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未央

    还有一个星期就是婚礼,凌天傲让景遥请假。因为她既要陪父母在这座城市四处逛逛,又要为婚礼做些准备。所以这天崔秘书长为她做连蜜月共两个月的工作交接。崔秘书长和Allen、秦悦都知道内,Allen私底下开玩笑说:“Adolph动作真快,就这么不动一点脸色就抱了个美人归。”景遥和秦悦不顾Allen此时愤愤不平,却为那句改编后的“不动声色”互相偷笑。而唯一不知的万巧曼,则对景遥冷嘲讽,景遥因为心虚和愧疚只是默默。

    这场婚礼虽然不公布于众,但景遥不想也不能瞒着莫雅,一想到瞒着的后果,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外加哀怨的语气,景遥忙拨出电话。只说有事相告,同时叫上李静,约好时间和地点。

    晚上八点,景遥来到夜未央酒吧,夜未央是景遥题的字。那是大二,景遥想要体验一下灯红酒绿、喧哗颓废的感觉,就选择了这家夜店。酒吧装饰并不是突出现代潮流,而是带着一种古朴奢靡,没有时尚酷炫的劲爆音乐,而是低靡颓废的宣泄。让景遥震撼的是,来这里的人毫不掩饰地宣泄自己的颓废与不羁,白的无奈仿佛在这一刻彻底散去,再也不用想明天,就让这个颓废的夜永远不过去。灵感突现,景遥冲动说了提议,而这里的负责人,很欣赏并立即采用了,也因此景遥结识了夜店负责人红姐。

    回忆被酒吧内一处喧哗打断,“臭小子,你不长眼啊,老子的衣服你赔得起吗?”是一个服务生不小心把酒撒到客人上了,此时正低着头。

    “给爷抬起头来。”酒客很粗鲁地扳正服务生的脸,却仿佛被什么震慑到,愣了一下,然后露出邪的笑:“小子长得倒是俊,陪爷一夜,爷保你以后吃香喝辣。”酒客的朋友不怀好意附和地笑,而服务生则在男酒客怀里拼命挣扎,眼看就要被拖走了。

    景遥快走几步,拉住男酒客的衣袖:“先生,我们可以负责你的衣服,请放开他。”

    酒客很不耐:“不要多管闲事。”

    这时那个男服务生抬起头,景遥承认自己有一刻被蛊惑了,清澈如水晶琉璃般的凤眸因为无助而水光滟涟,柔软的玫瑰色唇轻启,散发着中美的精致五官完美地组合在白皙尖削的脸上,在夜色中散发着一种让人想要蹂躏的妖艳美。

    酒客推扯景遥的手,景遥才惊醒,忙将视线从那张妖孽的脸上移开,却更紧地抓住衣袖:“先生有事好商量。”

    “再拦老子的好事,老子连你一起干了。”肮脏的话让景遥蹙起眉,但却还是执拗地抓住那男人的衣袖。

    僵局持续,眼看那男人就要动手,传来红姐的声音:“刘三,你越来越上道了,横到我这来了。”

    男人一见到红姐,顿时变得谄媚,放开那男孩:“红姐,怎么敢,只是你这里的人不懂规矩,我替你教教。”

    红姐只是冷笑一下:“今天你和你朋友的酒我来请,算赔罪怎么样?”

    那人赔笑道:“那就多谢红姐了。”说完色地瞄了那男孩一眼,一脸不甘地走了。

    “小正,你去干活吧。”红姐对那男孩说,男孩点头,景遥看见他离开时看了一眼自己,是想说谢谢吗。

    景遥看着他离去瘦削修长的背影,红姐走上前:“那孩子可怜的。从小没爸,妈又常年生病卧,靠打零工养活自己和妈妈。偏偏长成这样,平时被扰也是常有的。”说完叹一口气,景遥突然感到很难受。红姐见景遥久久回不了神,半开玩笑道:“景遥,你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他还是个高中生啊。”景遥回笑着拍了红姐一下,拉着红姐去常去的包厢。

    景遥公布消息后,沉默持续了很长时间。最先不淡定的当然是莫雅,等景遥把前因后果一解释,红姐只是沉吟,李静揶揄她和凌天傲有夫妻相,莫雅则担心这场婚姻的基础,但最后都是深深的祝福。离开时,红姐对景遥说,凌天傲并不是个简单的人,让景遥仔细思量,景遥自然明白,但事已至此,走一步算一步吧。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