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遇小叔偷情

    景遥拉着钟正一直到一个隐蔽的拐角处,转头发现那个男生一脸红晕,正羞怯地看着她拉着他的手,景遥忙放开手,还掩饰地笑了笑。她对着男孩关切地说:“同学,这里不适合你,你应该专心上学。”

    “我叫钟正,我希望你叫我小正。”男生正色道,然后一脸期盼地看着景遥。

    “好吧,小正。”景遥心想要尊重现在的孩子:“你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帮你。”

    “不用了,在这里兼职可以养活我自己,不就是让男人女人摸几下说几句吗。”说着,他低下头。

    景遥看见他那一排长长的卷翘的睫毛轻轻颤动着,我见犹怜的样子,没有人不心软:“你还是专心学习吧,需要的费用我可以帮你。”

    “不了,我又不是你的谁,你凭什么帮我?”声音软糯磁简直勾动人的心弦。

    “你可以先欠着我,等你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再还我。”景遥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帮他。

    “我不喜欢欠人家。”他突然抬起头,眼中没了那种委屈无助,变得异常魅光流转潋滟十足,景遥看见他轻启红唇:“不如我陪你。”

    景遥当场愣住,那个“我陪你”不会是那个意思吧,她可没有那种想法,他别以为她不尊重他啊。然后她看见那个男孩嘴角噙着邪魅的笑的脸离她越来越近,简直像个妖孽。千钧一发之际,景遥抵住他的膛:“小正,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钟正说什么,景遥逃似的从他手边窜出:“就这么说定了,我替你和红姐说,你专心学习。”然后她就大步跑回了包厢,她没看见后的男生一直玩味地看着她。

    景遥抚着自己跳得异常激烈的心跳,刚才她感觉自己像被千年狐妖迷了心神般,实在是那个男孩长得太妖了。

    “遥遥,你怎么了?”莫雅看景遥心神不宁地走进来。

    “奥,没事,小雅我们走吧。”景遥拿过两人的包,和莫雅走出夜未央。

    出来前,景遥找到红姐,说了关于帮钟正的事。红姐先是揶揄景遥看上人家,然后很痛快地答应解除钟正的签约,并且帮他们搭桥,于是景遥开始了心的助学事业,只是别人会怎么想呢?

    在街上散了会步,莫雅的心已经恢复不少,答应景遥会好好处理自己的感。景遥很想再做点什么,但也知道自己能做的只有那么多,当下两人分手,各自回家。

    景遥快走到车站时,发现前面有辆熟悉的火红色敞篷法拉利,车牌似乎也很熟悉。走近一看,的确是小叔凌天野。只是这场面,男人把一个女人压在座椅上,狂野地吻着女人脖子以下白皙的部分,两人衣衫不整。景遥应该离开的,可是她不能忽视的是,那个女人不是安若雨。

    踟蹰良久,眼见两人就快更深一步了,景遥忍不住了:“天野,你怎么在这里?”

    故意放大的声音使激中的男女不悦地停下来,看见景遥,女人因**得不到纾解而不满道:“野,她是谁,快让她走。”说着往男人上蹭了蹭。

    “大嫂,你怎么在这里?”凌天野的声音带着**的沙哑。

    “你能不能送我回家?”景遥这么要求到,她希望他们两人能分开。

    “野,我不要走。”女人撒,她显然知道大嫂的意思。

    “可是,大嫂都发话了。宝贝你先委屈下,明天我去找你。”说着猛亲一口女人已露出的半个浑圆,算是安慰。景遥因为凌天野的话皱了下眉,又看见两人毫无顾忌地开始亲,连忙转避嫌。

    在凌天野的安慰和保证下,女人心不甘不愿地走了。

    “大嫂,上车吧。”凌天野优雅扣上刚才激中解开的衬衫纽扣,仿佛刚才那个被发现偷的不是他。景遥目不斜视地坐上副驾驶座,车开动,好一会两人都是沉默的。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