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狼凌天傲

    一群人在红姐的调动下,气氛络。这时景遥的手机响起,是凌天傲。是了,自己怎么忘了给家里打个电话了。

    “老婆,你不陪我上班,原来是预谋出去厮混。”凌天傲的控诉让景遥哭笑不得,有时候他真像个小孩,明知道自己是出来找莫雅的。告诉他自己所在地点,放下电话,才发现大家都将目光转向了她。

    “景遥,你和天傲哥感真好啊。”祝东风很单纯地说。

    “当然了,这有些人是羡慕不来的。”莫雅又开始针对祝东风。祝东风自然不甘示弱,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又杠上了,这两个冤家,景遥感叹之余还有庆幸,大家的注意力似乎被转移了。

    凌天傲不一会就到了,推开包厢门,就往景遥那大步走近:“老婆,你还学会夜不归宿了?”景遥额边出现三根黑线,这才九点多啊。

    “天傲,看不出来你这么粘老婆啊。”是楚飞扬奚落的声音。

    凌天傲这才发现了其他三个熟人,他笑着说:“飞扬,你现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等你有了老婆,搞不好更粘得慌奥。”景遥发现凌天傲说完这句,一向冷静干练的红姐微低了头,脸似乎也变红了。而凌天傲说完话则就着景遥喝过的红酒杯喝了一口,莫雅偷笑了下,景遥脸也红了红。

    “是吗,那天野是怎么回事,他可是把若雨一个人放在家。”楚飞扬有煽风点火的本事,景遥暗想。

    凌天傲看向不停喝酒的凌天野,眉头微皱:“凌天野,你没事就回家陪若雨,别像以前一样就知道疯野。”语气有些过重,又是安若雨让他失控吧。

    “大哥,你陪好大嫂就好了,我老婆不需要你心。”凌天野不耐烦道。

    凌天傲还想说什么,却被楚飞扬接了话:“天傲这是还放不下若雨啊。”好吧,这家伙还喜欢隔岸观火。

    气氛变得尴尬,这时红姐开口了:“楚飞扬,你又乱开玩笑,大家别理他,来接着喝。”气氛稍缓后,景遥对凌天傲说要回家,大家就互相告辞走了。因为今天齐风加班,景遥就拜托祝东风送莫雅回家,莫雅自然不愿意,却在祝东风一句人家新婚燕尔你凑什么闹下,心不甘不愿地坐进了他的车。

    景遥想着那两个不知前世有什么仇的冤家,不知不觉笑了。凌天傲这才开口:“老婆,你没生气啊?”

    景遥这才发现他一脸紧张,敢他以为她生气了:“我为什么要生气?”

    “我。。。。。。”

    “到家了。”景遥不深谈这个话题,他作为哥哥关心弟弟和弟媳是应该的,凌天傲显然明白了她的意思,景遥的宽容让人很舒服。

    景遥先上楼了,凌天傲去车库停好车,下车时发现景遥落了个精美的包装纸袋,打开一看,顿时脸现暧昧。

    到卧室时,景遥已放好洗澡水,看见他用小指挑着那袋子,笑得一脸暧昧,先是一愣,然后醒转过来,脸变得通红,伸手就抢。

    “老婆,原来你有这么一颗奔放的心,老公我喜欢。”

    “不是的,那是莫雅送我的礼物。”景遥边抢边分辨道,奈何凌天傲整整高了她一个头,她怎么也够不到。

    “穿给我看。”凌天傲的要求让景遥直接放弃了抢夺,气嘟嘟地向浴室走去。

    却不想凌天傲一把挡住她:“老婆,你有两个选择,一和我一起洗澡,二把它穿给我看。”凌天傲今天是要把不要脸发挥到极致了,景遥只能妥协,两害取其轻,景遥拿走了内衣袋。

    那晚,景遥后悔到边流泪边咬被角。凌天傲简直不是人,倒像一只饿疯的狼直折腾她到凌晨一两点,更在她前摸、揉、啃、咬,久久流连不去,还巧妙到硬没脱掉那件二分之一罩杯的趣内衣。看着他一脸餍足还动手的样子,景遥在心里发誓再也不穿那件害人的东西了。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