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月前夕

    半山是本市的富人住宅区,远离城市中央的喧嚣,在这清幽静谧的郊外矗立着一幢幢低调却优雅华贵的独栋别墅,也的确是富商和政客的风格。凌天傲和景遥新婚后终于住进了属于他们两个的房子里。为此王妈做了一大桌的菜欢迎这对主人,有很多都是景遥喜欢的南方菜,她邀请陈叔、王妈、小方一起吃晚餐,餐桌上景遥反常地聒噪询问每道菜的做法,因此也缓和了陌生的气氛,一家子一下络起来。男主人笑着看女主人很用心地团结一家人,景遥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饭后,凌天傲去书房交代自己度假后公司的相关事宜,景遥则去整理行李。推开新房,正对面墙上挂着两人的结婚照,照片上的男人丰神俊朗,新娘清雅羞涩,只是这对偎依在一起的新人总让人感觉少了几分默契,甚至有些疏离。景遥抚摸着已从大红色天鹅绒换成天蓝色丝绸绒的被单,他们能在后面的时间里直接跳过恋的阶段培养出夫妻的感吗?

    整理完自己的行李,景遥想作为妻子应该给丈夫代劳。于是她想去书房问问。书房的门虚掩着,凌天傲正在和别人通话:“找到若雨和天野了吗?”那边的人说了什么,他又问:“若雨还好吗?”景遥突然不想进去了,她转回到了房间。

    在浴室里,她边泡澡边陷入了沉思。若雨这个名字不是第一次听到了,景遥感觉到她在凌天傲心中的异样地位,因为每次提到这个名字就会见到一个不一样的凌天傲,尽管那个若雨是他的弟媳。景遥觉得很无力,她不知道这个名字以后将在她平静的生活里揭起滔天巨浪,让她每每悔不当初。

    景遥的恍惚直到躺在丝滑舒软的大上才停止。她突然想起,今天晚上这张也许不属于她一个人,真正的同共枕来了吗?

    她有点想逃,这时卧室的门被推开,那双深澈的眼睛在对上穿着睡衣的景遥时变得有些玩味:“老婆,你这么快?”不知道为什么他总喜欢叫她老婆,而不是名字。

    景遥羞窘地只想支开他,于是神使鬼差地说了句:“洗澡水放好了,你快去洗吧。”这句话怎么听都有些暧昧,玩味的眼睛顿时变得有几分邪魅:“遵命,老婆稍等。”只留下懊恼地只想捶的景遥。

    进入浴室后的凌天傲,表又变成了原来的冷峻。他叫她老婆是因为要时时提醒自己她是自己的妻子,不能像对待外面的女人一样对她,一是所托,也是因为她是个好女孩。若雨,因为你我再也无法上别人了吧。

    走出浴室,发现他的妻子正把自己裹成一个蚕蛹。他好笑地走过去,突然想逗逗她,把她翻转过来,却发现她的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紧张地一个劲抖。他拍拍景遥细腻的脸蛋,笑着说:“老婆,你还欠我一个洞房花烛夜呢。”景遥颤巍巍地睁开眼,看见面前的男人穿着黑色丝绸睡袍,削薄的黑碎发上的水滴正顺着坚毅的下巴划入蜜色的膛,恩。。。很感。景遥的脸颊越来越红,有快滴出血的痕迹,她傻呼呼地来了一句:“可不可以再欠几天?”凌天傲愣了下,然后从腔里发出几声闷笑声:“那么,老婆打算再拖几天呢?”“几天就好。”景遥低声说。“那好吧,老婆要记得连本带利还奥。”凌天傲笑着放下她,去擦自己还滴着水的湿发。景遥松了口气,却莫名有些失落。

    这晚,两人相安无事各睡各的。很久之后,景遥才明白并不是凌天傲正人君子,而只是不,所以没有.望亲近,柳下惠坐怀不乱其实并不难。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