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之命

    接下来的一个月,景遥都处于混沌中。她惟一清楚坚持做的事,就是每天煲各种各样的汤,拎去医院陪伴慕。其实大家都明白,虽然这次慕住院是因为在养老院摔了一跤,究其本质却是老人年岁已高,所以景遥尽自己所能让老人在最后的岁月里能舒心快乐。

    凌天傲忙于准备这场婚事,他要说服强力反对这场婚事的母亲,又要尽快安排布置婚礼。所以相对来说很轻松的景遥,非常爽快地同意了不公布婚讯,毕竟太过匆忙,很容易引起外界对凌氏的妄意揣测。景遥从来低调,所以对慕说的委屈,只是置之一笑。但当慕和凌天傲再次提及自己的父母亲时,景遥才闪过一丝迟疑。自己的闪婚不知道会给爸爸妈妈带来怎样的震撼,她很多东西可以无所谓,但疼自己的父母怎么可能放心。

    景遥在电话里传达了这个消息后,是意料中的镇静,但凌晨抵达的飞机却泄露了关心则乱。这一次,景遥麻烦了凌天傲与她一起去接机,望着驾驶座上正式打扮过不复平沉稳的凌天傲,景遥出言安抚:“总裁,我爸爸妈妈不难相处的。”

    凌天傲被看穿了窘迫,反而镇静下来,他偏过头笑着对景遥说:“在伯父伯母面前,你也要喊未婚夫总裁吗?”

    景遥先是被他冷峻帅气脸上绽开的邪魅的笑搞得心脏加速,再听到那声“未婚夫”心脏顿时又停摆了,脸上慢慢有红晕漫上来,她忙低下头掩饰,直至此时此刻才真有种即将嫁做人妇的自觉,新郎则是旁边这个男人。

    凌天傲却仿佛没有察觉到景遥的羞涩,边望着前方熟稔地驾车边说:“先叫一声名字熟悉熟悉。”景遥觉得他是开玩笑,抬起头看他却是一脸的认真,于是只能低低喊了一声:“天傲。”他笑着回了一声“嗯”,然后就到达了机场,景遥迅速下车,一扫窘迫尴尬的气氛。

    时间刚好,他们很快接到风尘仆仆的景家父母。凌天傲主动接过景父手中的行李,落落大方地介绍了自己。景遥的父亲是大学教授,博学儒雅不动声色,对凌天傲只是客气回礼。景母是个温婉小女人,下飞机紧依景父,看见女儿则欢快喊了一声“宝贝”,就紧贴女儿了。她对凌天傲却是许多,也好奇异常,拉着景遥一个劲轻问,景遥许久没见妈妈,此时也边回答边撒,车上母女俩亲地说着悄悄话不时还发出轻笑声。景父微笑看着,也顺便问了凌天傲一些问题。

    一行人先来到医院看望慕,慕显得格外激动,一个劲夸景遥好家教。景父礼貌回应,景母则更亲近的关心,病房里一片喜洋洋。

    凌天傲的父母在凌天傲一个电话后到来,景遥不知道凌天傲是怎么说服他母亲的,此时她也能心平气和地与景妈妈交谈,虽然还是时时不忘凸显出自己大家闺秀的气派。而凌天傲的父亲,景遥此时已经知道他就是凌氏董事长凌家良,两个经过岁月磨砺的男人很投缘,谈论着子女的婚事。只有景遥和凌天傲专心吃着面前法国高级餐厅的牛排,像两个未谙世事的小孩,有时抬头目光相撞还会默契一笑。

    晚餐在融洽的气氛中结束,景遥的父母被邀请住进了凌家主别墅里。而景遥则因为要避讳,仍回自己的公寓。凌天傲送景遥到家,景遥走出车门道了晚安,正上楼,却被凌天傲叫住。他大步走上前,景遥看见猎猎长风带起他的衣角,然后一个轻吻落在额上,低哑感的声音在头上响起:“晚安,我的未婚妻。”然后景遥彻底晕眩了,她不知道凌天傲怎么回去的,只是像踩着棉花一样上楼、洗漱、睡觉,梦里全是那个干燥湿润的吻。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再爱我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