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顺水人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 书名:妻高一筹
    第二天金凤举就去金老太君面前禀报了要去庄子上的事(情qíng)金老太君见孙子这样兴头,哪里会阻拦,只说想去的人都跟着去就好,她却是年岁大了,不想动。江夫人也是淡漠(性xìng)子,自然也不(爱ài)凑这个(热rè)闹。倒是让小丫鬟们跟着去散散心。方夫人和何氏也都不肯去,最后就只有金凤举带着傅秋宁江婉莹霍姨娘崔姨娘和月兰以及大大小小的二十几个丫鬟仆人。

    江婉莹心里知道这一趟的真正目的,因趁着无人注意,她便来到傅秋宁(身shēn)边,冷笑道:“姐姐倒真是贤良淑德,许姨娘那样对你,你倒是好心。只妹妹却不信你这样大度。现在这世道,果然是伪君子小人最吃香,看姐姐装出这一幅贤良样子,可不就是抓住了爷的心呢。现如今除了姐姐,他还记着谁?”

    傅秋宁看着江婉莹,就那么沉沉打量着,也不说话,正当江婉莹让她盯得不自在时,她才轻轻一笑,悠悠道:“妹妹说出这种话,我不怪你。这世人都是愿意以己度人的,比如一件事(情qíng),自己绝不会去做,就觉着别人也定不会去做。自己没办法付出真心,便觉别人也肯定都是心怀叵测,或伪善或邀宠或无奈为之。却不知龙生九子,还九子不同。世上这么多人,心思又怎可能都是一样的?所以历来方有忠(奸jiān)善恶之分。我是否伪善是否真心,也用不着你来下评断。只是有一条,你若觉着这样可以邀宠,何不也装一回贤良淑德?以妹妹的手腕儿才智,必然要比我装得像多了。”说完一笑翩然而去,却是压根儿不再理会气得面色铁青的江婉莹。

    且不说江婉莹在这里暗自咬牙生气,只说金凤举自去安排去庄子上的一应事宜,而傅秋宁则回风雅楼看着人收拾吃食用物,因今儿学里没放假,所以怕金振翼金藏锋等人分心因此也没有提前告诉他们。等到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傅秋宁便往原本的襄阳侯府,如今的金府而来。

    一进园子,便听到阵阵丝竹之声伴着那优美的唱腔,待来到素(日rì)练戏的地方,只见一个个美人儿(身shēn)段窈窕,在台上恰如穿花蝴蝶,水袖飞舞间,即便只是戏曲,那舞姿也是曼妙-非常。想到这些都是出于自己的手教口传傅秋宁心中便油然而生一股自豪和骄傲的感觉。

    “呀,夫人怎么过来了?”

    几个眼尖的歌舞姬发现了她,于是众人纷纷停了排练,都围上前来。这么多(日rì)子的相处,她们已经摸清了这尊贵的师傅的脾气,虽然教学严格,然而(性xìng)子却十分平易近人,远不像其他侯门贵妇那般是鼻孔朝上看人的。

    傅秋宁见林司乐也走了过来,于是就笑道:“我明(日rì)要出门,若是回来得早后(日rì)便可过来。若是晚了,大概就要后(日rì)下午才能来。你们用心练习着,等我回来,咱们就把最后剩下那一段教了,排演娴熟后,再进宫演给太后皇上看。”

    众人忙都应了,想起这位尊贵的侯爷夫人这些(日rì)子以来教授自己真是尽心尽力,不由得个个感激,忙又说了些祝福话儿,无非是早去早回一路平安之类的弄得傅秋宁哭笑不得,心想这是怎么说的?搞得我好像去外地上大学似的。待到想起那遥远的前一世的(情qíng)景,不由得便是恍惚一声轻叹。

    从金府回来,和罗姨娘于姨娘说了会儿话,因为想着她们平(日rì)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以这一次傅秋宁也特意带上了两人。于姨娘也就罢了本(性xìng)是平和的,到哪里都随遇而安,唯有罗姨娘,除了来靖国公府那一次,她已经十几年没出过门了,自然高兴。

    忽又听丫鬟报说霍姨娘过来了。傅秋宁忍不住和罗姨娘笑道:“这真是一等一的势利人,如今大概看我得脸了,就三天两头的送东西过来。却不知她完全是打错了算盘,我并不想管家里的事,若是想着将来我能当管家(奶nǎi)(奶nǎi),从我这里得些好处,那真真要悔得肠子青了,看来我倒需要敲打敲打她,也免得(日rì)后人家骂我白眼狼,收了这许多东西却不去当管家(奶nǎi)(奶nǎi)。”

    罗姨娘和于姨娘都笑了起来,罗姨娘便道:“(奶nǎi)(奶nǎi)也不用这样想,横竖这些(日rì)子霍姨娘虽然来得勤,送了许多东西,但(奶nǎi)(奶nǎi)也没亏待了她,连爷给的首饰都捡了好几样给她,这也就扯平了。”

    傅秋宁摇头笑道:“话虽是这么说,就怕她心里有想头。”因便起(身shēn)出去,果然就见霍姨娘坐在椅子上,一旁的桌摆着个精致的首饰匣子,看见傅秋宁出来,她便笑道:“前儿我娘家送过来的一点子首饰,我知道姐姐如今不缺这个,小侯爷不知道给了多少好的。不过虽然不值钱,式样却都还新颖,前儿蒙姐姐看得起我,给了那样一对翠镯子,我只觉着心里不安,还望姐姐收了这点子首饰,大小是我一个心意。”

    傅秋宁无奈,只好让雨阶收了,心想得,这又是一份人(情qíng),这霍姨娘来送了多少东西?她就不厌烦吗?因随口敷衍了两句,又暗中提醒霍姨娘,言说自己将来绝不会管家掌权等话,果然,霍姨娘的脸上就有些不自在起来,坐了一会儿就告辞出去了。

    这里雨阶和剪枫将那首饰盒子拿到了里屋,便笑道:“(奶nǎi)(奶nǎi)刚刚说的那番话,就差没直接告诉霍姨娘她抱错大腿了,看看她那脸色,奴婢真是笑得肚子都疼。”一边说着,就将那盒子打开,见里面果然是几件样式新奇的钗子簪子戒指等,只不过材料无非金银玉,倒不是十分稀奇的。

    “咦?这敢(情qíng)是一对珊瑚石耳坠子吗?”忽见雨阶拎出两个小巧东西,傅秋宁看过去,就听她笑道:“别说,这东西倒还不是很常见,只可惜(奶nǎi)(奶nǎi)无福消受,前些(日rì)子爷给了一串珊瑚石的珠链子,(奶nǎi)(奶nǎi)倒是喜欢,只是戴在手上不到三天,就又红又痒,竟是有些儿敏感,啧啧,霍姨娘这份心,就要白白瞎了。”

    傅秋宁笑道:“这珊瑚石的东西我虽然不能用,给你却正好,恰巧你们爷有事儿要用你,这对耳环我看着倒是精巧,不如这次去庄子上你就戴着吧。”说完却见雨阶撇撇嘴道:“罢了罢了,奴婢可没福气消受霍姨娘的好东西,回头她看见了,心里不知道怎么嘀咕(奶nǎi)(奶nǎi)呢。何苦替(奶nǎi)(奶nǎi)招这等小人的咒?”说完便仍放回盒子里。

    却见剪枫又拿了出来,笑道:“既然(奶nǎi)(奶nǎi)戴着敏感,就别往这些首饰里放了,万一哪天有不知道的小丫头替(奶nǎi)(奶nǎi)梳洗,(奶nǎi)(奶nǎi)再只顾着记戏词而忘了,岂不是受罪?”说完雨阶也想起傅秋宁经常对着铜镜,但眼睛却根本没注意自己的打扮,只顾着喃喃有词的念戏词的场景,不由也笑起来。便将那珊瑚石的耳环用一块帕子包了,因看见素(日rì)里放名贵缎子和新衣裳的箱子正开着,就放在了那一箱衣服的底下,复又锁上了。一边道:“其实也用不着这样小心,横竖(奶nǎi)(奶nǎi)自己的首饰还用不完呢,哪里就会用她的。”

    正说着,就听外面脚步声响,接着金藏锋和金藏(娇jiāo)闯了进来,他们后头跟着金振翼和金绣楠,几个孩子先给傅秋宁请安,独有金振翼早忍耐不住了,一个箭步上前,眼睛晶晶亮的看着傅秋宁,紧张道:“我和哥哥刚放学,在府里到处都听人说明天要去庄子上玩一天,这······这可是真的吗?”

    傅秋宁笑道:“自然是真的,难道我还串通了下人蒙蔽你不成?”说完就见金振翼一个高儿蹦起来,但旋即就又跪了下去,在地上“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激动的大声道:“大娘你果然是说话算话,我今天服了,我以后一定听话,再也不说你不好了。我······”

    “好了。”傅秋宁和金藏锋金藏(娇jiāo)都忍不住笑起来,傅秋宁就道:“我这手上全是绒线,剪枫你快把翼哥儿拉起来。”又对金振翼道:“你也不用谢我,这都是你这些(日rì)子里表现不错,让你爹高兴,他才答应了的。我知道你心里欢喜,只是明(日rì)去了乡下,却也不能和脱缰的野马似的,凡事适可而止,后头(日rì)子长远着呢,你只要出息了,还怕许姨娘没有出头之(日rì)吗?”

    金振翼这时候自然什么都听秋宁的,当下重重点了点头。傅秋宁便道:“行了,翼哥儿和三姑娘回去,让白露她们把你们明(日rì)要穿的衣服都找出来。锋儿和(娇jiāo)儿也跟剪枫去试衣裳,半个时辰后过来正屋用饭,你们爹爹想必也就回来了。雨阶留下,我有事和你说。”

    几个孩子答应一声,各自去了。这里雨阶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便咕哝着道:“奴婢真是不懂(奶nǎi)(奶nǎi),素(日rì)里许姨娘对您也没什么恩(情qíng),最后更是陷害你,你怎么还对她这样好?虽然说仁者无敌,可(奶nǎi)(奶nǎi)这样,未免也太仁义了,奴婢心里都觉着替您不值。”

重要声明:小说《妻高一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