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月第一天

    第二天景遥是被痛醒的,习惯地转,却被双腿间扯疼了。她努力撑开倦怠的眼皮,却被眼前放大的俊脸吓得尖叫出声。捂住嘴但还是来不及了,好看的眼睛慵懒地睁开,没了平时的冷峻,添了几分人味,愈发显得动人,让景遥几乎看呆。

    帅气的菱唇吐出一句:“老婆,你精力真好,大早上就来勾.引我。”

    景遥随着男人不加掩饰的目光,望向自己,雪白的酥已露出大半,上面还有暧昧的青紫痕迹。只听又一声尖叫,景遥迅速缩回子,把自己裹成一个蚕蛹。

    后的男人很愉悦地闷笑出声,他靠向那个蚕蛹,用坚毅的下巴轻蹭惟一露出的柔软发丝:“老婆,昨晚我有没有弄疼你?”

    蒙在被子里的景遥,突然想起昨晚凌天傲进入自己的那一刻,撕裂的疼痛甚至让她有一秒恢复了清明。只是很快在凌天傲温柔地抚和技巧地挑拨下,她的体停止了抗拒,甚至开始无意地配合。想到这些,景遥感觉自己头顶开始冒烟了。

    凌天傲见半天没动静,一把把人挖出来,却看到一张嫩的俏颜绯红,双眼紧闭使长长的睫毛不断抖动。活色添香的样子,使他赞叹之余还不忘揶揄:“老婆,在乱想什么啊?你这个样子,让我有反应了。”说着还邪恶地顶了一下景遥,虽然隔着被子,但经过昨晚,景遥已经知道那坚.的是什么了,于是她索开始装死了。

    凌天傲看着自己怀中可的人,不设防地笑了,他低头在她白皙的耳后逡巡:“今天就算了,谁让某人昨晚晕了还几次呢。”

    明明是他不顾自己初经人事,不知餍足地要,还诽谤她。景遥对着一点不遮掩自己好材的家伙腹谤不已。

    浴室里温的水滑过健硕感的蜜色肌肤,体的主人此时正闭着眼,他没想到昨晚的自己会这么失控。他想起那红艳的小嘴,人婉转的呻吟,嫩的柔荑攀着他的臂膀滑入发间,在他下承欢的躯像蛇一样扭动配合,温软的纠缠。。。。。。凌天傲无奈地低头看着紧绷的某处,他的晨浴时间比以往长了许多。

    边擦头发边走出浴室,发现蚕蛹里的人正努力爬起。却因为双脚疲软一下摔下,凌天傲忙上前扶起柔弱的人,景遥倚着天傲站起来。两人同时看向上那一抹殷红的血迹,景遥反应过来,一把把自己甩到上:“我再睡会。”

    这次凌天傲没戏谑,点点头:“你休息吧,我让susan给你端早饭。”说着便穿上衣服,走出卧室。凌天傲现在是内疚的,自己不可能上她,却要了清清白白的她。

    景遥特别后悔,因为自己的那句话,蜜月的第一天竟然是在上度过的。凌天傲不会觉得自己那么脆弱吧,一三餐几乎是他亲自伺候的,还喝令止起。很久以后,她才明白这个男人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她无法承受的歉意。而那块染血的单,在景遥去沐浴时被佣人换下,这下她不用强制也只能躲在房间里了。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