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书房夜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梨花白 书名:妻高一筹
    傅秋宁笑道:“说这话你也不怕亏心。.昨儿晚上是为了安你,今(日rì)安慰也安慰过了,论理我该来你这里蹭点心吃了,如何还要给你带点心。”

    因说着就将今(日rì)在水池边遇到荣亲王妃,自己隐晦劝了一通的事说了,末了道:“我看王妃心里不是不后怕不后悔的,只因你们劝的太直接,竟就给她定了罪。细究起来,这错儿本就在荣亲王(身shēn)上,就连我也替王妃抱不平,一个女人,丈夫逛青楼玩清倌儿已经够窝火了,何况那是堂堂亲王妃,就像王妃说的,(日rì)后还要和((妓jì)jì)女称姐道妹,让对方生的孩子叫她母亲,这怎么忍受的来?如今只因为她回了娘家,让这事儿暴露出来,引发了这样大的后果,你们着急起来,竟不去追究荣亲王的事,一味的炮轰她,她就算心里惶恐,嘴上怎么能服气?行动怎么能服软?王妃是个什么样的人,别人不清楚,咱们家里人还不清楚?”

    金凤举拍掌笑道:“实在你这话是说到了点子上。原来之前竟是我们太着急,倒没仔细思索。难怪你今儿一劝就见效了。”说完搂住傅秋宁亲了一口,又在她脖颈间腻着,轻声道:“我的秋宁越发聪明能干,怎么办?如今竟觉着时时刻刻离不开你似的,我看下一回再要出去办差,得想法子让你扮了男装,跟在我(身shēn)旁才好。”

    “少说混话了。”傅秋宁一笑:“我还有好消息告诉你呢。”

    “什么事儿?”金凤举看向她,却见傅秋宁挣出(身shēn)子,坐正了道:“今儿府里派了太太的陪嫁周媳妇来找我,名为探望,实则为探听消息,于是妾(身shēn)也不敢辜负了爹娘的期望,就将昨晚儿咱们说好的那事儿透露出去了。”

    “扑哧”一声,金凤举忍不住笑出来,见傅秋宁瞪他连忙又正襟危坐,肃容道:“没错,岳父大人如此费尽心机,你(身shēn)为人女理应为父分忧才是,这消息透露的很是……”不等说完,傅秋宁也忍不住笑了。

    金凤举也跟着得意笑道:“其实这事儿京里官员没有不知晓的,只不过碍于靖国公府那时候的权势,所以没人想到要为这点小事儿鸡蛋碰石头罢了。^/非常文学/^如今荣亲王惹了皇上震怒,连带着靖国公府也成了落水狗,你这一提醒岳父大人哪有不趁机痛打落水狗坐收渔利的道理?他心里定然不知道多感激你呢。

    傅秋宁笑道:“别太不厚道了,哪有人说自己是落水狗的?你嘴皮子上岳父岳父叫的恭敬,却不知你那岳父连带着这回都被你摆布两道了,从此以后大可不必在我面前做出这幅恭敬孝顺的样子。”

    一语未完,就被金凤举搂在怀里,笑着道:“说起来,你这个当女儿的刚刚不也说是不敢负了爹爹厚望吗?所以说女人真是不能得罪,你那爹爹若知道你现在恨他当(日rì)必不敢如同扔棋子一般将你扔到我这火坑里。不过虽然说你这算是不孝,我却就喜欢你这股(爱ài)憎分明的劲儿。这样的父母若还孝顺,那是愚孝那样的女人,和木头桩子还有任人宰割的牛羊猪鸡有什么两样?”

    “别把话说得太满,别忘了之前你是怎么对锋儿和(娇jiāo)儿的。”傅秋宁伸手轻轻拍了他一下,却听金凤举嘿嘿笑道:“小孩子不记仇,我这不是已经努力纠正形象了吗?锋儿(娇jiāo)儿的恨早就没了。更何况,就算我这个爹到老也没尽一份父亲的责任,却也不会拿锋儿(娇jiāo)儿做棋子。若是他们有了出息,不孝顺我我也不抱怨,原本没有行(春chūn)风,就不该指望得秋雨。”

    傅秋宁笑道:“好啊这话我今儿可记下了,等到锋儿(娇jiāo)儿长大时,若是有了意中人什么的,可不许你为了政治和利益之类,就((逼bī)bī)他们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说完金凤举自然满口答应,夫妻两个温存了一会儿傅秋宁才正色道:“说正经的,今儿上朝,皇上对荣亲王和你如何?”

    金凤举笑道:“到底是亲儿子,我见姐夫今早嘴上起了燎泡,胡子茬儿都冒出来了,可见是一下子上火了,所以皇上也只是下朝后留下他又骂了两句,倒没有多加责难。这便是好事儿,肯骂,就说明还没放弃姐夫,等之后我们这些招数一样样用过了,我想这道坎儿差不多也就迈过去了。”

    夫妻两个又说了些别的话,秋宁就仍回晚风轩去,金凤举却还是要在书房中,理一理目前这些乱事。之后又有许氏霍氏前来送莲子汤,原本也想学着秋宁,指望簿能得他的欢心,在这里宿一夜,到时人人都知道丈夫拿自己也是看重的。谁知说了两句话,见金凤菊面色凝重,毫无调笑之态,她们两个也不是不识数的,就知道这会子若是要邀宠献媚,只能得个没脸罢了,因此只说了两句话,便讪讪告辞出去。

    至晚间,金凤举仍在书房歇息,想着昨夜和秋宁一同宿在这里,不由得就有些思念。只是如今天色已经黑下来,万万不能再叫她过来,何况总是让妻子和自己宿在书房里,让别人看着也不像话。因只好强忍了思念之(情qíng),随手抽出一本书翻看着。

    却见采莲接连出入了几趟,他心里明白这个丫鬟的心思,只不过如今自己的心里何等沉重?连两个姨娘都知道进退,采莲素(日rì)里稳重,如今却这样轻浮,想来是有个缘故。他凝神只想了一想,便已明白,于是合了书,来到榻上坐下,果然,采莲便立刻上前,给他轻轻捏着肩膀。

    “今儿秋宁来时,我恍惚看到她头上戴着一只步摇,似乎是前些(日rì)子我给你的吧?”金凤举半倚在榻上假寐着,一边轻声询问。

    “是,今儿早上(奶nǎi)(奶nǎi)起来,奴婢见(奶nǎi)(奶nǎi)头上也没有什么装饰,觉着太素淡,就将奴婢那支步摇给了(奶nǎi)(奶nǎi)戴着。那支步摇是小侯爷过年时候赐下的,极好的一只,奴婢想着我怎么配戴这样珍贵的东西,因此都一直收在盒子里,一次也没敢戴,因此今儿早上才敢拿出来给(奶nǎi)(奶nǎi),想来奴婢其他东西,(奶nǎi)(奶nǎi)也看不进眼里呢。”

    采莲恭敬地回答着,心中却惴惴有些不安,暗道不知道爷会怎么想。若让爷觉着我和二(奶nǎi)(奶nǎi)的关系好,这也就算是达到目的了,也不枉我费了那一支步摇。

    正想着,却听金凤举淡淡道:“这事儿你造次了,无论如何,那是你们(奶nǎi)(奶nǎi),她的金银首饰原本不少,只是她这人喜欢素净,所以平(日rì)里也不怎么戴。你的(身shēn)份,就算那支步摇再好,轮不到你给她。秋宁冰雪聪明,今儿戴了那支步摇,不过是给你一个脸面,不忍心让你当着碧玉下不来,这是她心慈,你莫要就以为糊弄了她去。你是聪明人,跟在我(身shēn)边也有些年头了,原是看着稳重,也没有那些狐媚心思,才留到现在。若是以后再有这样出格儿的事,就说明你的心也大了,我可就不敢再留你了,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一番话只把采莲吓了个魂飞魄散,忙跪下哭道:“爷饶了奴婢这一次,原是奴婢无知,没想到这么多,只是敬(爱ài)(奶nǎi)(奶nǎi),想着倾奴婢所有,奴婢如今知错了……爷……”

    一边说着,就要磕下头去,却被金凤举伸手制止了,听他叹气道:“傻丫头,哭什么哭?如今我这么多妻妾,心思也只放在一两个人(身shēn)上,你们在我这里,越发的孤苦寂寞,有什么趣味?若是将来有了好归宿,夫妻和美,岂不比这样跟着我强?你们放心,跟了我这么多年,我必然要替你们找个好人家,你们虽是我的通房丫头,想来配个忠厚老实的小子,他也只有觉得荣耀的份儿,将来我再慢慢提拔了他,还怕你们没有好(日rì)子过吗?”

    他这里说着,采莲只是哭,说宁死也不走。于是金凤举又安慰了几句,心中却是存下了这个念头。暗道采莲虽哭的这样厉害,不过是现在不舍,等将来真配了个好人家,也会高兴的吧?哪有女人放着舒舒服服的(日rì)子不过,却愿意守活寡呢?还别说,秋宁算不算一个?她能原谅我,固然是对我有(情qíng),只不过若不是母亲和表妹((逼bī)bī)迫的那一下子,只怕我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因想到傅秋宁,心思不由得又飞了出去,许久才收回来。看了眼外面天色,不知为什么,即使知道这么晚了,不该去晚风轩,然而心里却是抑制不住的冲动。因对采莲道:“我去晚风轩,官服留在这里,明(日rì)早上再回来穿,你去给我把那个琉璃灯笼点上。”

    “爷,这个时候儿,金明都回家了。”采莲大惊,话音未落就听金凤举笑道:“我倒要靠着他?笑话,难道他不在,我就什么事(情qíng)都不做了?不要废话,去拿灯笼。”一边说着,也不更换衣服,只随手拿起架子上的藕荷色披风披了,便掀帘子走出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妻高一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