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遇钟正

    那天的激从办公桌一直蔓延至总裁休息室的大,对景遥说的回家慢慢压的建议,凌天傲完全不采纳,说是为了惩罚景遥纵容蓝亭轻薄他。

    景遥哭笑不得,一拨拨的激让她疲于应付,只能不断地向上耸动的恶魔悔过:“老公,我错了。我不应该让那个女人进来的,我以为。。。。。。”

    “以为什么?”男人不亦乐乎。

    “人家再怎么也是大明星啊,材好脸蛋美,就算怎么样你也不可能吃亏啊,她肯定很**的。”景遥完全把自己的心思暴露出来了,事后她想她真的不吃蓝亭的醋。就算他们曾经怎么样,但毕竟这已经过去,她很了解凌天傲对女人的态度。除了安若雨,她想到这个人时,突然心黯淡下来,原来她在意的是他的心。

    然而凌天傲听到景遥的真实想法后,顿时心一沉,猛地从她后再次冲进去,这可恶的女人。“我会让你知道你才是最**的。”伴随着这句话,景遥迎来了她暗无天的激岁月。

    沐浴在周六下午的夕阳里,景遥回想起那天的节,不抖了一抖。那男人太可怕了,以后一定要注意说话分寸,表达中心不能脱离自己很在乎他,不仅在乎心还在乎。景遥正这样警告着自己,手机响起“大家一起喜洋洋”的铃声,是莫雅。

    没有预料的欢快声音,竟然是低低的啜泣。景遥顿时惊慌起来,不等她问清楚,莫雅只叫她去夜未央找她,便挂了电话。这样的莫雅很少见,景遥顾不上其他,给王妈交代了句,就往夜未央赶。

    到达常来的包厢,发现莫雅正低头倒酒,看来已喝了不少。景遥夺过酒杯,问道:“小雅,怎么了?”

    一看是景遥,莫雅放弃喝酒,立即委屈地哭出声来:“遥遥,遥遥,风不要我了,不要我了。。。。。。”

    景遥惊讶,两人一直如胶似膝,怎么会这样:“小雅,你说清楚,齐总不是和你好好的吗?”

    于是莫雅趴在景遥肩上,边哭边交代了事经过。原来是莫伯父知道了莫雅和齐风谈恋的事,他了解到齐风是单亲家庭,只和他妈妈生活,于是想让他入赘。齐风应该是个很自尊的人吧,他毅然拒绝了,而且还提出了分手。

    不想入赘无何厚非,只是为什么不好好沟通沟通,并不是无法协调的事。景遥这么想,但当下也顾不上齐风,只安慰伤心的小雅。半天莫雅的绪才算稳定下来,景遥让她在这里等自己,她去个洗手间。

    收拾好自己,景遥走出洗手间。抬头发现男洗手间旁墙壁上,一个稍显丰腴、衣着暴露的三四十岁女人正紧紧压住一个瘦削的影,那似乎是酒吧服务生的衣服。那女人暧昧地用手拂过男生的脸:“小正,陪我一个月,条件随便你开。”

    景遥从侧面角度看男生似乎冷笑了下,突然他转过头来,是那个钟正,景遥惊讶。而钟正表也是一愣,然后景遥看见他像变脸一样,狭长的凤眼一下子含泪泣露,殷红的薄唇无助地开合,他在向她求助。而那个女人看了他这楚楚动人的样子,变得更肆无忌惮:“小正,我把我所有钱都给你,陪我一夜。”声音里甚至有了哀求,手却慢慢伸向男生的下,然而当事人还一脸无助与哀求地看着景遥,似乎毫无所觉。

    景遥顿时觉得正义心爆棚,她走上前撞开女人的手,然后对钟正说:“小正,这么晚了,和姐姐回家吧,不然妈又要说你了。”然后她装作刚看见那个女人的样子问:“这位女士是谁,小正是你朋友吗?”

    “我不认识她。”钟正从善如流。

    “奥。”说完景遥了然,拉起钟正的手就走,留下那个一脸错愕还反应不过来的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