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洞房花烛夜

    回到卧室,凌天傲低头对倚在自己上的景遥轻声问道:“老婆,我们一起洗还是你先洗?”景遥睁开迷蒙的双眼,一脸无辜:“洗什么?”转头对上凌天傲戏谑的黑眸,景遥才猛然清醒,推开扶住自己的大手,喃喃道:“还是我先洗吧。”然后还能记得拿上内衣裤和睡裙,当然是在用整个体挡住凌天傲玩味视线的前提下。

    半小时后,轮到凌天傲进去洗澡,景遥则倚在阳台上,享受这座浪漫之城清润夜风的轻抚。这时候的她已经有些清醒了,舒服地轻哼着可的童谣。突然背后袭上一个温暖的体,是穿着黑色睡袍的凌天傲,上还有沐浴后的清香。景遥的体有些微僵,他似有所觉,轻轻拥住她,坚毅的下巴抵住景遥乌黑如丝绸般润滑的头发,半开玩笑道:“老婆,本来我想再等等的,可是今天你不乖要罚奥。”景遥尴尬加滴汗,这也可以是理由啊。凌天傲轻握住景遥的肩把她翻转过来,低下头直视她的眼睛:“相信我,别怕。”他的眼睛深邃地仿佛要把自己的灵魂吸进去一样,然后景遥就看见那双眼睛里的自己轻轻点了点头。凌天傲郑重潇洒地弯腰把景遥打横抱到柔软的上,其实他没有说的是今天的景遥很吸引他。

    凌天傲很有技巧地覆在景遥纤细的体上,没有让自己的重量压到她。他仔细地吻了景遥的额头、眼睛、鼻子、脸颊甚至小巧的下巴,然后才开始轻花瓣一样的唇,轻拨开细密的贝齿,.吸里面的花露,尝到那味道的凌天傲突然像失去了理智,变得狂野。他紧紧缠住那条丁香小舌,越吻越深,简直快抵住景遥的喉咙。景遥就快喘不过气来,拘谨放好的手开始挣扎着摸索上凌天傲的膛,她想推开失去理智的凌天傲。却被他吻到全泛软,丝毫使不上力气。又不知过了多久,凌天傲终于发觉景遥即将濒临窒息,才停下了在她嘴内翻搅肆虐的动作。重新得到呼吸的景遥,马上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起伏的口显然吸引了已陷入**的凌天傲,他一路向下游离,精致的锁骨,雪白傲的双峰,盛开的蓓蕾,平坦的小腹。骨节分明的大手从大腿上滑上来,进入那从未开发过的地轻拢慢捻。整个过程景遥都处于瘫软中,她要忍住随时可能发出的羞人呻吟,又对凌天傲的熟稔挑拨毫无反抗能力。全涨红扭动,引得凌天傲双眼泛红,沙哑着嗓子低吟:“宝贝,叫出来。”景遥凭直觉摇头,凌天傲再次吻上景遥,又一次晕眩。这次晕眩中,男人腰进入柔软的体。

    景遥在那一刹那痛叫出声,两滴泪滑过脸庞,却在男人的软言温存中渐渐放松,沉沦的快感使她的双手由男人健壮的臂膀滑向浓密的黑发间。一室呻吟与低泣交织成这个迷离沉沦的夜。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