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流产

    第二天,景遥特别早醒,不顾凌天傲反对,一定要起送他上班。两人郎妾意吃王妈准备的温馨早餐,一旁的陈叔和王妈是一脸欣慰。

    吃完早餐后,凌天傲凑到景遥面前,景遥给他正正西装和领带,然后踮起脚尖吻了一下凌天傲的嘴角,很好闻的刮胡水的味道,还是自己选的。离开凌天傲的脸时,景遥轻轻说了句:“老公,早点回来,我和宝宝在家等你奥。”

    然后凌天傲就像漂在空中一样,傻笑着开车走了。景遥突然觉得自己错了,本来现在他就一改以往工作狂的作风,天天早早回家,这一说他还不中午就回来。想起他每天除了上班时间以外都是碎碎念在自己边,景遥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可是望着别墅外,灿烂的朝霞好像幸福一样满满溢在心头,景遥想她明白甘之如饴的意思了。他们都没看见自始自终都望着那温馨一幕的安若雨,她眼中是失去理智的郁、妒忌还有狠毒。

    景遥上楼时,就看见安若雨提着行李箱出来,她忙拉住她,说:“若雨,你要干什么?”

    “我要走了,免得影响你安胎啊。”安若雨望向她的眼神空洞,再瞥到她的肚子时变得狠毒,仿佛淬毒的刀。

    景遥下意识护住自己的肚子,但还是甩开不舒服,挽留道:“不会的,若雨,你别多想。”

    安若雨走过来:“奥,我住这里,你不会不舒服,你不知道傲哥哥曾经深过我吗?呵呵,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天野吗,一个花花公子很有趣、很坏也很危险,不像凌天傲对我好到让我反胃。”

    “你怎么能这么说?”景遥突然很心疼凌天傲。

    “我为什么不能,你以为你得到他了吗,他不过是在意你肚子里孩子。”

    景遥终究还是个女人,在意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如今被安若雨这么一说,竟怯弱地退了一步。但只一刻,她用勇敢起来:“那又怎么样,他你是曾经。他和我才是真正走在一起的人,他喜欢孩子,所以他一定会努力忘记你,你终究是个外人。”如果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的话,景遥想她一定不会选择与这个处于妒忌心伤中的女人争辩的。

    安若雨被景遥的话刺激到了,她想到凌天傲就近对她的冷落,想起这个女人的万千宠,因为她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变得歇斯底里:“都是你,都是你,一开始我就不喜欢你,你为什么要出现,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抢走了傲哥哥,抢走了我所有的宠,我恨你们,你们离开我的世界。。。”

    她来扯景遥,景遥忙避开,却还是被她拖住了衣袖。正拉扯间,听见响声的王妈从外面进来,只一瞬间,安若雨由凶狠疯狂变成了可怜较弱的模样:“遥姐姐,你不要赶我走,我不走,我不会妨碍你和傲哥哥的。。。”

    景遥被她的颠倒是非愣了一下,这一愣给了安若雨机会。

    王妈从楼下看到就是这样一幕,安若雨在楼梯口,景遥站在她前,一手推若雨,一手推行李箱。来不及阻止,安若雨从楼梯口倒下来,她暗中使力,把景遥一起拉了下来,看去却像景遥推了她一把。

    “啊!”一声,两人都从楼梯上摔下来,景遥没有防备,竟是连翻了几个跟头,护住肚子也是枉然。她感觉下腹有什么流出来,疼痛铺天盖地而来,晕倒前她看见王妈失去血色的脸

    “救我的孩子。。。”然后她坠入了黑暗。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