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出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 书名:妻高一筹
    傅秋宁微笑道:“你懂什么?我不过是看在翼哥儿和三姑娘的面子上。..【 ]翼哥儿从前虽然不肖,总算他本质还好,又是一片孝心。唉!大人们勾心斗角,但稚子何辜?更何况,我也自有我的算计,你不想想,那许姨娘(日rì)后还能得爷的宠(爱ài)吗?就算她回到这府里,也不过是和儿女们一起度(日rì)罢了。这样的人(情qíng),我何不大方送一送,我倒也不盼着一家子说我什么贤良,凡事不过凭着良心罢了,究竟这良心里头还夹杂着自己的私心,你难道以为我就是圣人?”

    雨阶这才醒悟,不由得也嘻嘻笑着,她虽然讨厌那些小人,但也不喜欢一味以德报怨的人,素(日rì)里总觉着自家这位(奶nǎi)(奶nǎi)似乎(性xìng)子太好太软,几乎就是圣人了。今(日rì)听到她这一番话,方知她凡事是有自己的主意。轻易不愿与人争,但却绝不会委曲求全,这样一来她便放了心,因就好奇问道:“(奶nǎi)(奶nǎi)单独留下我,可是还有什么吩咐?”

    傅秋宁看着她一会儿,良久才叹了口气,轻声道:“我记着你从前说过,从小儿就是被拐子卖来卖去,竟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爹娘亲人,是也不是?”说完见雨阶点头,她便道:“既如此,那这事(情qíng)我便替你做主了,只是仍要问问你的意见,你们爷替你找了门亲事……”

    因将金凤举的话说了一遍,却见雨阶面上的表(情qíng)变幻莫测,但是最后竟一点点黯然下来,她就奇怪道:“怎么?莫非你心里有了人,所以并不喜欢爷给你安排的这场婚事?”话音落,却见雨阶惆怅道:“(奶nǎi)(奶nǎi)。我自家知自家事,我是什么(身shēn)份?一个奴婢罢了,那人却是个御林军。即便现在他家里人还懵懂不知,也没人上门提亲,但(日rì)后知道了,岂不后悔娶了我这么个奴婢?到时候连爷也要落埋怨。何苦来着?与其我那时在他们家处处看脸色,倒不如守在(奶nǎi)(奶nǎi)(身shēn)边,就一辈子不嫁人又如何?伺候(奶nǎi)(奶nǎi),我觉着这(日rì)子也(挺tǐng)舒服的。”

    傅秋宁心里倒是赞同雨阶的观点。她从来的思想就是“女人又不是没了男人就不能活。”若不是如此,她怎可能在金凤举那样的柔(情qíng)攻势下坚持了许久,最后还等于是江夫人江婉莹联手((逼bī)bī)迫了一把,这才委(身shēn)于对方。....【 ]只不过这个时代礼教森严,雨阶若是不嫁人,终究孤苦,若真的对方是可靠老实人家,这门婚事着实不错。因思来想去,便沉吟着道:“也罢,你这层顾虑也不能说是杞人忧天。既如此,这次去庄子上,那人也会随行,到时候你自己看。若是觉着能行,我就让爷派人去和他父母说。如果你还是如今(日rì)这般想,我也不((逼bī)bī)你。”

    雨阶这才露出笑容,忙谢过了秋宁。她心里打定主意,暗道不论如何,我到时候只对(奶nǎi)(奶nǎi)说我不愿意嫁也就完事儿了。于是主仆两个闲话一回。见金凤举过来了。雨阶便忙下去预备茶水等物。

    金藏锋金藏(娇jiāo)也是长这么大从没出过府门,即使后来爹爹来了晚风轩,但因为金凤举公务繁忙,却也是没领过孩子们上趟街玩玩儿,因此一听见说有这个机会,自然也是高兴,因此这一夜,靖国公府就有许多人都没睡好。但第二(日rì)一早起来。张罗着出去要带的东西时,却是人人都精神奕奕。

    府外早停了几辆大马车。金凤举骑马,傅秋宁和四个孩子以及雨阶玉娘剪枫坐在一处。另外几辆车是霍姨娘崔姨娘带着他们的儿女以及金振轩和金绣贞还有小妾月兰和丫鬟们。再有一辆马车。则是拉着铺盖等物,不到天大亮,几辆马车就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向着京郊出发。

    这一路上金藏锋和金藏(娇jiāo)都兴奋坏了,掀着马车帘子看外头景象,出了后巷,街道上便(热rè)闹起来,卖各种小吃的首饰的,还有杂耍儿,总之繁华无比。正看得眼花缭乱时,却见金凤举手里拿着几个糖人走过来,递给四个孩子每人一根,笑道:“尝尝,这是我小时候儿常吃的,只不过现在寻常都是府里的厨子做,倒很少在这街面上买了。”

    傅秋宁看着四个孩子的欢喜模样,不由得微笑道:“小孩子真是好打发,几个糖人便哄住了。是了,后面二姑娘四姑娘她们你给了吗?可千万别让人说厚此薄彼。”说完见金凤举笑道:“这还用你提醒,我能虑不到吗?”

    马车转眼间出了城门,往郊外走去却是没什么(热rè)闹可瞧,但胜在风光好,远处青山巍峨,一条玉带似的河流环绕山前,近处的野花野草郁郁葱葱,连空气中都充斥着一股青草香,只把这些关在大宅门中的人看得心旷神怡,几辆马车里的人大多都伸出头来探看。

    金凤举便笑道:“万国文明会后,大概会有一些属国的国王不会那么早离去,皇上说不定便会邀请他们参加秋闱(射shè)猎,锋儿也快十岁了,这一次我带上他去……”不等说完,一旁的金振翼就急了,举着手道:“哥哥虽然比我大,可是骑马(射shè)箭都不如我,爹爹你带我去,带我去。”

    金凤举差点儿呛了出来,没好气道:“你骑得那小马,(射shè)的那小弓,也好意思自称骑马(射shè)箭?更何况过年你才八岁,还早着呢。”

    金振翼犹自不服的嚷嚷,金振轩也眼巴巴看着金凤举,让他意识到这无心之语却是在几个男孩儿中捅了马蜂窝,连忙头痛的道:“到时候再说吧,只要这次出去你们乖乖够听话,爹爹就考虑考虑。”说完就连素(日rì)(阴yīn)沉的金振轩也都不(禁jìn)大声叫好起来。

    走了约莫半天功夫,就终于到了金家在乡下的田庄。这里的人自是老早就得了信,都已经预备妥当了。许姨娘却不在这座庄子上,而是在二里之外的另一处庄子。想也知道,金凤举既然将许姨娘撵了出去,自然就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去她在的庄子上歇着。只不过是会在金振翼金绣楠过去的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因此一到了庄子上,知道娘亲在二里地之外,就连稳重如金绣楠,此时也有些坐不住,傅秋宁看着两个孩子坐立不安的样子,无奈道:“这会儿还没吃午饭,说什么也不能放你们过去。等到吃完午饭,我让你们爹爹歇了中觉,就派几个妥当人送你们过去。”

    金振翼和金绣楠听了,连忙努力镇定下来,只是七岁的孩童,哪里有什么定力,好不容易终于吃完了饭,又见傅秋宁和金凤举进了屋,他俩在这里眼巴巴看着,却见雨阶出了门,心知她是去派人了,兄妹两个互相望了一眼,心跳都如擂鼓般激烈起来。

    却说雨阶一路来到外面金凤举带来的侍卫处,这些侍卫也都是因为从西域回来放了假,金凤举又奏明皇上,这几十人才跟着他来到庄上,固然交(情qíng)有巴结也有,但过后也都是要给银子的。因此时见了这位跟在二(奶nǎi)(奶nǎi)(身shēn)旁的雨阶,那侍卫中有一个认识雨阶的,就是先头被金凤举派去扮鬼的那个倒霉蛋儿杨明,他如今已经升了一级,成为御前三品带刀侍卫,此时便最先迎上去笑道:“雨阶姑娘过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雨阶一怔,疑惑道:“大人怎么知道奴婢名字?”

    杨明一窒,心中暗暗叫苦道:我呸,让你献殷勤,这下好了,露馅了吧?我要是告诉这位姑娘当(日rì)扮鬼的是我,那三寸金莲还不一脚给我踹出去呢。因连忙陪笑着说是小侯爷说的。雨阶虽然疑惑金凤举怎么可能在一群侍卫面前提自己的名字,却也没有多问,便看着杨明道:“爷和(奶nǎi)(奶nǎi)派我过来和大人说一声,挑几个妥当的,护着翼少爷和三姑娘去一趟二里外的庄子,傍晚前赶回来。”

    “好,我知道了。”杨明笑着答应了一声,接着回头看看(身shēn)后侍卫们,就随意叫了几个人名。雨阶在这里看着他点好了,察觉到其中一个人似乎是一直在盯着自己,她先是心中不悦,暗道爷这次怎么还带了浪((荡dàng)dàng)子来。但随即就想起之前傅秋宁说过的话,不由也抬头看了一眼,恰与一个英俊侍卫的眼光对在一起。

    饶是雨阶生(性xìng)爽利,这时也不由晕生双颊,谢过了杨明后就匆匆而去,几个被挑出来的侍卫也在她(身shēn)后跟着,须臾间来到大门口,只见白露等几个丫鬟和金振翼金绣楠已等在那里,门外赫然有一辆黑油马车。

    雨阶又嘱咐了白露几句,在这里亲自看着他们去了,这才回转(身shēn)向傅秋宁报告,不提。

    且说金振翼和金绣楠二人,这时候心思早就飞到了自家娘亲那里。等到了庄子上,那些奴仆都没想到这府里的小少爷和姑娘竟然还能来探望他们娘亲,不由得慌乱了一阵,有一个婆子将兄妹俩引到一间房前,大声喊道:“姨娘,你一双儿女来探你了,还不出来看看。”(小燕文学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妻高一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