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心理咨询师”傅秋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 书名:妻高一筹
    他这样说,傅秋宁明白他是怕有些人抓住这件事做文章,只旦说荣亲王为了尽快平息事端,接回王妃,不惜将那个烫手山芋杀掉。//反正本来要怎么处理这个((妓jì)jì)女就是难题,加上今天荣亲王妃回府,看上去倒真有点儿荣亲王害怕麻烦心狠手辣的迹象,怕就怕皇上一怒之下·失掉了判断力,荣亲王成了炮灰,那即便(日rì)后皇上回转心思,认定了这里有猫腻,大概也不肯承认自己冤枉了儿子,古今帝王的通病,就是太过自大,绝不肯承认自己有错,即便是心里知道犯了错,也必定不肯承认和悔改。

    想到此处,一颗心不由得也悬了起来,忽听外面脚步声响,接着一个小厮的声音道:“小的见过侯爷,二(奶nǎi)(奶nǎi)和姑(奶nǎi)(奶nǎi),奉金总管的命,特意来禀报爷,秋菊姑娘目前(性xìng)命已保住了,只是还昏迷着,已经接进王府,也找了太医医治,王爷说,明白小侯爷的意思,请小侯爷放心养伤。”

    金凤举道:“我知道了,有什么信再报过来。明儿一起打赏。”

    小厮连忙称谢去了。这里金凤举松了口气,微笑道:“只要活着,倒不必担忧了。只是姐姐那里,怕是要受些委屈,不知道心里怎么怨恨我呢。”

    傅秋宁不语,心中明白这件事本来是一个烫手山芋,只怕荣亲王爷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好,偏偏这一阄,那个秋菊姑娘被接进了王府,这件事若被皇上知道,固然可以给他留下荣亲王的确重(情qíng)义,为了这个女人和他腹中胎儿,不怕触怒皇帝也要接进府里的印象,只是如此一来,那女人也就在王府中有了立足之地,荣亲王妃是不可能撵她出去了。

    因看着金凤举,却见他眼底也有一丝忧色·显然是不了解那个女人,不知道她是真的(性xìng)(情qíng)刚烈,还是故意将那丫鬟的香囊偷取,然后悬梁·再被人发现。

    如果真是这样,那此女心机可谓深沉,只怕荣亲王妃(日rì)后麻烦不小。但是一来,这计策十分冒险,一旦那个丫鬟迟钝一些,晚一会儿回去找香囊,只怕她就真的死了·此女即便心机深,也未必有这样大的胆子。二来,荣亲王妃也是出(身shēn)大家族,提起这些宅斗手段,那也绝对不是普通的战士,所以傅秋宁想了想,就放下心来,暗道以荣亲王妃和王熙凤酷似的(性xìng)子·她完全可以搞定这件事吧。

    一时间晚饭上来,玉娘的确做了几个新鲜菜色,又听说金凤举想着荠菜盒子吃·因为没有荠菜,所以就用嫩菠菜代替,配着(肉ròu)渣儿烙了几个合子,果然,金凤举吃好了这一口,也觉得好吃,金燕芳等人却是没什么心思,虽然菜色新奇,也只吃了几筷子便放下了。

    却听外面又淅淅沥沥下起雨来,眼看那天色就黑沉了。傅秋宁便起(身shēn)对金凤举道:“爷且好好在(床chuáng)上躺着·天晚了,我送几位妹妹回去。”

    金凤举道:“也好,好好儿和她们说说。

    告诉守门的婆子,就说我在这里,你去了枕月阁,让上夜得人先查别处去·等你回来了再关院门。

    傅秋宁笑道:“这还用也吩咐,我难道自己不晓得?”说完金凤举也笑了,道:“我知道你晓得,不过白嘱咐一句。”

    因一行人披着蓑衣出了门,果然外面小雨淅沥。傅秋宁便笑道:“我很(爱ài)雨雪天,如今这样小雨,又没有风,想来该当撑一柄油纸伞,静悄悄穿花绕树,过桥踏路才对,可不是一番如画的景致?”

    金燕芳勉强笑道:“嫂子好兴致,这可不是江南那边的风(情qíng)呢?我们在江南那会儿,坐船时恰巧遇上了雨天,那雨中的江南女子便是撑着一把漂亮油纸伞,穿的柳绿花红,在雨中的确别有一样风(情qíng)。只是那时前路茫茫,哪里有欣赏的心思。”

    傅秋宁笑道:“那时候没有欣赏的心思,这会儿总该有了吧?我如今匆匆进了风雅楼,什么都没准备,他(日rì)也让你哥哥买些漂亮油纸伞备着,专门下雨天撑出来玩耍,这园子的景致也不比江南差,我虽然平庸,但是有你们这些容颜绝代的女孩儿,只消在园子里走一走,风景岂不是比江南那边还好?”

    金燕芳听出她是在宽慰自己,心中感动。但是心里头仍十分沉重,也就不再言语。

    一行人沉默着回到了枕月阁。

    冯远瞻和冯玉致见到有客人来,便过来行礼,又见过几位姑姑,那个梅姨带着他们,看得出来,两个小孩子和她感(情qíng)很好。

    “哥儿姐儿想来也对这府里熟悉了不少,我看过些(日rì)子就可以让他们四处走动走动,妹妹的意思呢?”傅秋宁给了两个小孩子每人一个如意吉祥的金(裸luǒ)子,又摩挲了一番,才让梅姨带他们离开。

    提到孩子,金燕芳眉头才微微舒展开来,轻声道:“是,该出去走动了,只是我还有些不放心,唉!不管怎说,如今这境况,真在府里多走动,怕也是不那么如意呢。

    傅秋宁知道她担心什么,微笑道:“俗语说的好,穷人孩子早当家,为什么穷家多出好孩子,富家却出纨绔子?所以说,有时候小孩子们也该磨练磨练,遭受点挫折也没什么。你看我那两个孩子,若说境况,之前你二哥哥恨不得从没生下他们,不是比哥儿姐儿还不如?如今又怎么样?我也照样让他们入族学,你二哥哥也喜欢他们喜欢的什么似的,虽然说这是苦尽甘来,但若没有之前的磨练,怕还真没有如今这苦尽甘来呢。”

    金燕芳低头柔顺答道:“嫂嫂说的是,小孩子该当如此。”说完,她有些犹豫的抬起头来,轻声但坚定地道:“嫂嫂说知道那事的来龙去脉,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傅秋宁暗道来了,得,我穿越了一回,倒还真成心理咨询师了,才开导完那个王妃,如今又要开导几个寄人篱下的可怜女人。不行,金凤举怎么也得给我加薪,现代心理咨询师可都不少挣钱呢。

    心里想着,面上却不露声色,慢慢放下茶杯道:“听妹妹的话,是定然要知道这事的来龙去脉了。只是我想问一句,就算是知道了,就算是因为你们,让那姓褚的官儿参了一本,你们又待怎么样呢?难道就要为了门风,一根绳子勒死自己?恕我直言,如今你哥哥在朝堂上和人都交涉完了,你们这会儿一根绳子自杀也没什么用。那么又待如何呢?”

    一句话说的金燕芳也愣住了,她心里哪有什么主意,想了想咬牙道:“不管怎么说,我……我只想知道真相······”

    “真相就是那个姓褚的官儿不要脸,看见烈亲王那边参了荣亲王,以为这是落井下石的好机会,竟然不惜把脑筋动到你们头上了。其实这些朝堂斗争,关我们女人什么事?他这样做,真真无耻之极。难道你们还要因为这样的无耻之徒,把自己搭进去不成?莫说是冯府和金府的女儿,就是平常百姓家的女孩儿,也没有这样愚笨痴傻的。”

    说完却见金燕芳咬着嘴唇,目中落下泪来,冯家几位姑娘也在那里啜泣着,听她哽咽道:“那·……那要怎么办?如今二哥哥因为这个让皇上罚了(禁jìn)足,我们······我们除了给他添麻烦,什么也不能做,这……这可怎么办?”

    傅秋宁笑道:“若说起这个,就不必担心了。你二哥哥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当(日rì)你们失踪时,他赶回府里,第一句话就是告诉二太太,只说你们但凡活着,就必定将你们接进府来,任谁也不许说一句坏话。不是我夸自己的夫君,爷的见识,本就不是当世那些庸俗可憎的男人可比。之后想法子寻找营救你们,那真是尽心尽力。

    当(日rì)大伯子寻到你们的时候,可还曾问过一句不该问的话吗?那几(日rì),上至老太君,下至婆子丫鬟们,可都是为你们悬着心呢。只盼着你们平安归来,好容易终于盼到了。依照你们二哥哥的心思,这靖国公府从此后就是你们的家,是你们躲避风雨的地方。认真说起来,你们这事儿天下人都知道了,哪儿能没有一些流言蜚语?可你们在这府里听过一句吗?这都是老太君太太二太太和你大伯爹爹以及小侯爷的苦心,生怕你们受了丁点儿委屈,不自在。可见着是把你们放在心上的。说来好笑,这事儿满朝文武都知道,只是谁都不说话,本来么,我们的家事,何劳他们((操cāo)cāo)心?偏偏那褚大秀就为了落井下石,竟然拿这件事说话,你不想想,你二哥哥平(日rì)里是肯吃亏的人吗?何况这褚大秀竟然暗中污蔑你们的清白,他没在朝堂上和对方拼命就不错了。要说起来,他倒也不是冲动的人,许多事当面忍了,过后再报复回来也就是。可他这一次因为什么冲动?还不是因为关系到你们?回来又煞费苦心的不许让一个人走漏了口风,只恐你们知道后担忧内疚。”

    她说到这里,便叹了口气,摇头苦笑道:“认真说起来,这事儿倒是我连累了妹妹,若不是下午你帮我解了围,只怕婉二(奶nǎi)(奶nǎi)也不至于恨上了,只不过她也是嫉妒之心,如今你哥哥生她的气,离了清婉阁,想来她受得教训也就够了,妹妹倒不必放在心上。至于你二哥哥被皇上罚的事,其实不必放在心上。虽然是罚,明面上不还是让他养伤吗?皇帝心里终究还是向着他的,他必定在朝堂上因为气愤而放肆了,可能当众让那个姓褚的下不来台,所以皇上当着大家的面儿,也不好太过偏袒,才弄了这么个明奖暗罚的故事儿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妻高一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