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哥哥

    景遥和妈妈一早就帮阿婆包好粽子了,一家人吃端午宴,有四黄(黄瓜、黄鳝、蛋黄等),还有防中暑的旱菜,和鲜炒螺蛳多道端午必吃菜。老屋里古朴的味道混杂着艾草清香,阿婆拿着一杯雄黄酒开始一年一度的劝酒,“阿婆,我不要喝啦。”景遥誓死不从。

    “不行,遥遥这是防五毒的,来乖,给阿婆吃了。”阿婆是绝对不松口的。

    景遥向爸妈求助,却换来两位莫能助的眼神,景遥绝望地仰脖喝下难喝刺鼻的雄黄酒。

    “遥遥就是,每年都要这样一遍才肯喝。”阿婆笑着点了一下景遥的额头,额。。。。。。景遥很无奈地吐着辛辣的舌头,那副糗样,惹来长辈们的好笑。

    下午,家家户户飘起棕香时,赛龙舟就结束了。景遥拿着粽子在山下等清哥哥,她小时候基本都在阿婆家,清哥哥是和她一起长大的,俗称青梅竹马。看见杨清背着一筐艾草从山上下来,景遥忙迎上去。看见景遥,杨清黑色的眸子开始闪闪发光,他是一个哑巴,小时候没人和他玩,只有景遥这个小妹妹从来不嫌弃他,一直陪他玩,眼中也没有施舍和同

    坐在竹林里,杨清幸福地吃着香棕,看景遥熟练地把他砍来的艾草修剪好,用红绸包好,这是送给村里人的。杨清也开始帮忙,景遥边干活边讲很多新鲜有趣的事,虽然他不能回应,可景遥从不介意,因为她知道清哥哥很认真地在听。抬头,才发现杨清满头的汗水。景遥很自然地拿出纸巾替他仔细擦了擦,杨清英俊黝黑的脸顿时有红晕染起,这一刻他是极幸福的。

    凌天傲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乡村温暖的夕阳半悬在山腰,灿烂的余晖从竹林的叶隙里洒落在景遥和杨清上,女人贴心替男人拭去汗珠,男人幸福憨厚地笑着,这一幕怎么看都有种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美好。

    凌天傲放在侧的手不自觉握起,愤怒仿佛要冲破理智。杨清首先发现了凌天傲,顺着他疑惑的目光,景遥转看见一脸不悦的凌天傲。

    “你来了?”景遥站起来走到他面前。男人却好像没看见她,目光只定格在杨清上。

    景遥见他有些不礼貌地盯着杨清,忙转移他的注意力:“Hey!”景遥晃动的手臂终于使凌天傲注意到她,却不想他一把抓住景遥的手臂:“他是谁?”

    杨清看见凌天傲对景遥粗暴,紧张地站起来。景遥忙对他说:“清哥哥,没事。他是我丈夫。”听完这句,凌天傲的愤懑稍减,杨清的眸子却顿时黯淡下去,一个月前就知道景遥结婚了,他只是默默祝福,真正看到器宇轩昂的凌天傲,他只剩颓然。

    “清哥哥,我们先回阿婆家了啊。”景遥扯着绪不稳的凌天傲走,杨清默默点头,景遥没看见他一直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仿佛望尽天涯路。

    “不接电话,跑到这里厮混。哥哥,亏你想的出来。”凌天傲少见的刻薄。

    “只许有傲哥哥,不许有清哥哥啊?”景遥半开玩笑半怨道。

    说完这句,凌天傲的气势顿减,他有些讨好地想环住景遥,景遥推开他,示意阿婆家到了。

    景遥阿婆对这个外孙婿是很满意的,再加上凌天傲的刻意讨好,地位快超过景遥了,惹来她撅嘴抗议。景父景母对凌天傲能及时赶过来很满意,也不管景遥耍小子。只有凌天傲好笑地看着与平时不一样的景遥,晚上两人一起窝在很窄的小上,凌天傲不怀好意地抱着她:“老婆,今天你委屈了,来让老公安慰安慰。”说着就要欺上来,景遥双手抵着他的膛,表示要开始黑夜卧谈,凌天傲只能遵从。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