。”

    说完没好气的回头,伸手就推了那妇人边的女孩儿一下,厉声道:“滚回去吧,看来这府里是没有你们这些下胚子的容之地了,只有回明爷,送到庄子上去。”说完转就走,两个孩子低低的啜泣着,却是不敢大声哭出来。

    “罢了,雨阶,留下他们吧。”

    傅秋宁忽然出口,雨阶一回头,急忙奔过来道:“,你怎么起来了?也不说多歇歇。没事儿,夏月姑娘已经要领他们走了,不管如何,他们和咱们也没有关系……”

    傅秋宁靠在门边上,看见那小丫鬟停了步子,重新回过头来,她便淡淡道:“把他们留下,你走吧。”

    夏月先是一愣,接着脸上便现出得意的笑容,撇嘴道:“早这么说不就得了?还以为自己在镇江王府是个什么有脸面的呢?说的那样吓人,如今演了这么一出戏,还不是要乖乖把这两个下流坯子留下。”说完用手一推那女孩儿,斥责道:“去吧,好心,收留了你们,以后多干点活儿,不然被人打骂了也是活该。”

    “你适才说什么?说我是演戏?也好,我这就和你去你们面前,咱们等小侯爷回来,看看我可是不是在演戏,若是小侯爷分辨出来,就回一趟镇江王府也没什么,我反正是个没脸面的,豁出去闹一场子,即便自己死了,小侯爷边那几个狐媚子倒也未必好过,你说如何?”

    傅秋宁看着夏月,那淡淡的视线落在她脸上,配着似笑非笑的笑容,不知怎的就让夏月打了个寒颤。她当然不敢真由着傅秋宁去闹,因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好半晌才咬一咬牙,蹲下行了个万福,沉声道:“是婢子失言了,莫怪。”言罢又怨毒的看了傅秋宁一眼,才匆匆转而去。

    “这种狐假虎威的小人,与她们斗嘴,原本失了份。只是我看不过她对两个孩子也如此狠心。”傅秋宁转向雨阶,叹口气道:“我原本不想要他们,只不过如今看见了,又不自就想起自己小时候,唉!也难为他们摊上这么一个可怜的命,罢了,雨阶,领他们进来吧。”

    雨阶是傅秋宁临出嫁时才被安排在她边服侍的丫鬟,原本那镇江王世子就知道自己这个女儿是极没有本事的,虽然擅琴棋书画,让她勾引男人夺得宠却是半点不能。也因此,他才把傅秋宁给送了过来,剩下那些有本事的女儿,自然是要送去别的王公贵族府中勾心斗角夺权谋势好发展家族势力的。所以当给她安排的丫鬟就是临时买来的一个,也不存在什么监视或者出谋划策之职。倒叫傅秋宁白白捡了一个忠心的好丫鬟。

    也因此,雨阶其实并不了解这位主子的,十个月来看惯了她的忍气吞声,还只道她如此。谁知今轻轻巧巧一句话,竟然就让那江氏边平眼高于顶的丫鬟低头认错。这不由得让雨阶惊讶极了,还以为自家受此大辱,死后重生,把原本子中的那点刚强都激了出来,后再不会这样受气下去。

    因不怎么甘愿的将三人引了进来。

    ************************

    继续打滚火求票中,点击票票留言请把我淹没吧,另外还贪心的奢求五百字长评,先鞠躬感谢大家了

重要声明:小说《妻高一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