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第二百六十一章:圣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 书名:妻高一筹
    金凤举本来看见那大猫蜷着脑袋睡了,都从地上爬起来了,结果一听见儿子这话,吓得险些又坐回地上去。有心立刻让人把这猫丢出去,但想到是妻子养的,所谓不看猫面看妻面,这样事是万万不敢做的。只是若不丢出去,后这府里就要成了猫窝,自己可怎么办?怕猫怕到这么大,即使知道这实在没道理,却也是改不过来了,只是这理由也断不能在孩子们面前说出口,不然这当爹的威严可要放去哪里?

    因正在心里咬牙切齿,忽然就听外面金明的声音急急道:“爷,快更衣,林公公从北边战场上特来传皇上旨意。”

    一句话把金凤举满腹心思都吓没了,暗道皇上特地派人给自己传旨,却是为了什么?因忙忙的更换上官服,却还不忘苦大仇深的瞅一眼那睡的香甜的老猫,这才收起心思,急急出了门。

    彼时傅秋宁江婉莹等也得了消息,忙都换好命妇服饰,那些正在做的官眷们哪里见识过这样排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躲在门后悄悄向院子里张望着。一个个心中暗自奇怪,想着夫君明明和自己说过,这小侯爷是让太子贬到泉州的,且是皇上的意思,怎么这会儿又传旨来了?还是这样的器重呢?还是说,这旨意并非是什么天恩浩,而是问罪的旨意?

    八卦之魂熊熊燃烧之下,这些人的耳朵倒是比金凤举和傅秋宁江婉莹竖得还长。眼见那太监展开黄绫圣旨,宣读了皇帝旨意。乃是封金凤举为福建指挥司总指挥的官衔,兼职泉州知府,统领抗倭事宜。”这些人眼中便出艳羡的光芒来。

    金凤举接了旨意谢恩,原本太子让他统领抗倭事宜,不过是个口头儿的旨意。既未授予官职,也未给什么明旨,要的就是他名不正言不顺。如今这道旨意一来。却是将所有的事都解决了。因心中大定之下,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便露出一丝欣喜,请那太监进大厅奉茶。那太监乃是李德正的徒弟。哪里不知道这位明着是贬到这里,然而圣眷未衰,因也笑眯眯的恭维了一番。这里傅秋宁仍回转到偏厅。与那几位夫人说了会儿话,此时此刻谁不识趣?因此众人说了两句话便一齐告辞了。

    傅秋宁这里刚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就见剪枫和雨阶进来,凑到她面前道:“,刚刚我们从院子里来,听崔姨娘的两个丫鬟说什么总算可以搬出这地方儿了,说是要搬去指挥司,若真是这样,咱们是不是也该紧着收拾收拾?”

    傅秋宁放下茶杯,摇头笑道:“不必听她们在那里听风就是雨的。爷的子。未必肯搬。”话音刚落,就听外面金凤举的声音道:“搬什么?”

    傅秋宁就将刚刚两个人说的崔姨娘等的话说了一遍,却听金凤举冷笑道:“这也好,我看这个院子你们住着也十分拥挤,既如此。就让秋霜和月兰她们搬去附近那所宅子里吧。”说完却听傅秋宁笑道:“别说这狠话,你若不去,她们怎么肯搬过去?”

    果然,崔氏等人一听说金凤举不肯搬,虽然失望,她们却也是万万不肯动的。这个院子里正房厢房和抱厦。也有十几间房子,连着抄手游廊,粗使的下人婆子们在厨房旁边有下人房,用不着占用这里,所以其实还算宽敞,只不过众人享受惯了富贵子里独门独院的生活,骤然就这样挤着住,自然便觉得吃不消。

    至晚间,夫妻两个洗浴后歇下,金凤举躺在上,便长长舒出一口气道:“总算是安定下来了,这几闹得我都不安生,也没好好亲近亲近你。”说完,便搂过傅秋宁,正要凑过去摩挲亲一番,忽然就听“喵”的一声猫叫,只吓得他满腔火登时褪了个干干净净,扭头一看,只见那只大花狸猫就站在不远处,两只眼睛好像是两盏绿色的小灯笼,在朦胧月光中幽幽瞪着他。

    金凤举的冷汗一瞬间就下来了,却见傅秋宁也坐起,向外间叫道:“秋玉,把猫抱走,晚上让它跟着你睡,别让它进来。”

    秋玉也听过傅秋宁再三嘱咐,尽量不让这老猫在金凤举面前出现,却是一个不留神间,就让这大家伙溜了进去。因此忙赶过来将那只大猫抱起,一边笑道:“得亏它还不算胖,不然这么大的个头,奴婢也抱不动了。”

    “秋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锋儿说,这大狸猫是你养的,就连他们兄妹几个,也养了好几只小猫。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怕这东西,将来咱们的住处变成了猫园,你可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小侯爷竟然怕猫这件没出息的事吗?”

    傅秋宁拉着金凤举的胳膊躺下,摇头笑道:“原来爷也知道这是没出息的事啊?我想着这里地处南方,此时又是天气正炎的时候儿,老鼠和蛇是最活跃的,有了这老猫,也能多拿一些耗子。所以就养了,爷总说怕猫,其实没事儿,你明去看看那些小猫,可漂亮了,只要逗弄逗弄,再摸一摸,慢慢的,等到那些猫长大,正好也就能克服了恐惧之心,再说了,我也盼着孩子们多两个玩伴儿。你不知道,他们喜欢的紧,今儿为了这猫,二姑娘和婉二都吵起来了,现在还住在我这儿呢,可见孩子们多喜欢这些猫……”

    傅秋宁说了一大堆,金凤举只听进去了一句话,那便是金绣贞姐弟两个为了这猫和他们母亲反目。对于金凤举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江婉莹后是不能留在府中的,若是那姐弟两个能慢慢疏远她,岂不是再好没有?因这样想着,也只能无奈的接受府里即将成为猫园的事实。

    只是心里还觉着有些疙瘩,想了想便道:“好,就算你说的没错。只是那些猫养了也就养了,你如今养这么只大狸猫,却算是怎么回事?猫我可以慢慢克服恐惧之心,这狸猫不行吧?我听说猫长得很快,两三个月之后就能抓老鼠,不如明儿把这老猫赶走,反正它孩子们都得到善待,它也该知足了。”

    傅秋宁忍不住就想笑,暗道金凤举果然是对这只老猫耿耿于怀,因淡淡道:“这只大猫是我养的,怎么?每里在这宅门中闷闷的,我养只猫逗弄着玩也不行吗?偏不赶出去,爷要怎么拿捏我?“

    她这样一耍赖,金凤举登时也没办法了,只恨得牙痒痒的,咬牙道:“好,若是这老猫符合我的条件,你养便养了。”

    听他这样一说,傅秋宁倒觉得奇怪,心想真是稀奇事,没听说过养猫还有什么附带条件的,因此便笑道:“爷尽管说,若条件合理,妾自然就答应了。”

    金凤举冷哼一声道:“事先声明,我可不是先知道了,所以故意提这种条件。上午还没等仔细看这猫,圣旨就下来了,我哪里有空儿检查?如今这只老猫若是母的也就罢了,若是公的,万万不能养它。”

    傅秋宁皱眉头奇道:“公的怎么了?公猫岂不是更好?不然若是一只母猫,每年下几个崽子,咱们还没什么人可送,又不能扔到外面去让它们自生自灭,这府里可不是真的就成了猫园?如今这是公的,岂不是正合心意吗?”

    “什么正合心意?”金凤举哼了一声,撇撇嘴道:“反正……反正公的就不许。哼!我也没想到它竟然真是公的,你一个女人家,养一只公猫算怎么……哎哟……”最后几个字却是因为他猝不及防之下被傅秋宁一脚踹到了下,因此痛呼出声。

    “你……你真是出息了,连老猫的醋也吃。”傅秋宁咬牙道:“怎么说也是侯爷,这会子哪里有一点儿侯爷的气度?那是猫,又不是男人,难道我还要讲究什么男女授受不亲?”

    金凤举爬起来,却不敢坐到上去,而是在桌旁拖了张椅子坐下,一边咕哝道:“猫怎么了?你以为它就没有人的心思?那它刚刚不早不晚,恰好我想和你亲近亲近的时候跑进来做什么?我和你说秋宁,你也别小瞧了这些猫狗的智慧,也不比咱们人差多少……”

    “行了行了,少给我说这种歪理,让人听见了,怕不得把大牙都给笑掉呢。”傅秋宁摇摇头,彻底让金凤举给打败了,现在才知道,原来这男人要是无赖起来,真真比小孩子还不可理喻。

    到最后,在傅秋宁的争取下,老猫终于还是留下来。只不过每一次金凤举看它的眼神都很是不善。却没想到这老猫竟然也是个气量狭小的,似乎是发现男主人不喜欢自己,于是它每天晚上都要抓几只死耗子,只吃一半,剩下一半统统堆进金凤举的鞋子里去,有一次甚至还在鞋里放了半条毒蛇。(本站..com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妻高一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