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第二百四十章煎熬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 书名:妻高一筹
    金凤举说到这里,就挥了挥手,似是要挥散掉脑海中纷乱的思绪,好一会儿才继续道:“后来他们回了京城,舅妈常常带着婉莹上门,那时候我们大了,也不常相见,我对婉莹,始终便是当妹妹的。却不料从我被着娶你后,舅妈带着她过来,她在后园堵住了我,为我抱不平,还羞红着脸亲口对我说:只要是能帮我找回面子,她愿意给我做平妻。我就是从那时候起,对她陡然生了感激敬重之。只越是如此,我越不肯让她受这个委屈。所以坚决推辞了。然而鲁国公和舅舅都说,既是我们两相悦,其他倒也无妨,太太感激之下,再加上喜欢婉莹,纵然爹爹觉着疑惑不妥,但最后为了侯府颜面,仍是将她接进门。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对她十分纵容,管家大权尽付她手,即使后来知道她心狠毒险,出了你的事,燕芳的事,甚至是眉云的事,我总还记着从前那些恩,并没有真的发落她,只是……”

    他闭了眼睛,紧紧握住傅秋宁的手,一字一字道:“只是如今,竟然让我知道,她从一开始嫁进来,便是有天大的企图,秋宁,你可知我现在不单单是愤怒,更是心如刀绞,我真不该有眼无珠……”

    “事还没定下来,凤举你先不要这样。”因为是安慰,又是在人后,傅秋宁索不用敬称。她抱住了金凤举,只觉着这从来都是顶天立地一般坚强的男人,子竟是微微颤着,不觉眼里一酸,暗道为什么造化弄人?小说里也就罢了,为什么连现实中还有如此狗血的背叛?江婉莹如果是因生恨,要置金凤举于死地,虽然我不认同,却还总算理解。但她竟然肯将自己的大好青轻易付出。去做别人的棋子,害自己的表哥,她怎么下得去手?更何况,她和金凤举可是有了两个孩子啊。

    “怎么没定下来?这几年中。往往就在柔蜜意之时,她总是会忍不住心酸落泪,只害怕我们不能白头偕老,我往以为她是多心,如今细想想,那分明是怕后她的底细露了出来,我容不下她。呵呵……那个时候她还会有这层担忧。怕是现在,连这种担忧也没有了吧?她一心想要置我于死地,是了,之前不是说你那妹妹来之前去了她那里吗?先前咱们还疑惑她为什么去婉莹那里报备,如今却是知道了,这哪里是什么报备,分明是往来通消息的。”

    他一桩桩一件件说出来,傅秋宁竟是无话可答。看着金凤举哀伤的面容,她只能紧紧握着他的手,渀佛这样就可以给人力量。

    “放心。我没事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却见金凤举忽然回头,他眼中的愤怒,哀痛,震惊等绪都已经消散无踪,目光如水,仍是如从前般清澈,但却添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我金凤举又岂是这样一点打击便可以击垮的?更何况如今有了你。”他轻轻搂过傅秋宁,忽然又冷笑道:“好,很好。我对她们有宠无,如今她们亦弃我于不顾,这也很公平。我知道你定然是这样想的,对吗秋宁?”

    傅秋宁明知道在这个时代,男人负了女人是天经地义,女人负了男人却要千夫所指。更不要提这种背叛。如今揭发出来,就算是金凤举活活打死了江婉莹和霍姨娘,也绝不会有一个人同她们,只会说金凤举当断则断,实乃大丈夫本色。

    但她没办法按照这个时代的正确答案来回答,所以她看着金凤举,目光平静地点头道:“对,我觉得很公平,我时常在想,凤举,若是你不招惹我也就罢了,就算让我以有名无实的弃妇份在晚风轩过一辈子,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但如今你招惹了我,你说了那么多的山盟海誓,哄得我亦交了心。你再想负我,可就不是那样好交差的了,若我恨到极点,说不定也会和你同归于尽的。”

    这还是金凤举头一次听傅秋宁说这样狠绝的话,看着她认真的模样,心中的郁闷不由得消散了一些,抚着她的长发笑道:“是吗?我记得上一次不是还说,我如果敢负心,这一辈子就再也不要登你的大门,只是一生不会原谅而已吗?怎么这会儿就要变得同归于尽了?莫非秋宁我又更多了一些?”

    傅秋宁这样说,本是江婉莹这个话题引起的。平心而论,她知道自己不是那种激进的子,真的金凤举负心了,两人老死不相往来也就是了。为了一个负心男人搭上自己的命,她觉得简直是愚蠢之极,更何况还有一双虽非亲生胜似亲生的优秀儿女,让她在这种况下和金凤举同归于尽,也太不值了。

    当下只觉得答不出话来,只能恶狠狠瞪了丈夫一眼,却忽然后那两只胳膊收紧,让她整个人都贴在对方怀中,听金凤举低喃道:“秋宁,只要你不负我,此生我决不负卿,她们是细也好,将来都打发走了,我便可以对你一心一意,也省得我两头为难,负了哪个都不好,若不负一头,你心里只怕也是苦的。我如今才明白,天生便是自私,我只想霸着你一生一世,想来你又怎可能心安理得看我去别人房里?”

    傅秋宁心想上天待我真是不薄啊,能把一个渣男改造成现在这个模样,能够从自己的思想推论出皆自私,明白女人心里的苦,这就算是成功了吧?最关键的是,我不是什么带着金手指过来的女主啊,勉强说的话,也只有一根金手指,还都用完了。

    两人在这里紧紧相拥,金凤举刚刚只觉着一颗心都要被挖掉了似的,即便他对江婉莹没有,可一直是信任有加,被最信任的人背叛的滋味绝不好受。然而此时拥着傅秋宁一起站在窗前,却觉着心里的那个大洞被一点点填补起来:是的,他还有秋宁,万幸他还有一个全心全意对自己的人。

    “咳……”

    门帘后响起一声轻咳,傅秋宁连忙一把推开金凤举,又忍不住剜了他一眼,却见这厚脸皮的微微一笑,竟是施施然走到榻上坐下,而自己脸上却是发烫,想来这个时候已经有些红了。

    于是清了清嗓子道:“是雨阶吗?有什么事进来回吧。”

    雨阶走进来,先见过金凤举,才又福了福道:“爷,金明在外头等半天了,说是荣亲王请您过府一趟,好像是有要事商量。”

    金凤举皱皱眉头,起对傅秋宁道:“想来便是为我刚刚和你说的事,我这就过去一趟,振翼那里你看着点儿,刘太医今天上午去为郑国公和安宁侯请脉,我已经使人留了话,想来也快到了,我晚上兴许不能回来,若是晚了,就宿在姐夫家,你早点儿睡。”

    傅秋宁答应了,见金凤举走出门去,她忽然起来到门口,对院中的金凤举道:“爷少喝点酒,晚上若是能回来,便还是回来吧。”

    金凤举脚步一顿,回过头看着她点头道:“好,我尽量回来。”说完一径去了,这里傅秋宁回了房间,想起这几起纷乱事,忍不住叹了口气,用手揉了揉太阳,她只觉着脑子里乱哄哄的。

    雨阶走上来上茶,小心问道:“先前爷和说话,奴婢觉着事关重大,就连忙在门外守着,虽然爷和的声音不大,我也没听到什么,但总觉着这事儿好像不仅仅是牵涉到霍姨娘了,莫非竟然还有别人?爷没疑心什么吧?”

    傅秋宁摇头笑道:“傻丫头,他疑心我什么?我若是那探子,能在晚风轩安安稳稳呆六年?总之这件事太复杂,罢了,一切凭着他处置吧,咱们管好咱们自己的事就行。如今马上就是元宵节了,我想着那边未必能等下去,怕是四五月就要接你过门的,这几个月,可应该把你的嫁妆办起来。”

    雨阶脸都红透了,呐呐道:“也太抬举奴婢了,一个丫头,哪里当得起嫁妆这两个字?他们家要是贪这个的,趁早儿就别找我,有的是千金小姐要嫁呢。”

    傅秋宁笑道:“怎么能这样说,有没有,也得预备些,当玉娘出嫁,还有几箱嫁妆,你们爷也出了不少力。如今你嫁的好歹也是一位御林军,自然不能寒酸。你放心,首饰家具这些,怕是爷就蘀你预备了,你自己只弄绣品就行,从今儿起,也不用时常在我边服侍,我若有时间了,也帮你绣几幅。”

    雨阶的脸都红得要滴出血来,低头道:“再这样说,我不在这里伺候了。”说完一扭出了门。

    傅秋宁看着她的背影,加上屋里又没有旁人,便耸了耸肩,自言自语道:“真受不了,竟然连雨阶这样的女孩子,提到婚事都如此扭捏。要是让她知道未来男女在大街上随便亲吻,女人可以在t形台上只遮住三点,不知道会不会被活活吓死。唔,话又说回来了,现在这是架空时代,发展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呢?也会有和现代文明一样的未来吗?”(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妻高一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