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第二百九十六章:留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 书名:妻高一筹
    待金凤举走出去,江夫人这里就大大松了口气,心想谢天谢地,总算儿子今还有些人味儿,不然他就要休妻,这官司打到老太太和老爷面前,我也是没办法。因想到江婉莹此时还不知是什么忐忑后悔心呢,就忙命边丫鬟去把人叫到自己这里来。

    老太君下的命令给落翠,原本是将江婉莹关在清婉阁中,此时看守的人听说是太太命令,也不敢怠慢,就通报了进去,过了好一会儿,江婉莹盛装丽服,款款走出来,那景哪里还有上午时候儿凶神恶煞般的疯狂样儿,倒宛如是一位待嫁女孩儿,打扮得花枝招展去偷看郎似的。

    只不过往江夫人那里去的时候,江婉莹也不免疑惑,她本以为会是金凤举来找自己,夫妻两个将所有事揭开,就此恩断绝,金凤举要么杀了她,要么一封休书将她送回娘家,左右逃不了这两个结局罢了。

    却不料表哥没出面,竟然是姑姑叫她过去:难道事和她想的不一样?轩儿那天晚上说的表哥可能知了,只是小孩子多心?难道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做贼心虚,其实这家里的人毫无察觉?这样想着的她,心中不免生出一丝希望。

    因此只说是自己眼见傅秋宁渐渐掌权,心中十分不平衡,又听两个孩子议论当毒死小猫之事,言谈中对傅秋宁大有亲近之意,所以自己一时激愤。只觉目眩神迷,昏昏沉沉间做了什么事都不知道,等到彻底清醒,方知犯下如此大错,如今无地自容,只求一死。

    这就是话了,真要求死的话。在清婉阁关着的时候,一条白绫或者绝食绝水,都是不错的死法儿。能留个全尸。不然房间内总不至于没有一把水果刀吧?再不济,找根柱子撞了也行。何必等到这时候跑来江夫人处哭诉惭愧,说什么只求一死?

    江夫人心里也明白这侄女儿惜命着呢。因安慰了两句,又斥责了几句,就让她好好儿回去。最后还语重心长的道:“婉莹啊,你皆因要强好胜,方到如今地步。想当,你表哥对你还不够宠吗?后来确实因为那傅氏出现,你表哥因为两个孩子和愧疚之心,对她稍加宽待。只可惜那时候连我也不明白,早知今,就该让你抛却心防。拿出国公府嫡女的襟气度,若非不容她,能将你表哥彻底过去吗?到底走到如今地步。姑姑知道你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只是咱们女人,终究还是要靠男人的。你看那傅秋宁。她在晚风轩五年,一直到做了如今的侯爷夫人,何曾像你这样高傲?女人啊,最重要的就是一颗温柔心,你可倒好,都这样儿了。你表哥好不容易去一趟清婉阁,你还和他阳怪气的拌嘴,岂不是更将他彻底到傅氏一边?听姑姑的话,这种强咱们是要不来的。借着这一次的事,你就在清婉阁中深居简出不问世事的过两年,我就不信了,那傅秋宁五年后都能得你表哥垂青,你比她差什么?安知平淡两年后就不能重新得你表哥的欢心?何况你还有绣贞和轩儿,还有我帮着你说话,这一次的事我会和老太太老爷说,只是你也要好好改一改,明白吗?”

    江婉莹丝毫没将姑姑这番肺腑之言听进心中,她脑子里只有一个疑惑,难道表哥真的不知?不然姑姑怎会说出这种话?因到底忍不住横下心试探道:“姑姑,侄女儿如今后悔万分,已是知道错了。只是……只是我犯下这样滔天的错儿,表哥怎么可能这样轻易的放过我?只怕他是必然要休了我的,姑姑也未必就能拦得住。”

    她一边说一边就在心中暗自思量,心想以表哥的反应,出了这样事,他必然要休我,若是提都不提休我两个字,则更可疑。若说是他确实完全不知,倒可能被姑姑劝住。若是知,万万没有不杀我休我的道理,唔,只是贞儿轩儿究竟有没有把我当初杀秋霞灭口的事说出来呢?不对,若是说了出来,表哥该知道瞒不住的,也必然要休掉我吧……

    她这里乱糟糟的想着,就听江夫人叹了一声道:“的确,你表哥一开始怒气冲冲的说要休掉你。是姑姑好说歹说,又搬出当你嫁他的分,才好容易将他安抚下去。唉!说起来你表哥也是混账,竟将秋霞之死都疑惑到你头上,只说田雨死了,后来证实了霍香绵是细,当秋霞也都死了,安知不是你指使后又杀人灭口?当时就被我狠狠骂了他一通,说了你当下嫁于他,为他争面子的往事,他听了就不说话了……”

    江夫人说到这里,见侄女儿目光一闪,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沉声道:“婉莹啊,这事儿你没参与吧?别姑姑到头来保了你一场,你却……你却……”说到后来,想到这其中后果,江夫人的面色也变了。

    江婉莹心想姑姑真是养尊处优的傻了,这种事我就算做了,又怎可能因为她这三言两语就说出来?面上却做出惊惶万状的模样跪下哭道:“姑姑,侄女儿是有许多错,只是万万不敢做下这等滔天罪过,表哥既疑心我和秋霞之死有关,只怕他也不肯信我了,我如今也只有一死才能明志了……”说完就奔到江夫人边炕上,那里正有一个小笸箩,里面剪刀针线俱全。江夫人见她要拿剪子,吓得忙死死按住,一叠声道:“不必如此不必如此,你表哥也只是说说,让我骂了之后也没了话说。本来嘛,你是谁?国公府的嫡孙女,比起公主郡主也不遑多让的千金小姐,他太子就算再神通广大,难道还能买通了你来害我们?放心,姑姑知道你是清白的,你表哥也只是火头上那么一想,之后就没再提了。

    江婉莹松了口气,综合江夫人这些话,她是真的释疑了,心中不由得暗自苦笑,只道做细真不容易啊。竟让两个孩子的话给吓得自乱了阵脚,若不是江夫人,自己只怕让金凤举三两下就给诈出真相来了呢,幸好……幸好……

    她心中侥幸不已,哭哭啼啼的出了上房,老老实实回到清婉阁中,对着烛火发了一夜的呆。虽然觉着自己上的危机暂时解除了,可如今她在这府中不得出门,即便有两个耳目,打听来的消息也没个准信儿,以至于前途全是扑朔迷离,就连两个孩子如今都离了这里,去了傅秋宁处,一旦哪一他们对自己的感彻底淡漠,将秋霞之死供出来,自己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余下两天江婉莹都是在这样浑浑噩噩的状态下度过,直到第三天,边丫鬟借着出去采买的机会带回来一条消息,才让她精神大振。

    “,太子吩咐了,让您打起精神,想方设法缠住小侯爷,监视他最近的动态。如今北边的消息已经打听详实,皇上确实中了箭,还是毒箭,只可惜那些北边鞑子配不出什么好毒药,所以没一下子就置皇帝于死地。但饶是如此,皇帝毕竟老迈,体怕是也不行了。如今探子捎回来的信说,从皇帝中箭以后,除了亲近大臣之外,没人可以去探视皇上,但是从十天前,就连亲近大臣也不能探视了,每只有荣亲王在里面服侍,探子没办法接近大帐,只是好容易打听出十天前似乎有一些信使从边境往京城而来,还拉了十几马车的边疆特产,太子猜测皇帝很有可能是上不好,秘密回京来了。皇上子虽然不行了,可头脑却还是精明的,一旦让他回到京城,估摸着太子做下的那些事就瞒不住了,与其到那时被废掉,不如孤注一掷,这皇帝銮驾,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进京的。”

    江婉莹心中一凛,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终于一切就要尘埃落定了,这一次铤而走险,不是鱼死就是网破。但不论是哪个结局,都比自己在这府里继续煎熬着强,一旦太子登基,父亲和祖父就是有从龙之功的首要功臣,到那时,即便离了金家,作为为太子登基付出了巨大牺牲和努力地自己,也必然有回报,即使不能大肆封赏,和爹爹讨要些金银,去江南繁华之地置办一处豪宅,和两个孩子逍遥生活总是可以的吧?

    想到此处,江婉莹长长地松了口气,点头道:“我明白了。只是表哥如今每天都在忙碌,我也不可能让他来清婉阁,倒是怎么能探听到他的动向呢?”

    那丫鬟本是当烈亲王安插进靖国公府的人,平为了避嫌疑,并不是贴伺候她,就如同她早时和霍姨娘也总是假装不和一样。如今秋霞死了,江婉莹地位大不如前,盯着她看得人也少了,这才将其提拔为贴丫鬟。(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妻高一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