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第一百九十一章:选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 书名:妻高一筹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傅秋宁忍不住就陶醉其中,凝神欣赏了一会儿。 .]那女官有些不耐烦,但心里却清楚,这是御前第一红人金小侯爷的夫人,可不是寻常戏子,根本由不得自己多话,于是耐着子站在傅秋宁后,直等到她看完了,才引她踏上竹桥,径直来到碧莲榭里。

    傅秋宁只看了一眼,心中便不觉“咯噔”一下,暗道我靠,真不愧是皇家气派,这天下的美女都集中在这地儿了吧?瞅瞅这一个个花容月貌的姿色,啧啧啧,这才是真正地七仙女啊,因一个个看过去,只见总有三十多个,其中有几个人是做男装打扮,俊美中透出些潇洒,傅秋宁心里便明白,这黄梅戏如今却要按照越剧的路子来,男主都是由女子来妆扮了,但不知这是大宁朝戏曲的风俗,还是因为不能让自己这侯爷夫人接触外男。想着若真是后一个原因,那这封建社会还真够可恶的,好不容易有个接触美男的机会,竟然就这样给生生掐断了。

    不过转念一想,就算是美男子,又有谁能胜过金凤举呢?这京城第一美男子自己都看腻了,还去看什么别的美男?因想到这里,也便释然,微笑着对众人道:“论相貌,你们都是百里挑一的,自然没话说,如今便看你们在这黄梅戏方面的天分了。我如今要唱两句戏,你们仔细听着,然后一个个唱来,谁唱的好,我便留下谁,这法子虽然简单,却是最有效,你们听明白了吗?”

    三十多人便一起福道:“明白。”接着傅秋宁清了清嗓子,就唱了两句“我问天上弯弯月。谁能比得上我牛郎哥;我问篱边老枫树,几曾见似我儿花两朵,再问清溪欢唱水……”

    那三十多个歌舞姬都在埋头苦记,一时间却也忘了赞叹这戏曲有多好听。开玩笑,这一次若是能被选进班子里跟着侯爷夫人去学戏,将来在万国文明会上大放异彩,这打赏还能少吗?就算是后终也能有靠,她们这些女人,自然不必想着什么好人家。但凡是能有一个知冷知的男人,哪怕他穷一些,能对自己好也就是烧高香了。到时候自己成了万国文明会上夺魁的功臣,将来丈夫怕是也不怎么敢给自己气受。 .]

    怀着这样的美好愿望,一群歌舞姬空前的让大脑飞转起来,拼命记着歌曲歌词。然而傅秋宁却只唱了一遍,接着就让她们一个个唱来。起先她忍不住摇头,但是听到后面,双眼便越发闪亮,一个又一个歌舞姬被挑选出来。站在她后。

    被选出的歌舞姬固然兴奋非常,然而那些落选的却是面色凄然,也有几个不服的,心道我们也不比那几个长的差。唱的也没听她们比我们好到哪里去?凭什么这小侯爷夫人却只要了她们?莫非是谁递上了银钱?不该啊,她是刚刚到的不是吗?还是说,那些个都是机灵的,提前把钱送了?是了,听人说这位侯爷夫人从前是镇江王府的庶女,嫁过去后很是被冷落了一阵子呢。该不会就因为这样。所以才见钱眼开吧?

    这些人越想越觉有理,待傅秋宁选完,其中一个落选的便上前大胆道:“夫人且慢,这选拔对我们并不公平。”

    傅秋宁没想到这种场合也会有人闹事,不过她也不愿意和这些苦命女子计较,因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淡淡道:“哦?姑娘何出此言?”

    那先前带傅秋宁过来的女官便急忙上前呵斥,却见秋宁摆摆手。轻声道:“让她说吧,无论如何。这总是一门技艺,总要让人心服口服才成。”

    那落选的女子听见傅秋宁如此说。胆子便更大了起来,沉声道:“我们前面这十个中,倒有六个落选的,这自然不公平,先前夫人要我们先唱,我们每多唱一遍,她们排在后面的就多学一遍,自然唱的比我们好,这有什么稀奇?因何只选她们不选我们?”

    傅秋宁看了这女子一眼,忽然微微一笑,随手指了自己后一个女孩儿道:“你过来。”然后她转回头,对那抗议的女子道:“你说不公平,好,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如今我还唱两句戏,这回让她先唱,你且听听,我是不是不公平。”说完便张口发声道:“郎对花姐对花,一对对到田埂下,丢下一粒籽发了一颗芽……”

    这一段唱完,她便让选中的那个女子先唱,因为是一段戏,所以女子也有些慌神,因为这旋律虽然简单明快,但是有点多,让她一下子没办法记全,饶是如此,倒也唱完了,只是其中有几处错漏而已。

    傅秋宁看向之前不服的女孩,淡淡道:“你也唱吧,只要你能唱的像她一样,我就要你。”

    那女孩儿使劲儿抿着嘴唇,忽然开口唱起来,但是她唱到一半就停下了,很显然,连她自己都听出了这其中的差距,她绝望的看着傅秋宁,眼泪在眼里打着转。

    傅秋宁叹了口气,眼睛扫了扫其他那些没选上的女孩子道:“你们明白了吧?虽然你们是先唱的,但是你们并没有唱在调子上,与其说这些后唱的人占便宜,倒不如说她们吃亏。因为她们如果听你们的,很容易就跟着走调了,但是她们没有,反而唱的比你们好一些,这就说明她们记得比你们好,虽然也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是四个月的训练时间,她们可以训练出来,你们就不一定。”

    这下所有人都不言语了,傅秋宁又淡淡道:“其实也不一定就是被我选进来好,你们剩下的人,容貌歌舞想必都不错,这些子里,宫中的贵也不会少,到那时献舞献唱,只要表演得好,一样可以得到丰厚赏赐,说不定还会被哪位达官贵人看中,皇上就会把你们送过去呢。”

    其实她心里不觉得这种命运有什么好的,但是这些古代女人和自己不一样,她们以为这就是好命,果然,听傅秋宁这样一说,不少女孩子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再不复之前的沮丧。

    没被选上的歌舞姬行了礼后就退出去,之前那名女官便赞叹道:“从昨儿个,这宫里就流传开了,说是侯爷夫人的戏真真如同仙乐一般美妙,我起先还不信,想着哪有这样夸张的?谁料今天自己亲耳一听,才知那些人赞的还轻了,这么动听的戏,只怕天上还未必有呢。”

    傅秋宁险些笑出声来,心想这些宫中的女人莫非是没有事干,所以整天琢磨着怎么拍主子们的马,因此才练出了这样强大的马本领,这也太夸张了点儿吧?

    正想着,就见从远处又走来了一些人,虽然隔得远,但傅秋宁却瞧得清清楚楚,这些人手里都抱着各式乐器。想来就是宫中的乐队。当这些人走到近前的时候,她才发现里面并没有男乐师,全部都是女乐师。

    一个女官走上前来,先前的女官就迎上去,和她说了几句话,然后便引着过来,待对方见过傅秋宁,她便介绍道:“这位是林司乐,这里都是她手下得用的女乐师,先前张柳二位乐师已经和林司乐说了,以后就由她们先为夫人谱写曲子,到一定时候,再请张柳二位乐师润色,等到初步排演后,再加入男乐师合奏,夫人觉得如何?”

    傅秋宁点头道:“这些事你们自然是比我明白的,就这么办吧。”说完女乐师们走进来,傅秋宁就唱了最开始的两段曲子,见几位乐师都在认真倾听,接着又在纸上刷刷刷记录着,须臾间粗略演奏了一下,竟不离十,这让傅秋宁吃惊不小,暗道果然都是皇宫里的乐师,大概天下所有玩乐器的天才都集中在这里,这效果也太立竿见影了吧。

    因真心夸赞了几句,那林司乐忙谦逊了一番,又夸傅秋宁的戏好。她也没在意,实在是从昨儿个到今天,听这些溢美之词听得耳朵都起了茧子,所以谦虚了几句后,先泛泛教了那些歌舞姬一段,这里面的角色还要后看她们各自的表现和唱腔来选拔,这会儿倒不必着急。

    因一晃眼就是晌午了,承慈宫中便过来了一个宫女,言说太后召小侯爷夫人回去用膳,于是女乐和歌舞姬们相继告辞,傅秋宁也随着那宫女往承慈宫而来,却见金老太君和江夫人也没有回去,太后卖了傅秋宁天大的人,就把她们几个留在承慈宫中赐宴。

    用过午膳,金老太君和江夫人就相继告退,傅秋宁却还要去碧莲榭去训练那些歌舞姬和女乐,如此一直忙到红西沉,那些歌舞姬各自学了两段戏,自己回去琢磨了,傅秋宁只累得嗓子冒烟,太后本要留她宿在宫中,然而她牵挂着家里头,暗道风雅楼这一天没有我在,不知有没有人上门,孩子们这会子早下学了吧?回去看不见我,锋儿和儿还不知怎么发慌呢。(.xiaoyanwenxue.com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重要声明:小说《妻高一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