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傲吃醋

    景遥找到凌天傲的车时,他正一声不响地坐在里面。不等她戴好安全带,凌天傲猛地发动车子,吓了景遥一跳。

    景遥看着男人一脸不爽,奇怪问道:“你怎么了,不说一声,吃完就拍股走人了,现在还不高兴了?”凌天傲还是不开口,景遥也不管,自顾自说道:“这么没礼貌,那个温则冬搞不好是你未来妹夫奥。”

    “吱”的一声,高能的车子突然急刹车也灵敏的很,又把景遥吓了一跳。拍着口的景遥现在确定凌天傲有问题了:“凌天傲,你疯了?”

    “温则冬,温则冬,说,你们什么关系?”凌天傲爆发了。

    “什么关系?见过两面的关系。”景遥从没见过这么暴怒的凌天傲,他一直都是绅士的。

    听到景遥的回答,凌天傲稍微冷静下来:“那你们在餐桌上卿卿我我?”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卿卿我我?”

    “别以为我没看见你们眉来眼去,当我是死的。”

    “你不可理喻。”说完,景遥解下安全带就想拉开车门走。见此凌天傲眼疾手快,拉住景遥,反锁车门,一气呵成。

    “你干什么,放开我!”景遥不耐烦地挣扎着。

    “放开你,让你去找郎?你想得美,看不出啊,先是哥哥,现在又来个温哥哥,恩?”现在的凌天傲已无理可讲了。

    景遥却是听出来了,某人好像是在吃醋,于是她冷笑道:“凌天傲,没想到你喜欢吃这种干醋?”被拆穿了,凌天傲恼羞成怒,倾过来堵住景遥马上就要出口的嘲笑话语。景遥扭着体挣扎,某人半天亲不到,又出口讽刺:“怎么现在就开始为你的郎们守如玉了?”景遥扭头不理他,凌天傲一阵无名火,用一只手的蛮劲把景遥双手拷牢,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就要啃下去。

    景遥只能咬牙瞪他,凌天傲邪笑着就要得逞时,他的手机铃声响起。那是很特殊的铃声,景遥听出那是安若雨的声音在重复:傲哥哥,是我,是我,快接电话,快接电话。。。。。。凌天傲犹豫了下,放开景遥,接起电话。

    电话里传来安若雨低低的哭声,凌天傲顿时紧张起来:“若雨,怎么了?”然后不知道安若雨说了什么,凌天傲只是不断安慰不要哭了,乖的什么,最后他说了一句等我,我马上过来,电话才被挂断。

    景遥从没见过凌天傲这种表,像要被心痛死的表。现在对着她的脸,已不是刚才的暴怒,而是带着哀求。他要求她下车,让他去找他心的若雨妹妹吗?景遥心内突然一阵凄凉,安若雨在他心中的地位恐怕没人可以超越吧。

    孤独站在街道上,景遥觉得这六月天竟然有些微凉。凌天傲将她放在这里,他现在一点也不怕她去找郎了,她又怎么可能比安妹妹重要呢?真可笑,刚才看凌天傲吃醋的样子,她还心下微微暗喜呢。以为他在乎她,是的,也许有一点,但永远也超不过他心中的那个。

    但景遥没让这种怨妇绪持续太久,马上午休时间就要结束了,她拦下一辆出租车回凌氏上班去了。这天下午,凌天傲都没回来上班,面对崔姐眼神投来的疑问,她也只能苦笑,她要怎么回答,她的丈夫被另外一个女人一个电话叫走,现在还一直尽忠职守地陪着她。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