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爱情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把普罗旺斯这座浪漫之城游遍,只是在游玩之后你会想永远留在这座充满艺术气息,物产丰饶、阳光明媚、风景优美的城市里。

    为了满足景遥对薰衣草的嗜。凌天傲和她首先去了薰衣草之都赛尔和最著名的薰衣草观赏地吕贝隆山区。那里随处可见的紫色花田,无边无际地蔓延,纯粹的紫色在高高低低的田园里绽开,在夏的风中打开浪漫的符号。景遥就在那样纯粹的美里,在凌天傲温柔的陪伴里,一天天把心彻底沉沦了。

    来到画家保尔?塞尚的故乡,罗马的古都埃克斯市,即著名的“泉城”。这来至今仍留有古罗马遗迹,并以哥特式和文艺复兴风格建筑而著称。还有梵高曾经创作、生活过的古老小城阿尔,则以烈明亮的地中海阳光和时尚的艺术风格闻名。两座小城的街道、房屋、酒吧,到处充满了浓厚的艺术气息。在这里一切都是和谐相处,宁静美好的。景爸爸出自书香门第,是大学中文教授,景遥受他影响,大学学的也是中文,对这些充满艺术气质的古老东西总是充满神秘的向往。偶尔对着一处陈旧的墙,景遥就会陷入关于时间的沉思。这时,凌天傲就会笑着点醒她,说她是傻姑娘。

    他们在普罗旺斯的最后一站是神秘的波城古堡,它位于亚耳地区附近。这里曾经是被诗人米斯特拉称为“鹫族”的英勇的波城一族驻守的城塞,后来经历了无数次战争硝烟的洗礼,现在保留的是当年的古堡废墟供游人参观。因为是最后一站,景遥的不舍之溢于言表,这时凌天傲才告诉她,他们住的古堡是他送给她的新婚礼物,以后她可以常过来玩。景遥调皮地问:“也就是说,我才是房子的主人,某人是暂住客?”“是的,老婆请行行好,继续收留我吧。”凌天傲假装可怜样,惹来景遥得意的笑。经过一个月的朝夕相处,景遥对凌天傲的陌生感已经消除了,完全像一个妻子一样依赖着丈夫。她一直没说是因为他在她边,所以一切都那么有意思,她甚至想在这里和他住一辈子。景遥是明白的,这里就像一个伊甸园,没有忧愁恨,一旦离开这里,他们要面对的太多太多。

    离开前一晚,也许景遥想要给这个旅程留下个完美的句点。她在她和凌天傲到达激的时候,在男人感的蜿蜒着汗水的耳边轻吟了一句:“我你。”

    凌天傲体僵了一下,然后本来因**变得狂野的脸迅速褪下激,他退出景遥的体,径直向浴室走去。

    景遥的体也冷了下去,原来不能说。她蜷曲起自己,将两滴泪偷偷隐入长长的黑发。

    很久之后,景遥恍恍惚惚快睡着时,凌天傲冰凉的膛贴近景遥:“老婆,对不起,再给我点时间。”

    景遥不知该怎么回应,凌天傲把她翻转过来,慢慢吻上她,温柔地研磨着,表达着自己的无奈歉意。

    景遥看着男人温柔似乎一往深的眼睛,她想她应该给他时间的,毕竟那有她无法触及的曾经。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时间会那么那么长,长到她都快放弃他。

    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至于能不能等到却永远是个未知数。所以薰衣草的香味是那种最沉静的思念,最甜蜜的惆怅,却仿佛永远无法执子之手的那种温暖而忧伤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