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知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 书名:妻高一筹
    这里金雁秋就看了弟弟两眼,忽然长叹一声道:“我今晚便要回王府了,在家里住了这么些天,也不是个好滋味儿,更连累了你,唉!秋宁说得对,谁让我们生做女儿(身shēn),自己的命,竟是半点做不得主。*.**/*”

    金凤举目光闪了闪,忽然笑道:“怎么这样说?你在这府里,难道还有谁敢给你气受不成?”

    金雁秋苦笑道:“是,固然没人敢给我气受,便连爹娘,和我说话也陪着小心,只不过当我看不出来吗?一个个心里急得就如同(热rè)锅上的那蚂蚁,这要是有法力,大概一阵风就把我给掀回王府去了。

    金凤举听她这样说,就知道虽然她表面上是抱怨,心中的结却解开的差不多了,因此便笑道:“哪里像你说的这样夸张?还有我的伤,这是我自家惹出的事,更和姐姐半点关系都没有,别只想着往自己(身shēn)上揽。”

    金雁秋哼了一声道:“你的伤自然不关我的事,只不过别以为我不知道,今儿在朝堂上,皇上放了你的假,说是体恤,怎么什么时候上朝却又要等宣旨?这便是罚你了。若不是我和你姐夫闹得这一出,怕是你也不会跟着我们吃这个累。”

    她此话一出,金凤举就是一惊,忙坐起(身shēn)问道:“姐姐,这话是谁说给你听的?”

    金雁秋见他郑重其事的样子,不由得吓了一跳,也郑重道:“这有什么?我虽回了府来,但是王府里难道就没有我的人么?你今(日rì)在朝堂上受了罚,王爷回去和人说了,我的丫鬟听见了,就跑来告诉我,说后来皇上还单独把烈亲王弘亲王和我们那个冤家留下来,问他们对褚大秀参我们家的事(情qíng)的看法呢。”

    金凤举似乎并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该说的他都和荣亲王说过了,想必姐夫定会照自己说的办。他所担心的只有一样·因急急问道:“既如此,燕芳妹妹她们知不知道?”

    金雁秋皱眉道:“这个我去哪里知道?不过今(日rì)让那该死的褚大秀参了一本,烈亲王弘亲王哪能放过这机会,怕是没几天·府里这消息就要传遍了吧?俗语说,没有不透风的墙,燕芳她们知道还不是早晚的事?”

    金凤举也皱起眉头,好半晌才道:“嗯,我知道了,这事儿我来处理。是了,姐姐今晚要回府·可派人回去告诉姐夫了吗?”

    金雁秋冷笑道:“告诉他做什么?我还指望他来接我不成?这时候怕心里不知道怎么恼我呢。...呸,也不看看自己做下的什么事。”

    金凤举笑道:“姐夫再不是这样人,恕弟弟直言,他就是个直(性xìng)子,虽说有时候冲动下做点糊涂事,但(性xìng)格是极好的。这样一个厚道人,出奇的竟还不愚笨,也就是难得了·何况他又敬(爱ài)姐姐。姐姐,你听弟弟一句话,有些事·难得糊涂。你如今是摊上姐夫这样的男人,若是摊上那弘亲王烈亲王,他们就算不让((妓jì)jì)女怀孩子,可外头养了七八个外室,家里的姬妾无数,这难道就好了?我看也未必吧。”

    金雁秋又冷哼了一声,却是没有再说话。

    却听金凤举又笑道:“这会子怕是要到晌午了,吃完饭我让金明去王府走一趟,怎么说这一次错也多在姐夫(身shēn)上,让他过来接你回去·不然你自己回王府,可还有什么(身shēn)份面子可言呢?姐姐说是不是?”

    金雁秋站起(身shēn)冷笑道:“不许去告诉他,告诉他来接我我就不回去了。罢了,你在这里好好歇歇,少((操cāo)cāo)些心养养病,比什么都强。我先回去了。”一边说着·便快步走出了房门。

    金凤举微笑起来,知道姐姐嘴上虽这么说,其实却是默许了自己的做法。

    吃完饭,便命金明来办这件事。半下午的时候金明回来,说一切办妥了。金凤举想了想又道:“你去秋宁那儿,就说这些(日rì)子我十分忙,不去晚风轩了,她怕是也要为玉娘的事(情qíng)忙碌,我更不该打扰。这样说一句,省得她疑心,若是知道我受伤了,怕心里要不好受的。”

    金明答应一声,心想爷啊,您确定自己不是自作多(情qíng)?二(奶nǎi)(奶nǎi)那个人冷冷淡淡的,就怕知道你这些(日rì)子不去晚风轩,正合了她的心思,让她落个清静呢。只是如何敢将这话说出来?

    来到晚风轩,果然就见傅秋宁她们正在选缎子给玉娘做铺盖,见他来了,就问了问金凤举在做什么。金明也按照主子的话一一答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就觉着二(奶nǎi)(奶nǎi)的目光闪了闪,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金明不敢多呆,唯恐再让这精明的二(奶nǎi)(奶nǎi)问出破绽来,忙就找了个借口告辞出来。

    等到金明出去后,玉娘和雨阶见傅秋宁放下缎子发呆,忙都奇道:“(奶nǎi)(奶nǎi)怎么了?可是因为小侯爷这些(日rì)子不能过来伤神?其实也没有几天,就如(奶nǎi)(奶nǎi)说的,从前六年都过来了呢。”

    傅秋宁看了她一眼摇头道:“我是那样的人吗?只是这事儿有些不对。罢了,磐ˇ,你去把今天上午才炸的(春chūn)卷和点心捡一盒子,送到康寿院去,顺便打听打听,小侯爷必定是有什么事儿。”

    剪枫答应了,捡了糕点出门,这里傅秋宁也没心思做活了,只在榻上坐着,暗暗忖度着这个时候金凤举就算再忙,也不可能不过来。今(日rì)朝堂上发生了什么,他总该和自己说一声吧?昨儿那么晚,都自己过来了······

    想到此处,猛然想到今晨他走的那会儿正是雷雨交加,园子里又多是树木,不由得一下坐直了(身shēn)子,暗道该不会就是让雷电给劈了吧?不会不会,若是这样,早有人飞奔来报信了,更何况他那会子抛妻弃子老天爷都没用雷劈他,如今眼看都洗白成功了,老天爷倒抖擞精神来算旧账了?这断乎不可能。

    若不是被雷电劈了,那就是不小心受了伤,怕我担心所以不肯让我知道?傅秋宁起(身shēn)在屋里踱了几步路,心中越发烦躁,好不容易等到剪枫回来·一问,果然是金凤举受了伤,剪枫去的那会儿,恰好老太君去了清婉阁·可见这伤也不是很轻的。

    傅秋宁虽然已经猜了个**不离十,真正听到这消息却还是吃了一惊,待听到剪枫说是在花园里躲避树木时让尖石头给扎了腿,为这个皇上还让在家休息些(日rì)子,等到宣召再上朝时,她心里就更沉甸甸压了一块大石头。

    自己扶着额头呻吟道:“这个魔星,都说了端午后就搬过去·他怎么还出了这样的幺蛾子。”

    因就想起(身shēn)去探金凤举,然而想起清婉阁江婉莹等的嘴脸,却又犹疑了一下,就在这时,听见外面有脚步声,原来是老太君派了个丫鬟来请秋宁,说王妃今(日rì)回府,让她去送一送。

    傅秋宁知道王妃终于想通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暗道不管怎么说,这件风波总算过去了·只不知道皇帝心中对荣亲王到底怎么看,是不是从此也无缘储君之位了?因忙答应下来,换了衣服之后带着剪枫往康寿院而来。

    到了康寿院,只见金雁秋江夫人江婉莹等都在。傅秋宁先拜见了老祖宗和王妃,趁着众人说话,才来到老太君(身shēn)边悄声问道:“老祖宗,爷到底怎么样?他派金明去告诉我这几天不能去晚风轩,我就知道定然有事,什么样的伤要好几天?老祖宗好歹透个口风,让我心里有点数。”

    老太君笑道:“我回来时听说剪枫来了·就知道定然是你派来做耳报神的。想我那孙子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金明这样一说,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难怪你立刻就察觉了。”

    傅秋宁尚不等说话,就见金雁秋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笑吟吟道:“哪里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凤举那也是没办法,若不派人过去报信·只怕弟妹更是要担忧了,且更易起疑心。倒不如派金明说一声,许是就蒙混过去了呢。”她一边说,就看着傅秋宁点头咂嘴的笑:“我真真不知道,我那弟弟是个聪明高傲的,你到底有什么本事?就把他降服到这种地步?”

    傅秋宁脸红的都快做红布了,轻声道:“王妃说笑了,哪里是这样?”

    金雁秋笑道:“怎么?还和我犟?唉!说起来我弟弟也可怜,腿让石头扎了,骨头都露出来,却还换不来妻子的担心关切,这伤啊·活该他白白受了。这若是你过去探一探,兴许还好的快一些。”

    让这王妃一打趣,傅秋宁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偷眼看着,好在众人并没有在意这边,一时间又听说孩子们放学过来了,原来是金老太君派人去学里和先生说了声,让几个孩子都提前放了学过来。

    房间里又(热rè)闹了一阵,就听见人说荣亲王爷来了,正和老爷在书房里喝茶。金雁秋便缓缓站起(身shēn),在老太君和江夫人面前拜了三拜,站起来时,已是流下泪来。老太君和江夫人也是眼窝湿润,拉着她的手哽咽道:“去吧,去吧······(日rì)后莫要任(性xìng)了,啊!”

    傅秋宁不自(禁jìn)就想起《红楼梦》中元(春chūn)省亲的那一节来,心想王妃总比当(日rì)的元妃娘娘要好一些,她虽然也难回娘家,只是倒不必像元妃省亲那样严格,何况元妃只有几个时辰的时间,她却是在家里住了几天,比对方强上太多了。

    果然,边听金雁秋道:“我在家里,只巴不得我赶紧走。如今要走了,又擦眼抹泪的做什么?左右都是在京城,将来无事,我再回家来看你们,且别伤心了。”一边说着,终于还是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得在众人目送和王府下人们的簇拥下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妻高一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