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又是一年端午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 书名:妻高一筹
    金凤举眼光似有意似无意的向四个孩子(身shēn)上看去,只见四手腕脚腕上都系着一模一样的五彩丝线,(胸xiōng)前都带着小扫帚和药桃儿。....样式都一样,只是颜色稍微有些差异。他心里舒了口气,暗道看这打扮,定是秋宁亲自为他们系的这些东西无疑。真真是慈母,果然我当(日rì)把两个孩子托付给她,是再英明不过的决定了。

    一时间傅秋宁也赶了过来,金凤举笑道:“包了多少粽子?”

    傅秋宁道:“快包完了。”见到金凤举讶异的神色,她笑道:“这有什么?十几个人一大早起来,馅料什么的都是提前准备好了,米也泡好了,包起来还不快吗?连玉娘今儿新婚第一天,一大早给婆婆请了安,还回来了呢,我只说让她在婆家多住些(日rì)子再过来,她也不肯。”

    金藏锋和金藏(娇jiāo)一听说玉娘回来了,都举起小手欢呼起来。金凤举便似不经意间看到那丝线,微笑道:“这是你自己配的线?倒是十分漂亮,比我那会儿的丝线要好看多了。”

    金振翼和金绣楠不约而同的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丝线,金振翼很想说一句自己娘亲当(日rì)系的丝线比这个漂亮,但手腕上那又粗又亮,由十几样鲜亮颜色的丝线配成的彩线实在漂亮,因此这违心之语一时倒也说不出口。

    傅秋宁压根儿不知道金凤举这会儿的心思,在她看来,金振翼和金绣楠都是孩子,又是寄养在自己名下,几根丝线而已,没道理在这上面把他们置之不理,又不费什么事(情qíng)。因此听见金凤举这么说,便微笑道:“这可是你说的,下午到了老太君那里我亲自问问太太,到时候看你怎么和太太说。”

    她这样一说,金凤举也笑了,其实知道这婆媳两个几乎不怎么说话的但是听傅秋宁的口气,显然对江夫人并没有多大心结,看着妻子笑吟吟的侧面,他心中只觉感动美好,若不是碍于子女们都在面前,真想握着对方的手好好温存温存。

    半上午的时候,粽子就蒸上了。金振翼和妹妹坐在院子里藤架下的秋千上看着金藏锋金藏(娇jiāo)一会儿跑去一趟厨房,他想起去年尝过的那个鲜(肉ròu)粽子,心里也觉垂涎三尺,又不好意思去看,因此看见金藏锋兄妹又跑出来,他便冷哼一声道:“真是没见天的,几个粽子罢了,就馋成这样儿一会儿跑一趟的也不嫌累,让爹爹看见你们这样儿,也要说不是大家子和大家小姐的做派吧?”

    金藏锋看透了这个弟弟的心思微微一笑,也不戳破他。....金藏(娇jiāo)却不管这些,来到金绣楠旁边的秋千架上坐定,气定神闲道:“是,我们是没见天的,也不知是哪个见识过人的弟弟,嫌弃大锅菜粗糙,去吃例菜,结果例菜没动几口,倒把四喜丸子木耳白菜(肉ròu)片儿,还有炸(肉ròu)丸子之类的吃了大半。”

    金振翼的脸“腾”一下烧红起来,气狠狠瞪着金藏(娇jiāo),却听金藏锋沉稳道:“(娇jiāo)儿,胡说什么呢?这也是你说的话吗?让爹娘听见了,定然罚你。”说完又转向金振翼笑道:“粽子快好了等一下娘亲要捡出各样馅料的放在食盒里送去祖(奶nǎi)(奶nǎi)那里,我们一起去吧。”

    这是从那一场风波之后,金藏锋头一次和金振翼说话,也露出了和好的意思。倒让这愣小子呆了半晌,有心拒绝这橄榄枝,只是想起粽子,又觉放不下,因此踌躇了半晌,才咳了一声道:“也好,从祖(奶nǎi)(奶nǎi)那里回来,只怕粽子就不那么烫了,吃着正好,也不知今年包了多少(肉ròu)馅儿的。”

    金藏(娇jiāo)就要大笑,金绣楠看着她,微微摇了摇头,于是她忙止了笑,咳了好几声才掩饰过去。

    中午傅秋宁就把园子里的金燕芳和冯家三位姑娘以及那个梅姨娘一起邀请了来。金燕芳一进门就笑道:“还是嫂子贴心,派了人去请我们,前儿个在老祖宗面前,她还念叨着您去年的粽子好吃,说各式各样的馅料,只把我听得垂涎三尺。昨个瞻儿回去又说在这里吃的席面好,我想着嫂子定是个在吃字上下功夫的人,因此今儿一早就和妹妹们说,打算厚着脸皮过来蹭粽子吃,只是不知道该送些什么好。偏嫂子就体会了我们心意,倒叫人去请,如此一来,总算还保住了我们一点颜面。”

    傅秋宁笑道:“是,你们的颜面保住了,我是没有脸再见人了,什么叫在吃字上下功夫?不过是那时候在晚风轩,(日rì)子过得艰难,都是些粗茶淡饭,没办法只好精心变着花样儿做,为了哄那两个小祖宗多吃点罢了,怎么说的我倒像个吃货似的?”

    吃货这个词本是现代网络上常用的,如今被傅秋宁无意间用在这里,金燕芳等人想了想,都笑开来,只说这词形容的着实传神,又有趣。因又笑了一回,便让丫鬟们摆饭,金燕芳讶异道:“二哥哥不来吃吗?他素(日rì)都在这风雅楼,如今还有粽子,哪里就舍得不过来?”

    傅秋宁笑道:“想来是在老太太或者太太那里,不必管他,这粽子包了许多,府里已经送了一圈,无论他在哪儿,保管让他吃上就是。”说完又道:“是了,我听说那边的襄阳侯府已经整修的差不多了,妹妹们可是要和二老爷二太太一起搬过去吗?”

    金燕芳道:“我们原本想着搬过去的,老太太又不让,说这园子反正空旷,又和嫂子做伴儿。那边府里(日rì)后还要添人,所以大概不搬了。”

    傅秋宁笑道:“这样正好,若是你们搬走,虽然这风雅楼靠着园子边儿,只是我心里也不托底。”′完见金振翼剥了两个粽子在碗里,她吓得连忙道:“你给我拿出一个来,之前在厨房里就吃了一个,如今再吃两个,非吃撑了不可。”

    金振翼不高兴道:“先前吃的是(肉ròu)馅儿,如今想尝尝这个枣泥和蛋黄馅儿,怕什么?吃得多了,我出去跑一会子也就是了。你放心,爹爹要问起,我肯定不攀扯你,哼,自己做的事儿自己担。”

    “呸,别在我面前来这一(套tào),你有本事,在你爹爹面前怎么不敢这么光棍的和他说话?”傅秋宁把金振翼面前的碗端过来,把粽子的三个角都用筷子夹下,只剩下中间的馅料部分,然后她把三角糯米都扒拉到旁的碗里,又把那个碗给金振翼递回去道:“你喜欢吃馅儿,就这样吃,万万不能再吃两个粽子,这粽子不小呢。”说完又对金燕芳道:“看着瞻儿和玉儿些,这是糯米,最不好消化的,吃多了不是玩的。”

    金燕芳的目光在她和金振翼面上来回掠了两下,忽然微微一笑,轻声道:“还是二哥哥心里有算计,翼哥儿他们的娘虽然不争气,好在落到这么个地方儿。

    傅秋宁笑道:“落在这个地方有什么好?你看锋儿和(娇jiāo)儿就知道了,素(日rì)我管他们也是严厉的,哪有在鹤鸣轩那样自由。”

    “这是为他们好,就算现在不明白,大了也定然明白嫂子的一番苦心。”金燕芳正色道,只看刚刚傅秋宁做的那件小事,她心里便明白,这位嫂子不管嘴上说什么,对两个孩子,她却是真关心的,不然再不可能这样自然而然的说话,且这样熟练地口气,断不是临时伪装就能装出来的。

    一餐饭和乐融融吃完,冯家三位姑娘也对这各式各样的粽子赞不绝口,只是金凤举没有过来,这让几位姑娘心中微微泛起一点失落(情qíng)绪,表面上自然是不肯表现出来的。于是安排孩子们各自睡了午觉,她们也歇了会儿,看着未时还没到,就在屋里各自说话儿,只等未时过后一起去康寿院。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靖国公府的大门外,缓缓步来了几个气度从容高贵的客人。

    “这便是凤举的府邸?”皇帝赵希看了看那黑底金字气派庄严地“靖国公府”匾额,问(身shēn)边的大太监李德正。

    “是,主子,便是这里了。只是小侯爷和国公爷这时候只怕未必在府里。倒是几位亲王,怕是要随时等着宫里的宣召,这会儿必然在府里的。”李德正恭敬地回答,一边在心里直嘀咕,暗道我的天爷,敢(情qíng)皇上不是想进这靖国公府去看一看吧?这可也太突如其来太儿戏了,自古也没有这样儿的,国公爷(身shēn)体听说还不大好,这一下不会活活儿紧张死吧?

    正想着,就听皇上呵呵笑道:“去他们府里有什么意思?倒是这靖国公府,朕记着十几年前好像还驾临过一次,那时他们特地为朕修建了园子,极尽奢华的。所以朕(日rì)后就不(爱ài)出来,出来一趟,费了银钱无数,还要让他们白白忙碌几个月,何必呢?恰好今儿个是微服私访,他们阖家都没准备,朕这也不算是惊扰了,走,进去看看。”

重要声明:小说《妻高一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