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的曾经

    慢慢已经习惯安若雨的存在了。习惯家中多出的一个人,习惯饭桌上的小公主,习惯她的丈夫对另一个女人的嘘寒问暖,习惯安若雨很乖巧地叫她遥姐姐,总是让陪着她的凌天傲去陪自己。

    景遥并不是一个容不下人的人,她只是想要提醒凌天傲别忘了他的承诺,她给他时间等他上她。只是凌天傲似乎忘了,或许安若雨的受伤让他方寸大乱了吧。

    这天下午,陈叔王妈在花园里给花树修枝。她觉得有趣,就过去帮忙。正学得有模有样时,王妈走过来,握住景遥的手:“小遥,过来王妈有话对你说。”王妈刚开始喜欢叫景遥少,在景遥的不断纠正下,才唤她小遥。

    景遥虽然错愕,但还是任凭王妈拉着她找了块凉地坐下。手依旧未放开,她细心地把景遥落下的发丝别到耳后,才说道:“小遥,王妈知道你心里苦。只是这天傲和若雨是从小的感。。。”

    景遥低下头,她当然明白,只是终究意难平。

    “但你们是夫妻,路还长着,何况天傲对你也是极上心的,你不要放弃。”王妈发祥景遥的失落遂安慰道。

    “是吗?”景遥不确定,然而又好奇起来:“他和若雨是一起长大的吗?”

    “是啊,若雨这个孩子其实也可怜。她很小被父母遗弃,是天傲把她领回家的。她知道自己的世,所以整个人特别乖巧,对每个人都极尽礼貌、小心翼翼,对天傲更是十分依赖。”王妈看一眼认真听着的景遥,又笑着说道:“天傲,对这个妹妹也是呵护有加,甚至超过了天。”

    景遥莫名有些不爽,当然了,他是把人家当作未来老婆疼的。

    这时王妈仿佛陷入了回忆,眉宇间添了分忧色:“天傲的爸爸妈妈感并不好,你知道他们之间还有天野妈妈。钱敏那孩子一辈子都在计较这件事,所以对天傲和天的关很少,总是整天吵架,久而久之,两个孩子都养成了孤僻寡言的格。后来老太太,就是你们把天放在她姑姑家养,自己照顾天傲。但老太太虽然疼天傲,却也弥补不了很多缺憾。后来,天傲就领回了若雨,老太太很赞成,家良和钱敏也没话说。若雨这孩子就这样一直陪着天傲,一起上学,生病了互相照顾,感自然是比别人深厚些。”

    “那后来,他们为什么没有在一起?”景遥问道。

    “傻孩子,这感不等于。你知道后来天野来到凌家,若雨就上他了。没几个月就要结婚了,天傲虽然舍不得,却也给了他们一个很盛大的婚礼。孩子,其实也许当事人不明白,天傲对若雨的感并不是。。。。。。”王妈若有所思地看着景遥。

    景遥却觉得凌天傲还是安若雨的,那是一种可以为成全的。自己并没有要他放弃对若雨的守护,只是希望他不要一遇到她,眼中就再也容不下任何东西,那样会让自己感觉很多余。

    “孩子,上去换件衣服,王妈教你做天傲吃的石锅鱼。”王妈慈祥地拍拍她的肩膀。

    景遥笑着点头,兴冲冲上楼,无论是慕还是王妈对他们的感还是乐见其成的,自己的感路也不是很难。等这次凌氏大项目搞定,自己再找凌天傲谈谈。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