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第一百九十三章:女婿上门(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 书名:妻高一筹
    “爷今儿个不用上朝?”傅秋宁有些讶异的问,却见金凤举笑道:“靠着你,我也得了点子好处。*非常文学*【虾米文学 昨儿和皇上闲话说,今要去接岳母,皇上竟然许了我一天的假,可见如今你这地位是有多高了。”一边说着,见桌上碟子里还有两块白糖糕,他就捡起一块吃了。

    “怎么?在清婉阁没吃饱?”傅秋宁讶异的看了一眼,金凤举摇头道:“不是,只是看这糕像是好吃的模样,就吃了块。我倒是吃着那油点心很不错,这几天看看能不能抓个洋人过来,咱们府里也做这点心吃。”

    傅秋宁笑道:“你以为洋人是牲口?还抓一个来。霍姨娘都说了,那个洋人是她们家的贵客呢……”不等说完,就见镜子里金凤举撇了撇嘴,她便知道丈夫心知肚明那霍氏小肚鸡肠的心思,于是微微一笑,转了话题道:“好了,我收拾完了,这会儿咱们就走,还是再稍停一停?”

    金凤举道:“你只进宫吧,从昨儿皇上给我放假就可以知道,老爷子太看重这次万国文明会了,这会儿你该表现的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才讨他老人家欢心。更何况,这事儿我自己去办更好,让你爹和你爷爷也知道,你如今是多受皇家看重,心里自然就存了顾忌,有了顾忌,就不至于为了你娘不卖咱们一个面子。再者,我昨儿在皇上面前也稍微提了提,只说你许久没回去看母亲,偏这会子赶上这档事儿,原本想端午后回去一趟的,这下又回不去了。皇上便在旁边赞你孝顺,又说既然思念母亲。别为这个分了心,何不将你母亲接进府住几?这下更好办了,若是不行,求皇上下旨都可以。到时候在咱们府里住着,时间长短谁来理会?你觉得如何?”

    傅秋宁笑道:“这真是再好也不过了,倒要多谢爷替我周全这件事。”话音未落,就听金凤举无奈道:“什么谢不谢?做这一点小事,原就是我应该的。没得倒显得生分了。”

    于是傅秋宁便往皇宫而去,金凤举又去康寿院。见江夫人江婉莹等都在那里,他就把要接傅秋宁母亲过来小住一阵的话说了,老太君知道傅秋宁先前就在庄子上,可见这个女人自然是极不得意的,若是镇江王府和自己这府里走得近还好,偏偏又是对头,只怕她现在夹在丈夫和女儿中间,正是水深火。非常文学【虾米文学 因此也就欣然同意了。

    江夫人虽然心里瞧不上傅秋宁母亲地位低下不得宠,但她从小到现在富贵之极,倒并不是势利眼。加上傅秋宁这两风头正盛,却依然没露出任何张狂之态,她心里虽然偏向自己的侄女,却觉着傅秋宁这个媳妇也说不出二话。因此也没说什么。

    倒是江婉莹心里气不忿,偏偏面上带着笑道:“爷真是体贴,我真羡慕姐姐得紧,哪一天若是能对我也这样无微不至,便立时死了也值得。”

    金凤举笑道:“这话说得,婉莹若是也想家了。我过两抽空陪你回去一趟又如何?或者你也想把舅妈接过来住几?这倒也好。母亲也有个人做做伴儿。”他本是随口一说,谁知江婉莹却忍不住心动,暗道母亲是诰命,过来小住几,我们母女一起,倒可压一压那女人的风头,且姑姑也有个作伴说笑的人,到时候在见缝插针说两句。这老太太总不能长命百岁吧?一旦她去了,偌大府里就是姑姑做主。到那时,就算不能撵那女人出去。有今时今这些挑拨,只要让姑姑存在心里,还怕那女人有好子过吗?”

    因这样想着,面上便带了几丝笑道:“表哥真的这样体贴我?那我便先谢了,只是可别只顾着说话,过后就丢开去,忘个一干二净的。”

    金凤举惊讶的看着江婉莹,就连金老太君和江夫人看向她的目光都饱含讶异,忽听江夫人皱眉道:“这可是糊涂,你母亲何等份?用得着来咱们府里小住吗?你若是思念母亲,回到家多住两天也就是了。”

    江婉莹也知道这于礼不合,自己母亲可是钦封的诰命夫人,只是她此时钻了牛角尖,一心觉着自己的算计不错。因便轻轻笑道:“看姑姑这话说的,我母亲份虽然高,但咱们府里的份也不低啊,就是走亲访友,还有住十天半个月的,如今不过是在这里住两天,这样姑姑也有了伴儿,也让我娘散散心,不然每天就在府里闷着,我也怕她子再闷出病来。

    江夫人知道江婉莹心里的打算,这必然是请母亲过来给傅秋宁下马威,顺便在自己面前说话的。她心中不摇头,心想傻孩子啊,你何苦如此执着?难道不知我对那傅氏并无好感?就是你母亲不来,我也不待见她。喜欢她的是你丈夫啊,难道你母亲来了,就能让凤举回心转意?这可不是说笑话呢?倒不如你好好想想,看用点什么手段能笼住丈夫的心才好。

    这样想着,却听江婉莹似已做出了决定,她也就不说什么了。论理走走亲戚倒也无妨,只要嫂子不在乎自己的份,难道她这里还有把人往外推的道理?于是这事儿就定下了,倒是让金凤举头大了不少。

    但转念一想,上次看秋宁母亲,是个最老实不过的人,只要她来了,在风雅楼中住着,表妹好歹也是大家闺秀,想来倒不至于带母亲上门羞辱。那就可以相安无事。因想到这里,才觉心中释然,不过终究还是有些不快,但此时也只能压下,出门坐了轿子直往镇江王府而来。

    镇江王爷正和儿子烦恼呢,这会儿听见金凤举上门,不由得都有些恼怒,镇江王世子便恨恨道:“这小子是不是故意过来看咱们笑话的?不见,给我撵出去。”话音未落,就听父亲一声断喝,然后厉声道:“没用的东西,那怎么说也是小侯爷,是圣上面前的红人。你把他撵出去,给谁看呢?给皇上看吗?”

    傅清河立刻就耷拉着脑袋不敢出声了,却听父亲慢慢道:“总之,先听听他的来意吧,若不是什么大事,倒也用不着得罪他。如今看来,咱们所依靠着的大树,只怕未必能真的参天,到那时,或许还要靠他来扶持一二。”说完就对报信的下人道:“去告诉小侯爷,就说稍等片刻,我们亲自迎接。”

    待下人走出去,傅清河便对父亲道:“爹说什么糊涂话呢?咱们之前和靖国公府势成水火,这将来还指望着他帮衬?不落井下石都要烧高香了,爹别忘了我们从前是怎么用秋宁去羞辱他的,只怕到现在,那府里的人还把咱们恨的牙根痒痒。爹,咱们没有退路可走,也没有第二条路可选了。”

    镇江王叹了口气,站起整整衣领,似乎有些黯然道:“你说的这些我何尝不知?只是……唉!弘亲王这边,怕是不能顶事了,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不成?咱们虽然和靖国公府势成水火,可如今秋宁不是在那府里得势吗?当送秋宁去是羞辱他们,但如今她在那府里风光无限,这小侯爷只怕还要感激咱们把秋宁嫁给他呢。”

    就连傅清河,一辈子把父亲当做了天般来尊敬重,脸皮又厚比城墙,此时听了傅善霖的话,也不由觉着脸上有些发烧,嗫嚅道:“如果能像父王想的这样,那自然最好,怕就怕……”他没有再说下去,看到父亲那张满是褶子的脸,心中叹了口气,暗道罢了,老爷子老了,他喜欢做点美梦,就让他做去吧。

    父子两个说着话,就整好了衣服,正要去大门口迎接,谁知刚出了书房的门,就见金凤举已经在管家的带领下大步向这边走来,见了他们,这锦衣绣服丰神如玉的小侯爷老远就抱了抱拳,微笑着大声道:“下官怎敢劳王爷和世子大驾迎接?未将我撵出门去,已足感盛了。”

    一边说着,就上了台阶,初升朝阳下,只见他神采飞扬,真正是潇洒倜傥风流不羁,就连傅善霖和傅清河父子,同是男人,又对金凤举暗恨不已,此时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的确是有魅力,难怪他孩子都好几个了,却还是占据着京城第一美男子的位置,也的确是没有男人能够比得上他的风采。

    于是傅善霖便哈哈大笑道:“凤举说这话太见外了,更何况到了这里,什么下官不下官的?难道咱们不是一家人?”说完就将金凤举让进书房,一边吩咐丫鬟道:“去拿我前几得的那雪初晴来,好好沏一壶茶。”

    这雪初晴也是龙井中的一种,十分名贵。当下金凤举微微一笑,坐下来便道:“王爷和世子不必忙活,今此来乃是有一事相求,我衙门里还有事,却是不能在这里耽搁,办完事就要回去呢。”(小燕文学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妻高一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