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夫妻相

    经过昨夜的交谈,凌天傲和景遥已有些心意相通。凌天傲没想到景遥会如此直接,她对着他的眼睛问:“你若雨?”凌天傲猛地被揭穿心事,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你会一直只她吗?”景遥的话里有妥协。

    “我只是习惯守候她,老婆,你答应给我时间的。”景遥的不咄咄人,让凌天傲心软。

    “恩,我会等你的,等你和我重新开始。”景遥第一次主动抱住凌天傲的腰,他体一僵,反应过来,伸手反抱住她,把脸埋入她馨香的长发中。景遥是个聪明的人,知道太紧反而适得其反。

    此时两人正驱车赶回家,上午上班来不及了,下午凌天傲去上班。景遥不想引起别人的猜测,毕竟两人同时回去上班,怎么看都透着诡异,所以再请假半天。为此凌天傲戏谑,他们不像合法夫妻,倒像地下私。景遥听了没做回应,他忘了吗是他没把他们的婚讯公布于众。

    当下却只是给凌天傲拿出搭配好的西装让他换上,再去准备午饭。许久不吃中餐,王妈的菜更合胃口了。饭后,为了让凌天傲心甘愿地去上班,景遥殷勤地把他送到大门口,却不想临上车凌天傲捞过她就是一个吻。陈叔和王妈边偷笑边避嫌,这个不分场合时间的家伙,景遥羞红着脸跑上楼,凌天傲在原地爽朗地笑。

    准备给莫雅一个惊喜,景遥把从法国带给她的礼物和自己游玩的留念、视频整理好,再让王妈教她做巧克力曲奇饼一起带过去看她。换上一轻便休闲装,陈叔说让小方送她去,她拒绝了。其实她有驾照,凌父凌母送她的结婚礼物保时捷911还在车库放着。只是她是个不喜欢张扬的人,更是个环保死忠者,也不想错过路过的风景,于是随上路。

    振远企业的人因为莫雅,基本都认识她。前台吴小姐很地招呼她:“景小姐,好久不见,找莫经理吗?”景遥按住她打电话通知的手,狡黠一笑,吴小姐明了。

    景遥熟门熟路找到莫雅办公室,轻轻推开门,莫雅正戴着一副无框大眼镜,认真地批阅文件,此时的她掩不住的千金气质和精明强干。景遥斜倚门上许久,才被不经意抬头的莫雅发现。然后一阵兵荒马乱,莫雅抱住她,办公室响起欢快的叫喊声:“遥遥,遥遥,你怎么来了。。。。。。”两个人像孩子一样抱住对方,蹦蹦跳跳起来。

    然后,莫雅开始撒:“遥遥,你不会有了老公就忘了我把,你已经一整个月没理我了?”

    “这一个月里,某人的国家长途可是固定在每天至少一个。”景遥边喝茶边打趣道,为此凌天傲还抱怨他们的蜜月硬生生插入个第三者,两个女人晚上煲电话粥一煲就是两小时。

    莫雅想到这里,笑着吐吐舌头,拿出景遥亲自烤的心曲奇饼快乐地吃起来,边欣赏他们的蜜月照片,时不时发出一阵感慨。“遥遥,你们真的有夫妻相哎。”莫雅拿着一张照片说。

    “你什么时候变成静姐了?”景遥凑上去一看,是自己和凌天傲在吕贝隆薰衣草花田里相偎的一张照片。照片的男人器宇轩昂,女人俏依人,隐隐还有一种默契流露,画面极美好和谐。

    “好想去度蜜月啊。”莫雅的注意力向来不会集中很久。

    “那你快点和风结婚啊。”景遥又开始揶揄她。

    莫雅先是羞了下,然后是义愤填膺:“说起风,上次那个祝东风真讨厌,害得风误会我。”

    “怎么了?”景遥难得一脸八卦,这三人擦出了火花吗。莫雅张嘴说,想想又没说。然后连下班时间没到也不顾,只是拉着景遥要出去逛街,景遥在她百般攻势下焉有不从之理。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