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逝(二)

    景遥就这样直愣愣看着慕,直到慕轻弹一下她的额头,笑道:“傻丫头,回神了。”她才发现那首韦庄的思帝乡已经写完。

    慕把她拉坐在自己边,慈地把她倾斜的刘海轻轻拨到一边:“孩子,你知道你最好的优点是什么吗?”景遥摇头。

    “就是不争,恬淡如水。”慕看着专心听着的景遥,慢慢开始回忆:“就像当年的我一样。总以一个大家闺秀的要求来标准自己。所以在见到妹妹未婚夫的他。。。。。。”

    慕脸上突然泛起红晕,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她拍拍景遥的脸:“就是你和天傲的爷爷。”景遥了然,轻轻一笑,继续听着陈年往事。

    “我心动了,可是当时的我也订婚了,而且妹妹也很喜欢他。于是不管他怎么表达心意,我都视而不见。我是那么的冷静,把一切归于命运,然后安之如素。直到那天我成婚,妹妹告诉我他在来阻止我的路上,被车撞了,生死未卜。。。。。。”

    慕完全陷入回忆,说到这里,眼眶泛红,声音有些哽咽:“当时我懵了,妹妹一个劲求我,求我去看看他,原来她都知道,甚至选择了成全。我想我怎么能做到这么冷酷呢?在看到躺在病上,毫无生气的他,那一刻我决定努力去争取,争取自己想要的,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自己的他。”

    说到此处,慕脸上的红光愈发掩不住:“多幸运啊,他安全地活过来了。然后我们很快成婚了,直到三年两个月前的那天,他离开了。他说让我好好活着,他会在那等我的,是呀,他在等我,等久了吧。”

    慕闭上眼安详地笑着,景遥突然害怕了,轻摇老人:“。”

    慕茫然地睁开眼,看见一脸焦急的景遥,笑着说:“傻丫头,跟你说这些,就是希望你明白,人生那么短暂,喜欢什么就努力去争取。”看景遥一脸茫然,慕高深莫测地说了一句:“以后你会明白的。”

    然后话题一转:“丫头,你怪一定要你嫁给天傲吗?”景遥忙摇头,是喜欢她才让自己疼的孙子娶她的吧。

    “天傲这个孩子,其实很孤单。当年凌氏危机,家良选择了与钱氏家族联姻,保住凌氏。可是我们怎么也没想到,他放弃了与自己山盟海誓的初恋,那孩子是个好孩子,走时都怀孕了,一辈子就这么糟蹋了。生下天野后,子虚弱,十年后就去世了,天野就是那个时候来到凌家的。天野对家良有恨的吧,所以对凌家也不亲。而家良因为对天野和那孩子有愧疚,对天傲和天骄都是淡淡的。敏敏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主,自然见不得家良这样,都顾着吵闹,忘了旁边的孩子了,所以天傲从小就不说话,总给人冷冷的感觉。”

    说到这里,慕握住景遥的手:“孩子,你总给人温暖的感觉,是那孩子最缺的。你们很适合,在一起一定可以幸福的。孩子你放心,不会让天傲欺负你的。所以答应,以后无论你们遇到什么问题,都要努力克服,好好在一起。”

    看着那殷切的目光,景遥郑重地点头,既然自己已经选择了这条路,就会好好走下去的。看到景遥答应,慕如释重负,对景遥说:“我们去见见你爷爷吧,他一定想见他的孙媳的。”景遥疑惑,慕却只是含笑让她推她走。

    来到静好的后山,才发现这后面就是一个公墓,墓碑上的“凌鸿耀”表明它的主人,景遥终于明白慕为什么住在静好了,原来这里离她的人最近。

    “鸿耀,我来了,你看这是我们天傲的好媳妇。”在夕阳的余晖中,慕笑得很安详,景遥对着墓碑喊了声“爷爷”,回头发现慕维持那个表已经去了。一滴泪滑过脸庞,她拿出电话拨给凌天傲,那边接起,她却久久说不出话来,良久凌天傲说了句:“等着我。”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