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逝(三)

    凌天傲到达的时候,看见慈面朝漫天绚烂的晚霞,在落的余晖里显得格外安详。而他的新婚妻子则紧握住的手,认真却无助的一瞬不眨地盯着老人不再睁开的眼睛。他快步上前,拉起无助的妻子用力拥入怀中。景遥这才醒转过来,她第一次紧紧回抱自己的丈夫,隐忍许久的泪水不断沁入那黑色西装外里,喃喃说道:“,走得很安心。”凌天傲轻轻点点头,更紧地抱住景遥。在昏黄稍显萧条哀伤的夕阳中,两颗心因为失去至亲而相互靠近汲取彼此的温暖,而有谁在那天空下安慰地抒了口气。

    丧事按照老人的要求,办得很简单,但礼仪周全。一切都是肃穆庄严的,只除了凌家主别墅两个主人的争吵。

    那是天傲妈妈钱敏的声音:“人的孩子,就是不知道礼数,自己亲的葬礼都不回来参加。”景遥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个小叔凌天野。

    “天野和若雨在非洲,通讯条件差联系不上,现在还吉凶未卜,你不担心就算了还乱咬人。”是她公公凌家良。

    “你说谁乱咬,他们是去非洲干什么了,还不是疯野,这叫活该,怎么你心疼了?”端庄优雅的贵夫人此时竟显得如此不堪。

    “无理取闹,我懒得和你说。”凌家良不耐烦想要走。钱敏拉住他还说什么,景遥不想听了,转下楼。

    按照慕遗愿,她和凌爷爷合葬在一起。景遥看着墓碑上刻着的“凌鸿耀、慕兰”,笑着说:“,以后你就可以永远和爷爷在一起了,很幸福吧。”

    景遥回忆起初见慕时的景,到如今已经过去将近三年了。这三年来,说是她陪着慕,倒不如说是慕抚慰了她这个异乡游子孤寂的心。

    景遥收拾好静好慕的屋子,慕把自己珍藏的文房四宝送给了她,也留在这里吧,它们更适合这里,锁好这有着慕和她共同记忆的房子。景遥与这里熟悉的老人一一道别,再三保证自己会再来。

    出了静好的大门,就看见墨绿色的宾利优雅低调地停在那里,一道修长健硕的影闲适地倚在它旁边。慕就算你走了,还不忘让这个人继续陪着我吗?

    那个人看见她,走上前来接过她的包笑道:“老婆,好了吗?”

    一声“老婆”让景遥的脸至脖子不断漫上绯红,她轻轻“嗯”了一声,就拉开车门快速钻了进去,这次不等还在车外玩味的凌天傲上车,她就干净利落地系上安全带,正襟危坐只等开车。凌天傲揶揄地看了下还在害羞的景遥,发动车子。

    景遥自以为尴尬排除,却不想凌天傲又来了一句:“老婆,我们去法国度蜜月吧。”

    景遥惊诧地张嘴看着他,他却调皮地朝她眨了下眼:“法国普罗旺斯奥。”

    景遥低头轻声说:“你怎么知道?”法国普罗旺斯是她最想去度蜜月的地方。

    “你的小姐妹说的。”凌天傲今天的心极好。景遥嘴角也不知不觉爬上了一抹笑,是了,以前莫雅总喜欢缠着她问这问那,说到度蜜月的地方她也是憧憬的,那个浪漫之城中紫色的花语是“等待”的花给了她极大的向往。两个人一个心愉快,一个甜蜜幸福,车内变得极融洽美好。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