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堂入室

    莫雅失恋后,一直郁郁寡欢,或者是陷入了深深的疑惑。景遥终于了解到,那晚先是祝东风强吻莫雅,只是莫雅先是挣扎,后来竟不知不觉迎合起来,才会被齐风看到那荒唐的一幕。景遥心下明了,这对冤家是在争锋相对中产生了感,只是不知道这两个风到底哪个才是小雅的真命天子。

    在莫雅一百又一声叹气后,景遥果断拉着她叫上李静出去逛街。从李静那得知,这几天齐风精神恍惚,不在状态。莫雅就开始眼泪汪汪,直怪自己太坏,还有不断咒骂祝东风。景遥却更担忧了,莫雅是个特别心软善良的人,不能看见别人因为自己难受,与齐风的复合似乎并不遥远。只是她没发现每次和自己闲聊时,提到更多的是祝东风。他们之所以每次见到就掐架,其实也是因为特别关注彼此的缘故。想到这里,景遥愈发担心这三人的感,毕竟这牵涉自己最好朋友的幸福。只是终究自己不是当事人,只能静观其变,然后不时给莫雅提点提点。

    这天下午回家,王妈说凌天傲在楼上。景遥心下疑惑,他不是晚上有应酬吗,怎么就回家了。她下班后,直接去找莫雅了,并不知道后来商业应酬取消的事。

    在书房找到凌天傲,他正坐在书桌电脑前忙着什么。景遥想不要打扰他,就退出。这时凌天傲却抬起头,发现景遥:“老婆,你刚才去哪了?”

    “我去找莫雅了。你先忙着,等下下来吃晚饭,有你喜欢的石锅鱼。”景遥说完,就准备走。

    “老婆,你过来!”凌天傲不愿意了,景遥以为有事,不疑有他走过去。

    不想凌天傲一把把她抱坐在自己大腿上,景遥下意识挣扎,却听见他在耳边轻喃:“老婆,你冷落我。”

    委屈可怜的语气让景遥哭笑不得,推开他在自己耳后作怪的脸:“别闹了,等下王妈叫我们吃饭了,你不饿吗?”

    “我很饿。”景遥松一口气,凌天傲却并未放开她,反而一只大手窜进了景遥的衣服里,正往她前游近。

    “你不是饿吗?”景遥按住他乱动的手。

    “我是很饿啊,老婆,我想吃你。”凌天傲说完就用自己和书桌把景遥围住,一只手开始解景遥的衣服。

    景遥这才明白这个色痞的意思,但想起等下王妈会过来,忙又挣扎道:“不要,不要。。。。。。”

    “要,要,老婆,我要。。。。。。”凌天傲不管不顾就蹭向自己觊觎已久的白皙浑圆。景遥被他的小孩子气搞笑,又终于没能抵住他在自己上燃起的**火焰,不知不觉开始嘤咛呻吟。

    正当两人的绪就快如火如荼时,王妈轻轻敲了敲门。

    凌天傲顿时不满:“王妈,我们等下吃饭。声音沙哑粗嘎,透着求不满。

    门外的王妈显然明白了这对小夫妻在干吗,顿了一下。凌天傲管不了那么多,把景遥的裙子推起,就去解自己的束缚。

    “可是天傲,安小姐来了,她还带着行李。”王妈的声音很小,有着歉意。

    凌天傲的动作顿住,他看向景遥。景遥已经动,双颊绯红,见凌天傲因为安若雨停下来,当下没了兴致,随意说道:“快去看看吧。”

    凌天傲却像听到了特赦令,迅速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只来得及轻吻下景遥的红唇,就大步走出了书房。

    景遥体还是很难受,稍稍平复下,才开始整理自己。此时她的心里漫出满腹的苦水,这个安妹妹无论何时都是他永远的最重要,也是自己的劫吧。

    走下楼梯,安若雨正被凌天傲圈在沙发上安慰。景遥听见她嘤嘤的哭泣声,陈叔王妈也在旁边细心安慰,真是公主啊。

    安若雨发现她时,竟扑进了自己的怀中,开始诉苦。原来她发现凌天野外面有女人,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来这里寻找避风港了。景遥轻轻安慰她几句,然后大家才开始吃晚饭。

    凌天傲的视线一直没离开过她,小心翼翼地替她夹菜、挑鱼刺。景遥愈发悲从中来,这时王妈夹起一块鱼放进她的碗里。景遥抬头发现王妈眼中的安慰与心疼,只是轻轻一笑。连外人都看到了她的悲伤,她的丈夫却无动于衷。

    晚上,王妈替安若雨收拾房间,凌天傲则一直陪着安若雨。景遥自己洗完澡就上睡了,许久之后,的另一侧才被压下去。这是一个同异梦的晚上。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